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我阿珍,已經結婚5年了,在一間房地産公裡做經銷,和老公一直都過著幸福的生活,工

  作的關係,我想再兩年再生小孩。但我有一個連老公也不知的秘密經歷,就是在結婚之前,我曾在

  一間SM俱樂部裏被調教過三個月,那時由於好奇和追求刺激的心裏,而墮落入那淫蕩的調教生活

  裏,和老公結婚後,我也沒有再去玩SM了,有時候和老公做愛時,也會幻想一下被調教的情節。

  我的一切都在這一個夏天的下午給改變了……

  今天是周末,我和老公都放假在家裏,聽老公說有一位是他大學時的同學要來家裏作客,要我去準

  備好的菜和酒來招呼,於是我就到了市場是買東西。當我回到家裏的時候,看到在大廳裏和老公在

  聊天的男人,竟然另我大吃一驚,強壯的身材,一米八以上的身高,無論是怎麼都不會忘記這個人,

  因為他是我在SM俱樂部裏的調教師。

  在那三個月內都是他來把我調教。在調教和性方面上,他可以說是我的啟蒙老師,他讓我經歷了女性

  的轉變過程,三個月的調教,把我的身體調教得很敏感,他善於觀察女性的心理,更懂得讓我恥辱的

  調教,知道內心需要的是什麼,然後讓我興奮到高潮的邊緣,每天都接受恥辱和折磨的高潮。

  當我見到他時,我的精神停了下來,心裏很緊張地站在門口,老公見到我回來喊著我:“老婆,你

  怎麼不進來呀,我的同學來了。”被老公的一聲,我好像從夢中驚醒起來,走到老公的身邊,從他

  的眼神中,看得出來他還認識得出我是他以前的奴,然後老公就介紹了起來:“她就是我的老婆,

  叫阿冰,這是我的大學的好同事,阿強。”我害怕的不敢直視他,接著,阿強說:“你的老婆很美

  啊!你真有福氣。”

  我知道他是認得我,只是在裝的,我的心情更緊張地說:“我去把菜煮好,等一下要開飯了。”說

  我就到了廚房去了。

  我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的,把菜送拿下來,開始煮飯,突然老公進來對我說:“老婆,公司可能有

  點事,我要回去一下,你和我的同學聊聊,我一下就回來呀。”聽老公這樣子說,我感覺很快地說:

  “不要!。”老公用不解的眼神看著我說:“什麼不要?”我說:“啊!沒有。”

  “你今天怎麼了,怎麼都怪怪的,我要出去了,很快就回來的。”老公匆匆地就走了。我一個人在

  家裏對一位男人,而且他還是我以前在俱樂部裏的調教師,心情更加的緊張起來。

  這裏從大廳裏傳來一步一步的腳步聲,我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他已到我廚房的門口,有一種充滿

  慾望和野獸的眼神看著我說:“嫂子,哈,不應該叫嫂子,是淫冰才對是吧,你不認得我了嗎?他

  一步一步的靠近我。

  淫冰是我在SM俱樂部裏的奴名,我看著他走過來,慢慢地後退到牆角裏。

  “現在的身體成熟了,更吸引了啊!讓主人看一下。”他淫笑著說。

  “不要過來,我已是別人的妻子了。”我害怕地說。

  說著,他已靠在我的身前,在我的耳邊說:“你是淫奴是嗎?你的身體裏流的是淫蕩的血液,你是

  任男人玩弄的天生猶物。”他的手已不安份都撫摸我的乳房,舔我的脖子。

  我用力地推開他說:“請你尊重點,那已是過去的事了。”

  “過去的事,我用心調教出來的奴就是給別人嗎?”他有點生氣地樣子說,“好吧,那我就跟我的

  同學說你以前的事吧。”

  聽她這樣子說,我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我後悔以前為了刺激的放縱,哭著說:“不要,請你不要

  破害我的家庭。”

  “你求我嗎?想你的家庭繼續下去,就得乖乖地聽話呀,像以前一樣。”他說著,再次走到我的身

  前,手繼續撫摸我的乳房,慢慢地向下,把我的裙子向上拉,撫摸著我隔著絲襪和內褲的陰部,我

  恥辱地轉向面,不敢看這種不倫的情況,雙手輕輕的抓著他的摸我下體的手,又不敢用力地推開她,

  後悔的眼淚一直在流下,任他放肆地玩弄。

  “淫奴,跪下來,來舔你主人的聖物。”他嚴酷地命令著,就像以前的一樣。

  我無奈地順從他的意思,哭泣著跪在地上,拉開他的褲鏈,掏出那以前常進入我的身體粗大的雞巴,

  也不敢想我以後的生活了,只想著:“做了,就再也回不了頭了,只要他不把我的事告訴老公就行

  了。”

  我一口、一口地把他的雞巴含著,舔著,那恥辱感好像再次把我推到SM的生活裏,他用力地在我

  的口中抽插,聽到他“嗯”的一聲,把精液射進我的口中,還命令我吞下去,然後他端下,說:“真

  乖,起來做飯吧,主人以後要你再次回到你的世界裏,要你明白你真正的身份。”

  老公回到家裏後,我背著那罪惡感拿出菜開始吃晚飯,他裝著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和老公有說有笑

  的,吃了晚飯之後,他就回去了。

  不久,我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的另一邊竟然是他,他說:“今天晚上無論你什麼理由都好,我在

  你家路口等你,而且你還要穿黑色的內衣和吊帶絲襪,和我過夜,明白嗎?”

  “啊……”我還沒有說話,他就掛了電話。

  我只好聽他的話,跟老公說了一個謊話,說今晚要回公司做一個重要文件,可能不回來了。然後挑

  上他命令的內衣,穿上後,對著鏡子看了一下自己,眼淚再次的流了下來,感得自己很濺,穿成這

  個樣子去讓別人玩弄,真的好後悔那三個月的日子。

  到了家的路口,一輛藍色的車子已在等著了,我進了車子,他開著車一直到了他的家裏,進了門後,

  他帶著我從一條S形的走道去到他的地下室裏,那裏應該是專門調教女奴的地方,到了地下室,

  房裏調教的用品很齊全,地下室大約有100平方大,看到的竟然有一個全裸,只穿著連褲襪的女性

  被緊綁著,蒙著雙眼,帶著口球,下體聽到“嗡嗡”的聲音,身體在不停地扭動,應該被插上了震

  蕩器,再在調教中。看到這個情景,讓我想起在俱樂部裏接受調教的我。感覺不知怎麼的,好像有

  點興奮起來的。

  他把我推到地上,說:“感覺不錯吧,這是我私人的調教場,是為你們這些淫奴而設的哦。”

  我也知道自己是沒有退路了,眼光的淚珠流了下來說:“請不要動粗好嗎?”

  “在這裏你就叫淫冰,你是奴有權力說話嗎?快點把上衣脫下來。”我被他的威嚴壓倒之下,脫下

  我衣服,只剩下那黑色誘惑的蕾絲胸罩、內褲和吊帶絲襪,這是我以前為奴時常穿的,和老公結婚

  後都很少穿成這個樣子了,結婚後我萬萬也想不到竟然在老公以外的男人穿成這般淫蕩的樣子。

  他色迷迷地看著我,然後拿來一雙皮制的手銬把我的雙手鎖上,再用繩子從我的手臂繞過我的雙乳,

  上下幾道綁緊,這種感覺,好害怕而又讓我有點興奮的,害怕是因為我知道這樣的墮落,對不起我

  的好老公,興奮是因為讓我想起以前淫蕩的放縱的日子。

  我的雙手和上身緊緊被綁,已經不能動彈了,我也知道今天晚上的我,已是他的玩具,就行我再哭

  再掙紮也是沒有用的了。雖然我這個樣子以前他已常常看到,可是現在的我已是別人的老婆,是有

  夫之婦了。

  可是他在我身上,這樣貪婪的看著我,仿佛我的每一細胞都再次開始騷動,身體裏淫淫的血液好像

  在流動著,我的哭著,我的呼吸加重了,乳房漲大變得硬起來。心情的交錯使我極道恥辱。然後他

  再給我戴上狗圈,我明白狗圈是母狗最具代表性之物,也證明了現在的我已脫離我人類的身份,而

  成我飼主的寵物。

  他對著我,一面姦淫地笑著說:“怎麼樣,做了這麼多年的好太太,現在還是回到屬於你的生活裏。

  和你老公的性活根本就滿足不了你必中的慾望。”聽他這樣子說,好像說串我的心理似的,這麼多

  年,和老公的性生活中,都只是普通的男女交歡,老公的動作也只有那兩種,前面和後面,我的高

  潮也不多,差不多都是裝著高潮,來讓老公滿足。可是我真的好想過些平淡的生活。

  他走到旁邊的女奴身上,脫下她的連褲襪,放到我的鼻子前,讓我聞那淫淫的氣味,那連褲襪已被

  淫液沾濕了一大片,他說:“你看,她叫淫詩,跟了我一年了,今年才25歲,看她多享受。現在

  的你甘心嗎?”他很會心理調教,聽到這句話,我看了一下那女奴,心突然閃了一下,好像在問自

  己:“我真的屬於這個世界的嗎?”

  接著他把絲襪塞進我的嘴中,那女奴的淫液的味道速進入我的味覺,這還是我的第一次感受到女人

  的淫液,再把一隻長統絲襪套進我的頭裏,然後把口球讓我帶上,接頭,他拿來一個全包只露眼的

  皮革頭罩,套在我的頭上,從後緊緊的綁起那帶子,他說:“這樣子,你可以看清楚外面的事物,

  但是外面的人完全是看不到你的樣子,我就是要這樣的效果。”他好像在預計等一會要發生的事,

  不懷好意地笑著,我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很害怕的,但又好像很期待,心情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

  這樣,可能是以前經受的調教吧。

  然後他要我在地上像狗一樣爬行,他拉著圈鏈把我拉到大廳裏,然後用一條長繩綁在我的雙手後

  繩,把我的身體固定吊在天花上,再用繩子綁著我的一隻腳,^字形的擡高,同樣吊在天花上,這

  時我只有一隻腳落地吊綁著,他用手拍了幾下我的陰唇,說:“這個樣子多美呀,看你的下體已經

  濕潤了。”也許是我的好久也沒有被這樣的捆綁和恥辱了,下面也不知不覺地濕了起來。

  這個時候,大門的鈴聲響了起來,他去開門,進來一位男人,很熟悉的樣子,再看清楚點,怎麼會

  是我的老公,我害怕得全身在發抖,老公看著我,跟他說:“阿強,這就是你從外面帶回來最淫賤

  的妓女嗎?怎麼把她綁成這個樣子,也看不到她的臉。”這也許是最大恥辱了,被老公看到自己就

  個樣子,還說自己的妻子是最淫賤的妓女。他說:“女人要綁起來慢慢玩才過隱,我和她說過不許

  第二個人看到她的樣子,否則要加收錢的,今晚我們每人出500元就可以把這位淫女任玩。”我快

  要瘋了,自己的老公出錢玩自己的妻子。

  老公應該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被捆綁的樣子,好像很好奇的走來,在我的周圍看著,他拿過一根電動

  的雞巴交給老公說:“別只是在看了,你可以任意的搞她,拿這個東西吧。”我也知道老公只是在

  A片裏看過這種成人玩具,但就從來沒有真的用過。老公開動了那雞巴,把它放到我那隔著內褲的

  陰部,震動著,他卻拉下我的乳罩,舔著我的乳頭,時不時會用手撫摸,他們一起舔我的身體,這

  時老公把我的內褲的帶子解下來,我的陰部裸露著,老公把那雞巴慢慢的插進我的陰穴,我也可以

  在強行中帶入了興奮和極度恥辱的狀態,嘴裏好想大聲都喊出來呻吟,可以被塞上絲襪和口球,只

  能發出“嗯……嗯……”的聲音。

  他用繩子把雞巴固定綁在我的陰穴,那雞巴在我的裏面不停地震蕩和扭動,再拿來兩隻震蕩乳夾,分

  別夾在我的乳頭上,我的雙乳突然感受到痛楚和快感。

  他對我老公說:“過來吧,要慢慢玩,過來坐下欣賞一下她淫蕩的樣子。”

  老公和他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看著,清楚地看到老公的樣子,但老公卻完全察覺不到自己對面那淫

  女就是你的妻子,還色迷迷地看著。我儘量控制自己的興奮和快感,可是在陰穴裏的那個玩意,請

  問又有哪位女性能受得了呢。我的身體被緊綁著動不了,只有跟著那興奮不停地扭動,用鼻子大力

  地呼吸,恥辱感、快感罪惡在一起交集,也分不清楚是痛苦還是在享受,在老公面前擺出從未試過

  的淫蕩的樣子。老公呀,這是你的妻子呀,你現在在和別人一起玩弄你心愛的妻子,你不心痛嗎?

  還和別人一起欣賞我、折磨我。

  他和我的老公說:“如果是你的妻子你會不會這樣子玩她。”

  老公連忙說:“當然不會呀。我最愛我的妻子。”

  聽老公這樣子說,我的眼淚突然流了下來,更加覺得對不起老公,老公你也學他一樣虐待我,這樣

  我會好過一點。

  那淫樂的雞巴不理我思想,繼續在震蕩扭動,我不敢再看我的老公,淫濕的淫穴不聽話到了高潮,

  高潮的一刻,一道白光從我眼前閃過,原來他用相機把我的高潮的胴體拍了下來,還說是送給我的

  老公留念。那道白光使的腦海一片空白,這時,他把我從天花放了下來,但雙手仍然被捆綁著,高

  潮過後的我躺下地板上,身體已爛攤了身心的興奮,因為真的好像沒有試過這麼激烈的快感了。

  他把點燃的蠟燭交給我老公,老公也試著把蠟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身上,好痛呀,心想著:老公,

  對了,就是這樣子折磨我,要是你是我的主人就好了。可惜你對你的妻子就不會這樣子了,因為這

  時的你看到的這位淫賤的女人,你完全不知道就是你最愛的妻子。他也拿起鞭子一鞭鞭打在我的身

  上,痛得我在地板打滾,越是折磨我越覺得自己下賤,越覺得自己下賤就越再次開啟我的奴性。奴

  性已使再次墮落,或許我真的是屬於這個世界裏的性奴。

  一番折磨後,老公把我的內褲脫了下來,把那硬澎澎的雞巴插了進去,老公的雞巴今天好像特別的有

  力,每一次抽插都讓我迷失,他卻從我的後面插進,直搗我的屁股眼裏進去,這種感覺好興奮,自

  己的老公和一位以前的主人在和自己玩3P,雖然是背著老公去做,可是老公卻是遊戲中的角色,

  罪惡感已讓我崩潰了,他們兩人瘋狂的抽插,再次把我推向高潮。這麼多年來,這一次的高潮和快

  樂使真正的得到滿足。

  事後,老公也回家去了,他把我拉回地下室裏,把我身上的裝備都解了下來,他竟然帶我到浴室裏,

  親自為我洗澡,以前在俱樂部裏,他也沒有這樣做過,他說:“其實在俱樂部裏,我調教過的女性,

  你是奴性最強的一個。”我疑惑地看著他。他又說:“我不會乾擾你們的夫妻生活,你也可以有你

  的幸福家庭,在SM世界裏,我就是你的主人,你懂嗎?”

  聽他這樣子說,我竟然跪在地上,說:“多謝主人。”

  或許今晚的調教,再刺激起了我的奴性,如果去面對那些可恥的後果,我也不敢去想了,淫樂和道

  德是永遠都分不清的。淫邪的心已經使我偏向了墮落的一方,再次接受他對我的調教,在家裏我會

  負起家的責任,在這裏,相信他會給我無盡的慾望享受。我也知道我以後在這裏的生活也會變得淫

  蕩,會變成一位淫婦,可在外面的世界,我依然有我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再次喊了一聲“主人!”

  沐浴之後,主人再給我帶上狗圈,和那位女奴(淫詩)一起關進籠子裏。淫詩的年紀比我小,她長

  得好美,她見到我就當我姐姐的躺在我的胸口上,抱著我睡著了。看來她的命運也和我一樣,不過

  對於奴來說,應該是一種福氣。主人看了看我們,鎖上門鎖,把燈關掉就離開了。燈關不關也沒有

  什麼區別,因為像淫詩長期關在這裏調教的奴,是不知道黑夜或白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