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群雄逐鹿??

  ????????????????第一回異世界移民局

  炎熱的夏天,一名中年男子躲在家中寫小說,他對著電腦,飛快打字。

  他渴望如小說中的主角一樣,能在修仙界修練,可惜,這只是他的幻想,現

  實有沒有修仙界根本不知道。

  可是,他相信穿越這一回,地球上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存在著未知的危險,

  一些傳說到處流傳,如八達霧三角洲,不是經常說有人走進去後不知所蹤嗎?

  可是沒有人回來告訴我們,那些失蹤的人去了哪。

  然而,一天沒有穿越到修仙世界,一天還要面對殘酷的現實生活!

  他翻開報紙,尋找工作。

  忽然,他看見一則啟示。

  「異世界移民局?」

  好奇之下他去了找這個異世界移民局,偌大的店面,裝修一般,和一般移民

  局沒有分別,他走了進去,坐到櫃臺前詢問。

  「真的有異世界移民嗎?」

  「有啊,你想移民到那個異世界?」

  一聽見眼前這位標緻的女服務員的答案,中年男人喜不自勝,立即道:「有

  甚麼異世界選擇?」

  「多了,有修真世界、有魔法世界、有超人世界、有獸人世界,包你滿意。」

  「哇靠!還真多耶,移民有甚麼條件嗎?」

  「沒有的,也不用錢,異世界正缺人,但也得承擔風險,生死各安天命,本

  移民局不作任何負責!」

  「那移民了還能回來嗎?」

  「只要你不死,還是有機會回來的。」

  「好,我要移民修真世界!」

  「請填寫資料。」

  中年男人不加思索,填寫了一些雜七雜八的資料,不知道有甚麼用,然後回

  家等待通知。

  過了一個月,他收到了通知,異世界移民局批準了,他高興得整晚睡不著,

  隔天一早就準備好移民,甚麼也不用帶,兩袖清風。

  再次來到異世界移民局,這次他走到內部,一間房間中,地上有一大型的古

  怪圖形魔法陣?或叫傳送陣?

  嚮導和他踏進傳送陣內,然後不知怎樣傳送陣發出白光,一眨眼間,兩人已

  經出現在一處山頭。

  「這裡是旭日山,是傳送點,這個石頭你拿著,是傳送回地球的媒介,切忌

  遺失,若果覺得環境不合,請盡早回到地球,莫要犧牲性命哦。」

  「知道!」

  「好好生活吧,祝你前途似錦。」

  中年男人也不廢話,收起傳送石,然後大步往山下走。

  異世界啊,他一直嚮往的異世界,這麼就來到了,真的不是發夢嗎?

  走到了山下,他發現了一條小村,起初他還怕言語不通,可是他多慮了,或

  許和他填寫移民表格時填寫的語言有關,他寫了廣東話。

  身上沒錢,甚麼也沒有,他先得找錢,安定了生活,才想下一步。

  「唷!找工作?」一名老樵夫咬著煙槍,一副雲淡風輕的說。

  「是的,我甚麼也能做。」

  「好吧,村中正要開發樹林,你替我們伐木吧。」

  如此,說好一天十塊銅錢,不知多還是少,先賺著沒錯。

  幹了半年,到了冬天。

  「景仙!」

  一名男子大喊,景仙就是那移民到修真世界的中年男人,景仙這名字是他自

  己改的,景是他的名字,仙是他的封號,自稱景仙,也是一種期望吧,希望有一

  天能成仙。

  「在!」正在劈柴的景仙抹了一把汗,應道。

  「哈哈哈,幹得不錯。」

  「託賴吧,還有甚麼活可以做?」

  「沒了,休息一下吧。」

  坐在樹下休息,看著遠處一些老人下棋為樂,這村子在大森林裡,獨自一家,

  生活不易啊,這麼日子相處下來,村民和這新來的景仙也熟悉了。

  景仙對村民說是從外地來的,路經此村,身上的盤纏用盡,唯有在這兒住下

  來打工賺錢,他也問過村民,知不知道修仙門派的事,這裡偏僻,遠離都城,人

  口只有數百,一直是自給自足的,外界的消息很難傳到這裡,他們只是鄉民,根

  本不知道甚麼修仙不修仙,也沒見過仙人。

  景仙略感失望,看來要離開村子到外界走走才能打聽到消息了。

  生活清閒,每天吃睡工作,活得總算愜意,過了冬天,儲了點錢,剛巧從村

  外來的錢大爺要送一些物資出去,景仙覺得也是時候離開村子,就順道一起走。

  一路上行石泥小路,崎嶇難行,沒有馬車的載具,只能步行,距離最近的縣

  城也有兩天路程,路途遙遠,加上現正多事之秋,據錢大爺說,燕國政局不穩,

  皇帝年輕,少不更事,由其母後把持朝政,不得民心,各地州郡擁兵自重,真正

  的燕臣不多,個個狼子野心,圖謀不軌,若不是名將蒙英將軍力壓群雄,恐怕燕

  國早就內亂了。

  景仙還想追問天下局勢,可惜錢大爺雖然知識豐富,奈何也只不過是鄉民,

  所知不多,見識不博,也沒問出個甚麼來。

  輕輕鬆鬆來到白馬縣,這是一座小城,城牆不高,防衛不多,不是軍事重城,

  屯兵也少。

  和錢大爺道別,景仙自行遊覽,當然不忘打聽修仙界的事,如很多小說一樣,

  打聽消息的地方不外乎兩個,市集、茶樓。

  好運來茶樓二樓,景仙剛點了餐,待店小二送上餐時,景仙順道打聽一下修

  仙門派的位置。

  「請問這兒最近的修仙門派在哪?」

  店小二上下打量著景仙,好奇此人年紀不輕,難道現在才開始修仙?

  「楓嵐派,在白馬縣東邊行二十里的明月山上,哥兒,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雖然楓嵐派不是甚麼大派,可也不會看上你的。」

  「不試試怎知道不行?」

  「好,那你即管試試吧。」

  吃過早餐,景仙就起行往明月山,誰知行到半路,下起春雨來,勢頭愈下愈

  大,於是他找到一間破廟躲雨。

  他暗暗發晦道:「真倒楣。」

  然後,從破廟外走進一男一女,男的英偉不凡,女的楚楚動人,兩人年紀不

  大,都在二十歲出頭,一身青衣,都帶著劍,一陣江湖兒女的味道,看得景仙很

  是著迷,仿彿像是拍戲。

  尤其是女的,姿色上佳,身材豐滿,被雨水打濕,凸顯她出色的身段。

  「看甚麼看?當心我挖了你雙眼!」景仙想不到那女的相貌倒好,竟是個惡

  婆娘,破口就罵,她旁邊的青年笑道:「師妹,別跟一個平民計較吧。」

  「林師兄,他那眼神好討厭。」

  「不怪他,都怪我的好師妹玉兒太美了嘛。」

  「玉兒……」我低聲沈吟地說,誰知對方竟也能聽見,聽力如此好,她罵道

  :「玉兒是你叫的嗎?給我掌嘴!」

  景仙頓覺無奈,只不過一個名字罷了,誰唸不一樣呢?需要這樣嗎?

  「對不起,我錯了。」人家有劍在身,明顯是會武功,自己只有點氣力,實

  力不如人,只好陪罪。

  「我叫你掌嘴!你沒聽見嗎?」

  「師妹!別惹事。」

  景仙心道:「好潑辣的妹子。」

  「我掌,我掌,這好了吧。」景仙只好輕輕拍了兩下,虛應道,他也不是甚

  麼大人物,沒甚麼臉子不臉子的。

  「哼!」

  唯有那俊美的青年向景仙點了點頭,示意抱歉,也只能賠笑了。

  雨勢稍緩,林師兄和玉兒似是有要事,不理雨還下著,急匆匆的離去。

  下午,雨停,景仙繼續趕路,當去到明月山時,已是黃昏。

  楓嵐派立派數載,實力有限,佔的地也不是甚麼鍾靈毓秀之地,偌大的山也

  不高,可是,就是不顯眼,才沒有被人放在眼內,任由其自由發展,立派數載安

  然無恙,門派也不主張惹事生非,不爭不競。

  當然,現在群雄割據,即使是小勢力,也得找靠山,沒有人庇護,想發展都

  難。楓嵐派的靠山就是青州牧白夜,屬於青州的管轄範圍。

  景仙來到明月山山下,山下主道有人把守,竟然是一位老頭兒?

  景仙上前詢問:「請問這兒是楓嵐派嗎?」

  老頭兒慈目一掃,看出眼前的中年男子不是修仙者,但態度也沒有惡意,更

  沒有輕視,溫和地說:「正是,不知先生有何要事?」

  「我想拜入門下,不知可否?」

  老頭兒又再打量一下景仙,他那銳利的目光,仿彿看穿景仙的體質,然後淡

  然說道:「資質平平,若想發修仙夢,也怕老了吧。」

  「學無前後,達者為先,老不老不成問題,我有的是決心。」

  老頭兒雙目發亮,然後淡然說道:「就看看你決心是不是很大,隨我來吧。」

  景仙一臉狐疑,這老頭兒的態度仿彿像是收不收景仙為弟子他說了算似的,

  難道這老頭兒不簡單?

  景仙以為老頭兒帶他直上山上,誰知走到一半,拐了個彎,走入樹林,林中

  百鳥齊鳴,草木繁盛,看似別有洞天。

  入黑,景仙被帶到湖旁的一間小木屋內,老頭兒招呼他坐下,送上熱飯熱菜,

  二人一起吃了,老頭兒只說了一聲:「早早睡吧,明天一早開始幹活。」

  「幹活?」景仙心中好奇,這老頭兒身份不明,又不像修仙之人,楓嵐派有

  這麼一位高人麼?

  最大問題是,這算是收了自己為弟子了嗎?

  若果是,至少應該帶他參觀一下門派吧,熟悉一下環境嘛,怎麼會帶他到樹

  林中來呢?

  這像隱居多一點啊。

  翌日,清晨,老頭兒早早叫醒景仙,景仙還沒睡夠,一臉慵懶地起床,一出

  門,望望天,竟然發現天都沒亮,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老頭兒拋下一

  句話:「幹活!」

  然後帶著睡眼惺忪的景仙邁步走向樹林深處。

  老頭兒手中拿著斧頭,走到一棵大樹下,不知他是怎麼看見的,舉手就劈,

  劈了兩三下,將斧頭丟給景仙,說:「你來。」

  景仙根本甚麼也看不見,胡亂地劈,都劈在不同的點上,造成一道道淺淺的

  斧痕,這樹仿彿有一層保護罩,卸去大部份力度。

  「用感應!與天地合一,運力於腰,不對!」老頭兒搶過斧頭,又示範了一

  次。

  「老頭子,我根本甚麼也看不見,怎麼劈?」

  「不要用眼,用心去感受,與天地合一。」

  「天地合一?」景仙有點清醒了,難道這老頭兒想教他甚麼?

  景仙開始認真起來,用心去劈,可是久久不能得心應手,景仙偷看老頭兒表

  情,只見他頗為失望,於是景仙愈發用心,當作訓練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景仙每天天未亮就起床,走到樹林深處劈樹,說也奇怪,

  無論他劈了多少下,樹身留下多少道痕跡,下午再來看,劈痕都會消失掉。

  「怪事,這樹……」

  天一亮,老頭兒就不用景仙劈樹了,而是教他種地栽花,或是釣魚,反倒不

  像修練了。

  所以,就那麼一兩小時的訓練,摸黑劈樹。

  春去秋來,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