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朋友鲁鲁,是我高中时期唯一的好朋友, 我有很多心事都会跟他说。 他刚从部队放假回来,一回来就跟我通电话。 「阿妈阿…,你在干嘛!」「没有啊!一个人无聊, 在上网…」「走啦!我刚放假去xx图书馆(市立图书馆)啦!」「喔!好啊!反正一个人也无聊。 」到了xx图书馆,我与鲁鲁坐在一起聊天, 那天正值星期六假日忽然一个女高中生坐到我隔壁不远的位置上, 那是我在图书馆里心宜以久的高中女生我看见她美美的模样就整个了慑住。 「阿妈阿…,你在看谁??!我在跟你说话啊!」「那边那个女生超正的, 有没有看到。 」「还好啦!现在高中生长这样的一大堆, 没啥特别的而且你跟她的年纪应该差蛮多岁的。 」「年纪轻轻顾眼睛啊!」不管鲁鲁怎么说, 我真的对她一眼倾心自从那天起,我常去图书馆。 目的不为别的,只为见她。 一天,就在一个人堙稀少的阅览室,她正要取杂志来看时, 我鼓起了十足的勇气上前轻点她的肩膀跟她告白 并将在家里写好已久的情书交给她。 「同学,我很喜欢你,这个送你!」「是给谁的?!」「给你的。 」「喔!那我不要了,谢谢!」被拒绝了, 这是我第一百零一次告白被拒绝。 当天夜里,我在某大学的篮球场上足足打了四个钟头的篮球, 仍是无法发泄我对她告白后被她拒绝的难过。 打完球后,我回到家,进了洗澡间,打开了水龙头, 滂沱的水直冲我脑袋瓜子。 洗完澡后,我想了她一夜,也恨了她一夜,之后, 便渐渐进入梦乡。 隔天,我刚下了班,越想昨日之事便越觉得很不爽, 被一个女高中生拒绝对我的自尊心也强烈受损 回到家中换了一身轻便服后便带了些需要的东西来到她的学校等她放学。 她就读这间女校离我住的地方很近,十分钟后我便到达她学校的校门口。 一下课便是人群嘈杂,而我正躲在不被人注意的小角落, 眼睛死盯着校门口。 不一会儿,总算让我看见了她,便又想起了昨晚被她拒绝的神情仍清晰犹在…, 哼!什么我不要越想越不爽,长得还算吸引人才有价值, 吸引我这个爱慕者如今我恨她入骨,她在我眼里只是一个欠干的小鬼。 娇小玲珑的她,有着一副皎好的脸蛋,可爱极了, 一头不算长的短发俏丽可爱,加上她那丰满无比的上围, 穿上学校的校服及白袜这样的她总是令我的下体不自觉地燃烧起来, 恨归恨但我的身体还是很尬意她的。 这时,我发现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很孤单,脚步很快, 于是我也紧跟其后跟了上去顺势尾随其后。 大概过了五分钟后,我们总算离开了人群,来到人堙稀少的巷弄, 她一个转弯便要进入无人的地带。 这时我左顾右昐了一下,发现四周并没有人, 便继续跟踪她而她竟然没发现我正跟在她身后, 一直一个人安心的走回家她的无心正合我意, 我承蒙上天眷顾被你拒绝,我也要挽回一点颜面。 等到她走到一间公寓楼下,她拿出钥匙开了门后, 便要走进去正要关门,却被我的大手拦阻下来, 她见有人要进来也并没有注意是谁就这样开门让我进来。 我将准备好的面罩迅速戴在脸上,快速的进了门, 将她抱个满怀抓住要上楼的她。 她这时看见了我也吓了一跳,拼命想喊救命, 我将准备好的封口胶带贴在她的口上并用脚跩门将门带上。 我知道她害怕,并在她第二时间想跳跑时抓住了她, 用全身的力量强压她至角落堵住她的紧张,她的手极力想反抗, 一直想将我推开无奈被我紧紧抱住,无法挣扎, 她的脚此刻非常不安份我知道她想顶我,于是我将两脚张开至她的后脚跟, 整个圈住了她她再怎么想踢也踢我不着。 我环顾了四周,观察地形,发现一楼下的阶梯光缐并不充裕, 黑黝一片便用手紧实地摀住她的嘴,拉着她瘦小而又轻盈的身躯往下走, 总算看到梯形般的小空间便将她挂在身上的书包扯了下来, 并且将她推倒在地下并以飞快的速度压向她的身体。 「唔唔唔…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我见她想要叫出声音, 没想到她竟然挣脱了胶布可想而之她的紧张害怕, 急忙用我的身体给包围住她的嘴并赶紧再撕了一块胶布, 死命地贴紧她的口让她无法那么容易的挣脱。 另一只手马上翻开她的黑色的裙摆,并穿透她的内裤直捣她的私处, 食指及中指不断地搔弄她的私处。 她支支唔唔了好一会,我见她的身子不挣气地流出蜜汁, 为了想看她美丽的私处我掰开她的三角地带, 看见她被我搓揉的阴道口内正振动及唿吸着我的舌尖没有闲着, 迅速叨扰这片禁地。 这时她不住地挣扎,两腿不断地向上踢我的背, 这时我把身体移到她两腿之间手仍是不停地抚弄她的阴蒂, 而她的爱液不断地从阴部内向外流出。 我怕她随即会叫出来甚至逃开求救,那我一切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就再也不想浪费时间了原本在她私处的手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 掏出了硬挺的肉棒毫不怜香惜玉地想撞进她稚嫰的阴道里。 这时才发觉并不十分轻易的进入,当然知道她仍是处子之身, 但是龟头前方稍有阻碍却也无法阻止我要突破她的决心。 她这时更加着急,用极为哀怜的眼神看着我, 但我并不为所动昨晚的拒绝仍历历在目,我毫不留情面地拒绝她的求饶, 先冲再说用了全身的力量压了进去,她终于痛得喊了出声, 「唔…………」面对她的失控的喊声虽然频率极低, 但长声也让我有所警绝也让我有点措手不急, 双手极力遮住她的口但我的腰却没丝毫闲着, 大力地向她的阴道内压去让我的整个肉棒全部没入她诱人的阴道内。 当她的阴道口已到达我的根部时,我的手离开她的口, 拉下她的裙摆至我的腹部用手抵着她的阴部向我的肉棒挤压, 好让我能跟深入她明显因为剧痛而颤抖,当我抽出一部分肉棒的片刻她整个人眉头深锁, 而我再一次用力地撞击她的阴道直至根部她的脚已感受到酥麻及阴道内传来的疼痛, 全身弓起眼泪直流,哭得好惨,而我全身压向她, 内棒并以规律的节奏慢慢地加速并且不断地抽插, 不管她多么痛楚在我眼底我都感受到无比的畅快, 尽情地抽插她欺负她的阴道。 她当然仍是不放弃,仍是不断地挣扎,头不停地左右想摆脱我的手对她的控制, 不过她始终没能如愿。 我一边插入, 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你已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现在我总算能完全的得到你的第一次哈哈哈!」她听着我对她说的话, 无力地涰泣着眼泪已哭满了她的完美的脸蛋, 我的手上全沾满了她无力又无助的眼泪。 这时我发觉我的下体越来越兴奋,似乎就快要山洪爆发般冲出来, 便再也顾不得她会不会喊叫双手离开她的脸, 用手撑开她的大腿已便让我能更深入她的阴道深处 之后并扶住她的腰便大力地向阴道里头抽插进入 每一个抽插我都相当用力,而她也因为抵挡不住力量而不断地闷哼, 唔唔唔的叫我看见她的落红夹带着她的淫液从阴道口内向外溢出, 更加让我痴狂狂插勐抽,并将她的双腿向外掰开后向前推去, 她好难受得不住摇头而我看到这幕更是高兴, 决心要给她前所未有而以后也不会有的难忘抽插。 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吹气, 之后便对她淫笑道: 「爽吧!就让我射在里面吧!」她一听我的话后更是惶恐, 唔的声音更加大声眼睛不断地哀求我道,像是在说不可以, 求我别这样作。 我冷笑道她的求饶,干都干了,当然要击出完美的全垒打, 不顾她的求饶将她的双腿向内靠紧并拢向前, 全身的力量全部压下向她她承受不住我全身的重量, 摇头晃脑更加剧烈我看得好得意,扶住她的小屁屁, 用力挤压向我的肉棒我感受到挤入到她的子宫, 便加速抽插更深入插入,到最后,根本不抽, 只是用力向前插用力向前顶,向里头挤,向她的阴道内推去, 她好疼痛唔唔唔地流泪,而我龟头引导出来快感的感觉就快要来了, 于是又加快了抽插奋力做最后的冲刺。 终于,我已将我热腾腾的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她的子宫, 我又停止抽出用力向内顶,她的头已被我顶到墙边, 我还是用力顶入而她只能不断地哭着,任由我的精液泄光在她的阴道及子宫内。 我看着她失望的模样,心中有一中征服的快感, 而我的小弟弟还舍不得离开她的湿润的阴道。 看见她哭得不成人形,而我一直没有离开, 原本想等到自己的小弟弟软化下再抽出可是当我看着她阴道四周沾满了深红色的血渍, 我的小弟弟又开始兴奋起来并直接在她的阴道内又勃起, 我又有了想要再与她共赴云雨的打算这时我将她的两腿环抱在一块, 将她顶到墙边的身体向外拉了出来又开始了第二次的抽差, 这时我轻轻地将她口中的胶带撕开, 并命令她道: 「只要你不要喊叫, 我就不贴你现在明白再怎么做挣扎都是无谓的, 只要你好好的满足我我就会放你走,否则,你痛苦的时间只会加剧, 反正我时间多的是明白吗?!」这一次她没了之前的抗拒, 她已经妥协了也放弃了挣扎,我自然是可以安心地并肆无忌僤用力抽插她紧实的甬道。 她的阴道真的很紧,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第二次的感受仍就像处女一般, 我真的好爱好爱她的阴道决定要再一次插个够本才要放手。 她虽然没有抗拒,但是我每一次冲撞她,她仍是有着嘘息的声音, 她刻意压低自己疼痛勉力接受我对她的冲撞, 这小家伙越看越令人心疼而我的肉棒也越干越起劲。 我开心地笑道: 「对!就是这样,同学!你终于愿意享受了对吧!放心吧!我会带你再一次飞上天的。 」说完后我将原本靠拢的腿分开,大力地向下再压入她的阴道, 不断地向深处顶入 她忍不住痛楚道: 「啊!……好痛………放了我吧!………求你……。 」由于她发出声音, 我赶紧摀住她的嘴并道: 「小声点, 如果你再说话我会让你更痛苦,知道吗!」她知道我说到做到, 为了能赶快脱离苦海她真的很听话,不过我对她阴道内的施压可从未松减, 继续用力顶大概是用力过勐的关系,她的阴道又开始流血, 深红色的血液不断地从阴道内流出我见状又兴奋了起来, 明白这不是因为破处而流的血液可能是她的阴道承受不住我对她的挤压而流出的血液, 而她感受到无比的疼痛开始低声地哭喊着。 我因为已经有了第一次射精,所以第二次抽差的比第一次久才射精, 前端的龟头早已麻木我不管她流了多少血,甚至会不会因此失血过度, 我只知道我要插她插她爽才会离开她,而我每一次的抽插都带着爱与恨, 不断用力她被我干到几乎晕眩,当我第二次将我的精液射入她的阴道内, 她已经无言以对似乎是昏了过去。 「哈哈哈!太爽了,同学,你实在是太美了。 」我看她不见反应,我抽出我的肉棒,她的阴道内不断有血液向外流出。 我看着她清新可人的脸庞,马上又硬了起来, 即使她不醒人事了我还是没打算放过她。 我又开始了第三次的抽插,就这样,我一连搞了她五次才真正肯离开她的身体, 而她的阴道里的血液到了第五次已经不再流出 我看见她的阴道口布满了干红色的血疤及血块。 当我要离去前,我用我的口去亲吻抚弄她的阴道, 太美了用力大吸一口爱液,到我嘴巴里的已分不清是自己的精液还是她的爱液还是她落红的第一次。 她缓慢地苏醒过来,我正在她身旁,她坐起身来, 感受到下体的疼痛她两腿无力,想站都站不稳, 说我向前扶住她 并问道: 「你还好吧!」她勉强地向我点头, 天色已暗这个角落更是暗到不行,我扶她到透有一些光缐的楼梯上让她坐下, 这时我清楚地看见她的阴道真的是红到不行, 我感受到她很疼疼到不能走路,我拿出我带来的凡士林, 替她擦拭阴道口周围希望能减轻,擦拭间,我的肉棒又硬起来, 便又想插带我明白这时候再插她实在说不过去, 但又想插她看着她带泪的脸庞,知道她好想快点离开这, 我便道: 「你现在阴道内可能有伤口我现在只能擦到外阴部的地方, 里头我擦不到。 」她感受到她此刻阴道口外有舒适感,明白这药是有效, 便问道: 「那怎么办?!我好痛痛得走不动。 」于是我掏出了肉棒,将凡士林涂在上面, 她看着我涂凡士林一时之间不太明白,直到我放下凡士林, 身体面向她并站在她双腿之间她有了些明白, 连忙摇头拒绝道: 「不!不可以!不要再插我了 求你饶了我。 」「放心,这只是帮你擦药,不是插你, 很快就出来的。 」她这时也没得选择,何况药真的有用, 便一切都依了我我的龟头再度向她的阴道口扣关, 这次我缓慢的进入才刚进去她就痛到喊停,双腿内缩不让我进去, 我极力安抚道: 「你全身放松一切听我的就不会痛, 很快就好的。 」她这才卸下心防,我温柔地用手拿起她的双腿, 向外撑开果然这时候进去没有太多的痛楚,当我整根肉棒又再一次全部灭顶后, 我便舍不得出来想在里头待着,这时她也感到奇怪, 问道: 「你不是说很快就出来了吗??怎么还插在里头??!」我向她辩称道: 「可能还涂得不够多 而且凡士林这个药需经过磨擦生热才能展现出药效。 」「那怎么办?!」「你忍着点,一下就不痛了, 相信我!」我再一次将她双腿向前推而她又感受到我又要再抽插她, 连忙拒绝地想要将我推开可是这时我肉棒在她阴道里头磨擦有了凡士林, 果然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她向我推开的力道也因为我的抽插而越来越没力道。 没多久她便臣服我,让我插她。 我自然没放过再一次抽插她的机会,用力向她阴道内顶去, 这时我甚至感受到我顶到她的子宫壁越顶越爽, 而她的阴道此刻淫液瞬间布满在甬道口中我每抽插她一次都感受到她阴道内狂潮来袭, 抽插得更自然我明白她此刻真的是彻体对我心悦臣服, 我每一次的抽插带给她的是无尽的快感和奇妙的感受 我体贴地将她抱起让她整个身体悬空,她的双脚紧紧地环抱住我的腰, 我不断地摇愰她就快要感受到磙热的精液又将渲泄, 连忙抱着她让她的背贴到墙边我的肉棒紧紧地死顶她的嫩穴, 我将她环抱在我腰际的双腿放下并擡起她的右脚到我的肩上, 好让我更好抽插这时取而带之的是她的欢愉声, 不断在我耳边害羞地呻呤着。 我加速地向前挺进,不断地前仆后继,终于, 我下面传来一阵阵抽搐我用尽全力向她的阴道内顶至深处, 直达她的子宫口射得一干二净后才松手停止, 身体还是不离开直到小弟弟软化下来才离开。 我抱着快虚脱的她坐来阶梯上,拿出卫生纸向下擦她的阴道口周围后, 才将她的裙摆及内裤归定她整个人看起来好累, 而我也差不多筋疲力尽冷不防间,她用手拆开我的面具,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 「是你!原来是你!」现在换我跟她求饶, 连忙用手摭住脸急道: 「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求你别报警!」「不报警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我什么都答应。 」「做我一辈子的男朋友,不能抛弃我, 不然我就阉了你。 」我只好点头,就这样,我被她反将一军, 当她一辈子的男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