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大唐贞观元年六月的一天。自从李世民登基成为大唐帝国的第二代皇帝后,每日都在处理国家大事,自己的政权还不巩固,北面边界有突厥等少数民族的不断骚扰,长安内太子和齐王李元吉的馀党还没有肃清,所以自从登基以来还从未睡过一个好觉。也是事有凑巧,这天太宗散朝以后来到皇后长孙氏的宫殿,见到皇后和一个清秀异常的年轻女子出来迎接。这女子穿着朴素,见到太宗时,虽然跪在地上,却偷偷看着太宗。当太宗的眼光与这女子甫一接触,立时被她的美貌所惊呆。更奇怪的是从她所佩戴的凤冠上来看,应是一位一品以上的皇族成员。这时谁呀?太宗心里想着,还未开口,长孙皇后先说了:“陛下,今天下朝早啊,我正和杨妹妹说话呢!她就是齐王的妃子杨氏夫人。”原来齐王与太子密谋篡位,被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率领自己的部队在玄武门诛杀。李世民登基以后,原太子一党都害怕太宗报复,纷纷逃亡。但是作为皇亲,又是一个女人,杨氏无路可走,只有想尽办法依托宽厚的长孙皇后,才可保住性命。于是常常进宫来与皇后聊天。没想到遇见了太宗皇帝。这太宗皇帝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有所作为的皇帝,但是其好色也与其历史功绩一样为后人所知。那杨氏正值25岁的芳龄,见太宗英俊潇洒,与齐王李元吉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已经芳心窃喜,当见到太宗那渴望的眼神后,决定将自己的下半生全依托于这位大唐皇帝身上。从那以后的几个月中,杨氏纵向宫中跑,名义上是陪皇后聊天,实际上是想多馀太宗接触。一来二去,与太宗也浑得熟了。六月的一天,太宗与皇后邀请杨氏一同在宫中纳凉,在席间,太宗与杨氏互相用眼儿瞟着对方,心中欲念沸腾,致使碍着长孙皇后的面,不敢造次。看看天色将晚,趁着长孙皇后其身如厕的工夫,太宗吩咐一个贴身宫女告诉皇后自己和杨氏到花园赏月,让她先回去安歇。自己则走下台阶,轻轻拉起正幽幽看着他的杨氏的小手,想自己的寝殿走去。此时用不着说什么话,杨氏只是默默地跟着他,藏在内裤中的高贵的妇人的小肉穴已经渗出水来。想着马上太宗的大鸡巴就要插进自己的许久未用的小肉穴中,全身就像在云雾中一样。虽然今后自己不一定有什么正式的名号,但是性命保住了,至于今后的幸福,就要看自己的小穴穴的了。“全交给他吧。”杨氏暗暗下了决心。**********************************************************************“还在下雨”太宗自言自语道。又隔了一段时间才起来,拉开床的幔帐,看见大雨漫天洒向窗边。“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下起大雨了?”太宗环视屋中一遍,起身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天阴阴的,加上下雨,外面还是暗的,什么也看不到。木制窗户外雨斜飘着,像白箭射过来随即消失,丝丝的凉风从窗缝透进来,太宗感觉有一丝凉意。“雨下得很大,今天就不上朝了!”太宗说着,叫进一个太监,吩咐出去叫大臣们不用在朝房等了,可以回去处理公务。这是太宗几个月来睡的最好的一觉,几个月的疲劳加上睡觉前疯狂的抽插所消耗的体力似乎都恢复了。勃勃的鸡巴使太宗想起杨氏来。“中午大概会停。”太宗想着再钻回床上,轻轻叫一声“爱妃!”杨氏此时也醒了。见到太宗炯炯的眼神正盯着自己,羞红着脸,娇腻地叫了一声“陛下”就将锦被蒙在了头上。拢着衣领无声进被,杨妃羞涩及初醒美人的慵懒媚态使得太宗的鸡巴不禁地一跳。十几年戎马生涯练就的强壮身体此时又渐渐热了起来。屋外风声低吼,太宗有股狂暴的冲动,轻轻的拉开被角,杨氏那一丝不挂的被男人爱抚后而红润的白嫩丰腴的身体展现出来。太宗宽大的身躯随即压了过去。清晨得太宗性欲很强……**********************************************************************太宗昨夜接连在杨妃的小穴内发泄了两次。那杨妃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开始时娇羞万分,虽早已决定将自己的小穴奉献给太宗皇帝,但见太宗如狼似虎的模样,也有些害怕。太宗皇帝可不是寻常皇帝可比,他深懂调情之道。六月的长安城闷热异常,到了晚上也没有一丝风,杨氏这样的贵族妇女,只穿一件贴身内衣,外面罩着一件宽松的外套,太宗没费什么力就将杨妃脱了个精光。杨妃属于身材瘦小的那一种类型,乳房刚好用一只手可以握住,乳头为深红色,微微陷进乳晕之中。太宗脱光自己的衣服以后,趴在杨妃身上,双手各握一只乳房,用嘴轮流地吸吮起乳头来。强烈的刺激从乳头处阵阵地向杨氏袭来,她不停地扭动着腰身,嘴里“嗯嗯”地呻吟着,乳头渐渐变硬涨大。一波波的快感使得她用力地扭动着身体,想躲开太宗对乳头的攻击。太宗是武将出身,只轻轻的抓住杨妃的双手,按在头的两旁,自己则埋首酥胸,咂咂地吃起奶来。这杨妃被一阵阵的快感几乎冲昏过去,不停地用下身向上蹭着太宗的粗壮的鸡巴,阴毛粗糙的质感给了鸡巴无穷的刺激。被杨妃光滑如缎的大腿紧紧箍住屁股的唐太宗终于忍不住停止了吃奶,脑中昏昏沈沈地,只将那熊腰不停地耸动,大鸡巴头在杨妃的肉缝及大腿内侧不停地乱撞着,确始终不得其门而入。杨妃被这几次乱撞弄的稍微清醒了一点,将紧箍住太宗屁股的大腿稍稍松了一点,也就是这一点,使得太宗粗壮的鸡巴能“滋”地一下深深地插入杨妃那水渍渍的小穴中。随着杨妃舒服的“噢”的一声,太宗狂乱地抽插起来。两个人在几个月来经常幻想并盼望着这一天,此时终于如愿,良人浑然忘我,只有性欲支配着他们。每次太宗的鸡巴一插到底,杨妃只觉得那种快感,那种酸痒都跑到心眼儿里去了,而当太纵向外抽搐鸡巴的时候,杨妃则用力收紧小穴的肌肉,不使大鸡巴从穴中抽出,这样给了龟头边缘无穷的摩擦刺激,太宗很快地就将粘稠的精液射进肉穴中。射精后的太宗稍时休息,躺在杨妃身侧,抓住杨妃的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教她慢慢地揉搓。此时的杨妃也放下了矜持,握住太宗的鸡巴不停地套弄着。太宗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搂抱着杨妃的香喷喷的肉体,另一只手把玩着杨妃的双乳,后来索性伸到她的下身,在肉缝穴眼处极有耐心地揉着,搔着,拧着,抠着,挖着……不理会杨妃在怀中的呻吟,哀叫、讨饶。没有多久,杨妃的肉穴一阵的抽搐,淫水淋漓地丢了。休息了一阵的鸡巴此时又再次昂首挺立,跃跃欲试。于是太宗侧过身子与杨妃面对面,将杨妃的一条大腿搭在自己的腰上,粗大的鸡巴再次插入软浓浓,湿乎乎的肉穴中。这一次太宗不再着急,而是慢慢地享受自己弟媳香喷喷的肉体。太宗将鸡巴深深插入杨妃的小穴中,用力地晃动腰部,有时又用龟头研磨着肉穴的深处,每次当杨妃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的时候,就故意放慢速度,甚至停止动作,急得杨妃不停地自己耸动腰部,收紧小穴口的括约肌来挂擦着太宗的鸡巴。看她受不了了,太宗才又开始新一轮的刺激,如此反复几次,杨妃急得直向太宗告饶:“陛下,饶了妾身吧!”太宗抚摸着杨妃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腿,向上又摸到挺翘翘的屁股。两个结实的屁股蛋已经汗津津的了。太宗的大手揉捏着杨妃的屁股,手指又向那隐秘的屁眼伸过去,手指在她的屁眼和会阴处抚擦着,并作势欲把食指插进屁眼之中,同时还不忘让自己的鸡巴在肉缝中进进出出。那杨妃一惊,屁眼和肉穴同时收紧。这一下,太宗的手指虽然没有插进她的屁眼,但是鸡巴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夹力,隐忍已久的精液再次破关而出,全都注入了杨妃的穴中。杨妃也被这股热辣辣的精液一烫,停止了腰部运动,淫水奔涌而出,与太宗一起双双丢了。此时的殿外已经开始啪啪地掉起了雨点来。**********************************************************************太宗抱住杨妃就把嘴压下去。杨妃的肌肤是像绵花一样的柔,好像有吸力一样。只是皮肤的接触,就好能带来心神的荡漾和情欲的刺激,股间的鸡巴挺直起来。从杨妃嘴唇缝隙轻轻插入舌头,抚摸着她的光滑温暖的后背吸取杨妃伸过来的舌头。由男人拥抱后有这种安适感。在杨妃还是第一次。想到一起渡过的那疯狂而不安的一夜时,杨妃现在就感到非常满足,不愿在去想天亮以后如何面对皇后和众人。“啊……陛下……”杨妃陶醉的把身体依靠在太宗的怀里,悄悄把舌头收回后吸吮太宗的舌头,配合他舌头的动作让舌头缠在一起。深深的吻着,太宗在光滑的后背摸下去。就这样向床铺移动,两个人抱在一起倒在床上。“爱妃,你的裸体太美了。”杨妃对着太宗由上向下看的脸,轻轻点头后微微闭上眼睛。再度亲吻后,温柔的吸吮更湿润红色的嘴唇,同时伸手握住乳房开始爱抚。刚刚钻进被窝得太宗感觉此时她的乳房格外地温暖,光滑的肉丘有如吸在手掌上越揉越柔软,这种无法形容的女性特有的感触,使太宗感到非常快活。爱抚乳房的手没有停,太宗的唇从杨妃的嘴移动到耳垂,在那里火热的唿气喷过去时,看到杨妃好像很舒服的仰起下颚。舌头在开始温柔的,看到杨妃扭动身体有反应时就用力的舌尖玩弄耳垂,捏弄在手掌下硬起来的乳头。“啊,啊……陛下,又欺负臣妾了……”在太宗温柔的爱抚中,杨妃从心里深处感到陶醉。身体微妙的扭动,一只手勾住太宗的脖颈,另一只抚摸太宗宽大的后背。杨妃亢奋的感情,透过合在一起的肌肤传到太宗身上。兴奋起来的太宗急忙从颈部向下舔,一下就舔到乳房,把挺起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玩弄。同时手顺着身体的曲缐滑动,在有黑毛围绕的山谷间滑进去。以乳头做起点发生的甜美电流,和手进入秘谷中抚摸女性阴肉的裂缝产生的快感合在一起,在屁股的中心形成一股快乐的旋涡。杨妃放在太宗后背上的手,抓紧肌肉的同时唿吸也更急迫。啊,这种柔软实在没有办法形容……太宗更加感到,手掌在摸过阴部的丰满部位后,竖起手指从深谷的一端滑向另一端。杨妃放松大腿的力量做为反应,还抬起颤动的秘洞。太宗高兴的手指迅速上下活动时,立刻手指上感到湿润。杨妃的身体产生强烈的欲火。就好像所有的欲火托付在手上,伸出手轻轻抚摸紧紧顶在大腿上脉动的鸡巴。“啊……爱妃……”太宗更加兴奋,在杨妃的大腿和自己的股间增加一些空隙,以便使她的手握住他的火热鸡巴。同时手指继续在湿润的肉花园里游玩。性感的波浪袭击杨妃,回应太宗手指的动作上下套弄鸡巴,仅是如此几乎使太宗要射精了。急忙实施在心里想很久的淫念,身体向下滑动。杨妃发觉太宗的企图,一边无力地加紧大腿,一边喘着气说道:“陛下,不可!陛下不可!”但那里当的住太宗的神力,最终被太宗毫不费力的分开大腿,用女性的阴门迎接太宗的脸进入湿湿的秘谷间。乌黑的阴毛作为花边的裂缝湿湿的发光,散发出甜美的味道,期望尽快接触到太宗的嘴。“想不到我这爱妃娇滴滴一张娃娃脸,向是一个未成熟的果子,谁料竟然有这么浓密的阴毛。”太宗看清楚淫靡船形的肉唇后,在极度的兴奋中把嘴压下去。“陛……陛下……”杨妃的上身向后翘起,挺起阴门向太宗的嘴挺过去,享受蜜汁被吸出时的快感。太宗此时抱住杨妃的大腿,尽全力伸长舌头,就好像舔小猫的母猫一样,仔细的反覆舔肉穴。杨妃感觉出太宗的热情,产生感谢的心,不由的说:“陛下,现在让臣妾伺候你吧。”抬起身就轻轻推开太宗的头。说罢,杨妃钻出被窝,又用锦被将太宗上身盖好,只露出茁壮的鸡巴。张开小口含了进去。太宗道:“爱妃,披上些衣服,莫要着凉。”太宗的体贴又使杨妃感激,爬到太宗的股间,扶起鸡巴,仔细的舔玩。“啊……爱妃……”太宗把自己怒挺的鸡巴交给心里向往的女性嘴里,陶醉在强烈的刺激感里。杨妃在心里想,只要是太宗高兴的事什么都愿意做的,即使对待齐王也未曾做过的事,舔玩鸡巴,吸吮肉袋,弄过会阴,然后把嘴缩起变成肉洞,使鸡巴进进出出。杨妃热情的舌技,使原已经相当兴奋的太宗,在霎那间登上高峰的顶点。火热的感觉从鸡巴的中心向上涌来,太宗的屁股抽搐几次就大叫起来。“爱妃,我不行了,继续弄下去就要射出来了!”可是杨妃不只没有停止,头动上下的速度更加快。“啊……不行……要吐出来了,射……射了……啊……”终于不能忍受的太宗,全身痉挛之后,鸡巴在杨妃的嘴里爆炸了。杨妃拼命的把喷出来的热汁咕噜咕噜的吞下去。“啊……爱妃……”看到杨妃肯把他的精液吞下去的热情,太宗非常感动,立刻抱起杨妃吻她那沾满白色奶油的嘴,因为还从未有一个妃嫔曾经吞下过太宗的精液。杨妃轻轻回吻后,用纤细的手指再度轻揉萎缩的鸡巴,嘴也悄悄离开太宗的嘴,在把脸靠近太宗的股间,把肉块含在嘴里吸吮。太宗同时的抱住杨妃的屁股,把脸插在双腿之间。从鸡巴上传来的强烈刺激和眼前淫糜的视觉刺激,再加上杨妃不断蠕动的肉穴,美肛门,似乎是一道丰盛甜美的早餐,于是太宗决定要好好地享受一顿。太宗熟练地拉过自己的枕头放在杨妃腰下,杨妃也知道他要做什么。配合地轻轻抬腰,同时梢微张开的双腿之间,女阴和茂密嫩草凸显向上。在各式各样的女体姿态中,没有比遗姿态更淫荡挑逗的了。太宗被招惹得腰向前靠,轻抬起杨妃双腿向左右张开,缓缓进入。瞬间,疾风留下低沈吼声冲过,像被风诱或似的,太宗耸动身体,彼此的大腿之间紧密接合,前后缓动。太宗腰往下沈,继续反覆前后抽拉顶磨,女人的要害被捣中,渐渐按捺不住地挣扎起来。她是受不了那从下顶触揉搓花芯的感觉,轻启双唇,不住喘息,呻吟……这一次,就在宽大的龙床上没有声音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雨过天晴,日上三杆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