那是在我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可能是机缘巧合, 也可能是领导的故意试探。 竟让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去组织一次大型活动。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次好好表现的机会,那几天只觉得自己脚下生风, 上窜下跳凭着自己在上学时学生会的一点工作经验, 在加上12分的热情总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但因为心情激动,情绪亢奋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累。 故事就在这时发生了。 那天晚上,收尾工作完成后。 我坐在椅子上,点燃一只烟(这时候无论如何是男人都应该抽一只的)。 深深地把烟雾吸入肺部,因为我很少抽烟,所以尼古丁刺激的我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 脑海中仍然浮现着白天的情景。 同事们不知何时都已经离开,除了剩下一个女同事。 她和我隔着办公桌,也静静地坐着。 四周一片宁静。 「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喜欢讲黄色笑话的小毛孩子呢。 」她突然说话,把我拉回了现实之中。 「没想到,工作起来还挺是一回事的。 」「是吗呵呵!」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傻笑一下, 抠了抠后脑勺。 然后就和她聊了起来。 因为,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别的什么,所以和她聊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只知道, 最后我说: 「天晚了,我送你去车站吧。 」她低着头,什么也没说,轻轻地拿起她的包, 和我一起走了出去。 车站离我们的办公室不到五十米。 刚到那儿,她突然说想会办公室打个电话。 而我因为很兴奋,也不想马上回家,就陪她回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我仍然在回想白天的情景, 并想着如何总结。 但因为刚才的失态,已不那么专注了。 她拨了几次号码,好像都没接通,所以只是低着头, 拨着键盘。 突然,她说话了。 「好热啊!我的脸在发烧。 」说完,甩了甩头发,看着我。 我当时就奇怪,因为到过武汉的人都知道,武汉的气候很特殊, 夏天奇热冬天贼冷。 而我因为刚抽了烟,所以手脚冰凉。 于是, 我说: 「不会吧又没开空调,我可是手脚冰凉。 」过了一会,我又说「干脆,用我的手给你的脸降温吧」 说完就傻笑。 「好哇。 」说完就看着我。 这其实和我们常开的玩笑没多大不同。 不同的是她的神态,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只静静地。 眼神中带着挑衅。 我楞住了,在我20多年的人生中,从未遇到过这种事。 但只一刹,我对自己说「是男人就上!」于是, 我换了一幅嬉皮相「那,我就来啦。 」一步步绕过桌子,向她走去。 我看着她。 她比我大四岁,看着就知道很风骚。 不是前卫,但风骚。 她个子在女人中是比较大的,很丰满。 那天,她穿的是大衣,而且没有收腰,上窄下宽像个麻袋, 都遮不住她的身材。 前面凸,后面翘。 这时她低下了头,我马上伸出手,捧住她的脸。 在尼古丁作用下收缩的毛细血管「豁」的全部打开, 我的脸哄地一下也发起烧来。 本来轻轻地捧着她地脸的双手,一下子狂暴起来。 右手卡着她的下颌,左手揽着她的腰。 把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腰可真柔软哪!难怪她走路的时候, 屁股会以那样高度复杂的轨迹运动。 这更加刺激了我,我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 用尽全身的力气彷佛要把她的纤腰折断。 甚至把她的双脚都提离了地面。 我这时才明白女人有多大的不同,有的女人会在你本已熊熊燃烧的大火中, 泼上汽油让你燃烧的更加勐烈。 使你心甘情愿的被这大火燃烧,哪怕烧成灰, 只剩下一缕烟也无怨无悔。 而有的女人则扭扭捏捏哼哼唧唧推三阻四的让你心烦意乱, 最后还怪你不够热情。 想到这里我更加觉得兴奋,舌头也搅动地更加起劲了。 于是我向她的胸部抓去,又让我吃了一惊。 不在于她的胸部很大,而是很有弹性。 我的第一感觉是「好硬啊!」我隔着她的衣服抓着她的乳房的基部, 晃动着搓揉着。 她的唿吸开始急促,闭着眼睛,歪着脑袋,双手撑在背后的桌子上, 身体随着我的搓揉而晃动完全是一副任我摆布的模样。 她不停地搓揉着, 对我说: 「你真是个强壮的男人。 」可能因为兴奋,她的声音变得很怪,虽然声音不大却变得很尖, 像在呻吟。 因为她在搓我的肩膀,弄得我解她衣扣的手晃来晃去。 我干脆又抱住她,和她接吻、舔她的脸颊、吮吸她的耳垂、舔她的耳朵后面。 并又一次的搓揉她的乳房。 她终于开始呻吟,双手在我背后乱摸。 我赶紧趁此机会去解她的衣扣,没想到她竟抓住我的手说「不」但是头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一副言不由衷的样子。 我明显地可以感到她心里的矛盾和踌躇。 但,这时我是已射出的箭岂能在回头,况且先是她主动, 现在轮到我了。 我一边吻着她的耳垂, 一边轻轻对她说: 「那你就让我在里面摸一下就行。 」她犹豫了一下又开始亲我,手也开始动作。 我就明白了。 于是,通过一系列的动作(那是冬天衣服穿得很多), 手终于伸到了里面。 我低着头,仍然吮吸着她的乳房。 一只手用力地搓着她的大屁股,另一只手用中指蘸着她流出来的淫水, 在她的阴蒂上轻轻地滑动搓揉。 她显然很舒服,紧紧地抱着我,喘息着,颤抖着。 并且,她的手也慢慢滑向我的小弟弟,抓着它不停地搓揉着。 我隔着裤子觉得不是很舒服。 刚站直,她就拉开了我的拉链。 掏出了我的小弟弟。 她看着它, 惊讶地说: 「你的鸡巴好大呀!」我又不知该如何回答, 只好又说: 「是吗」我的小弟弟被她的手握地紧紧地 觉得非常舒服。 她的手软绵绵的,又很使劲的攥着。 我真是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不知被包裹小弟弟的专用工具包裹是个什么滋味。 她引导我到了她的阴部,又搓了两下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她要引导我。 我一把小弟弟放入她的两腿之间,立即被她夹得紧紧地。 我感觉到她的皮肤有点凉,那么她一定觉得很炽热了。 心里不禁有几分得意。 我感觉有一种强烈地冲动,想把她拉入我的身体。 双手用尽全身力气抱着她的细腰。 小弟弟在她淫水的润滑下不停的在她两腿之间进出。 虽然,因为我高她矮,而把我的小弟弟别得有点不舒服。 但我知道这样对她刺激更大。 果然,她开始呻吟,从喉咙深处发出「呜…… 呜……」的声音。 过了一会,她放开我。 跑到椅子上跪着,两手掀开大衣的后摆,把她肥大白嫩的屁股对着我, 不停地晃动着。 她的腰又一次的展现了其灵活性。 以令人吃惊的角度往下塌陷着。 「好柔软的腰呀!」我暗自想着走过去。 我看见正对着我的两片阴唇不断地一张一合, 从中流出的淫水在灯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 她一边摆好姿势,一边对我说……。 其实已经不是说,而是浪叫。 她对我叫到: 「快!你快过来!我要你的大鸡巴。 」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我快步跑过去,她的一只手,已经在迎接我。 她一只手抓着我的小弟弟,一只手撑在桌子上。 引导我到了她的阴道口, 急切的叫道: 「快进来!……快!我要!」我本来还想再戏弄她一番。 听她这么一说,兴奋的不得了。 于是,急不可耐的把腰往前一挺,小弟弟整个都插入了她的阴道。 没想到她「啊!」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赶快问她: 「怎么了」她说: 「没什么, 一下子就好了。 」我这才放心。 慢慢品味了起来,她的阴道很紧,温热的嫩肉把我的小弟弟包裹得紧紧地。 而且,给我的感觉很厚。 不像我女朋友阴道口虽然很紧,但是里面就比较宽松。 可能是她比较丰满的缘故吧。 她的头疯狂地摇摆着,屁股用力地配合我的撞击。 因为我害怕被值夜班的保安撞见。 想快速的结束。 没想到,越紧张就越射不了。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也不知她有没有到高潮。 反正我知道,这样的话,一晚上只怕就那么干过去了。 于是我说: 「换个姿势吧」她说: 「好!」就躺到了桌子上。 我把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又一次勐得插入。 她又是一次惊叫,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姿势使她的两个硕乳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乳房可真是世间少有呀!我想如果她在哺乳期, 奶一定会被我挤出来。 她也更加兴奋,两只手抓着我的手有时也搓一下她自己的乳房, 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事后我的手都被她捏出了红印儿。 终于,我忍不住了。 对她说: 「我快受不了了。 」她回答: 「千万别喷在里面。 」话音刚落。 我九感觉到嵴柱一阵发凉,赶快抽出我的小弟弟。 随着我几声低沈地嘶吼,我无数的子孙后代跌落在办公室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