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皓月追蹤令

  天上一輪清冷的銀月將月光普撒在寂靜的夜,廣袤的叢林一望無垠。目前已

  經是后半夜時分,絕大多數生物早已進入了休眠,大地一片安靜,只偶爾傳出的

  一陣陣被風吹過的葉響,證明著這里依然有時間的流逝,動靜的存在,而非一幅

  精美的畫卷。

  在林間的一條筆直的小道上,快速的掠過著一道黑色的魅影,當視線拉到近

  處,可以朦胧的看見是那高速運動的是一套緊身的黑色夜行衣,將一個嬌美的身

  軀整個包裹在內,玲珑浮凸的肉體突顯得分外分明。上身胸部隨著運動有節奏的

  起伏著,本就豐滿的乳房顫悠悠的不住晃動,讓人擔心是否隨時可能裂衣而出,

  一雙修長的腿快速的前后運動,在夜色下讓人幾乎看不清,只有借著反射的月光

  看到足踝那一點點突起而前后不斷的交替,在不斷的訴說著這女子驚人的速度。

  經過了較長時間的高速奔跑,身上的香汗早已將夜行衣打了個透濕,讓女子

  那本就十分動人的嬌軀更加讓人遐想連篇。整個世界似乎只有隨著女子嬌軀高速

  的移動而不斷被草葉、灌木刮過的沙沙聲,配合著若有若無的腳步聲。除此之外,

  四周依然靜靜的聽不到任何多余的聲響……

  突然,這細細的協奏曲戛然而止。女子已經停了下來。蒙面里的雙眼緊緊的

  盯著前方。

  「好狡猾的賤人,這次看你往哪里逃!」一句平和的厲聲打破了似乎平地而

  起,打破了叢林間的和諧,畫卷似乎進入了新的篇章。

  林間前方的小道上已經站了一個身穿素軟錦袍的中年修士,臉上雖然古波不

  驚,但眼神里早以飄出掩蓋不住的惱意。手中所持長劍已漸漸升平,遙指向面前

  的女子。

  他話音剛落,從女子左右兩邊又已閃出兩個同樣服飾的青年修士,出現在女

  子左右后方一點的位置,離女子不過大約五丈的距離,和小道上的修士一起,已

  經隱隱約約對女子形成了『品』字包圍。

  女子沒有任何動作,雙眼依舊緊緊的盯著前方中年修士,胸口仍然在不斷的

  起伏著,顯然剛才的高速奔跑消耗了她不少的體力。

  左邊的修士把手伸向腰間劍鞘,毫不客氣的說道:「快快交出那東西,否則

  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話音剛落,長劍已然出鞘。

  一口悅耳的少女輕音平靜的從蒙面中傳出:「我只是要回我的家罷了。至于

  你要的東西,我早說過,沒有!」話音決絕不留一絲余地。

  前面的修士眼神毫不放松道:「如果你肯交出東西,並保證永生不再回來,

  我們自可放行,但如若你不肯交出,那只好請你自縛雙手,隨我們回山了。」

  少女尚未回應,右邊修士搶著說道:「現在就算她拿出東西,也不可放她回

  去,這賤人狡詐若狐,古木師兄、幼楓師姐都已經傷在她手下,古木師兄修體幾

  乎半損,終身突破境界無望,幼楓師姐至今昏迷不醒。豈能沒有一個交代!」

  少女冷冷的聲音再次傳出:「我早說了沒有,你們卻一再苦苦相逼,這怎能

  是我的錯?」語音剛落,少女心知此間必然不能善了,右手已從背后抽出了一根

  纖細而又晶瑩透晰的短小法杖,垂貼在修長的大腿外側。左手開始捏著法訣,開

  始做好防備。

  左邊修士聲音里充滿了憤恨,「幼楓師姐一番好意對你,請你回山時未曾多

  加約束,你卻狠心暗害,你倒說說看,她哪里對不起你了?光此一點,就饒不得

  你。」

  少女顯然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情緒仍是冷冰冰的毫無生氣,「哼,回去后

  等著當你們活體小白鼠嗎?」

  前面的修士聲音平淡,同門的情緒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心境,「什麽小白鼠這

  都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你隨我們回去,處斷自有十二宗門和天下正道共同

  研究而定,此事關乎天下氣運,是非曲直自有公論,怎可做出拿你當什麽小白鼠

  之類如此可笑之事。」

  左側修士沖著前面修士道:「逸明師兄何必和他廢話,這賤人自甘墮落,而

  且狡詐非常,還是速速拿下這賤人再論道理!」

  少女本捏著法訣的左手緩緩垂下,心中已是暗暗叫苦,連續的強運風之疾走

  已經消耗了不少法力,現在身上所能調動的法力不足五成,法寶幾乎用盡,唯一

  可持僅余手中幻海水晶杖,要在此時面對靈華門三人幾乎毫無勝算。唉,還有不

  到百里,即有空間施展風遁術快速逃過圍追堵截,再施展出飛行術一去何止千里,

  諒他們也不敢過界再追。現如今,卻在此處被截上,看來原定計劃已然行不通。

  思道此處,靈動的眸眼雖已百轉,一時之間,卻也再轉不出良好的退敵之策。

  左側修士把少女微微抬起又放下的左手看得清楚,心中明了,嘲笑道:「這

  賤人前天才受不輕的傷,傷勢未愈又連續奔出三百余里,已經快不行了,我們一

  起速速把她擒下,再慢慢的——,詳細的——,認真的——審問,豈不更好。」

  后半句聲音已經透出了不少淫邪之意。

  右側修士也隨即嘿嘿一笑,「這賤人傷我同門多人,早該好好教育教育,她

  本身不過賤人一個,只要留她一條命在,已是天大的恩惠了。」

  少女平靜的臉上毫無表情,但眼中已經有了幾星壓抑的怒火在閃動,死死鎖

  著前方的中年修士。身下緊緊握住幻海水晶杖的右手隱隱有了細微的顫抖。

  逸明修士面上神色依舊,絲毫沒有受到其他兩位同門言語影響,「既然你繼

  續執迷不悟,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成明興明,動手!」

  語音剛落,右側修士此時手中已經拿出了一張符,向著天空一扔,口中念念

  有詞,數只符鳥快速散向遠方,瞬間看不見蹤迹。接著也已拔出腰間長劍,配合

  在左側的修士一起向少女刺去。

  少女口中默念了一個法訣,嬌美的身軀平地快速退出數步,右手用幻海水晶

  杖連續劃出了兩個光圈,輕聲喝到——風之盾!接著兩陣微風快速集聚在光圈周

  圍,凝結成一團模糊的氣狀盾,再隨著光圈一起迎向兩側修士。接著兩聲悶響,

  風之盾破。與此同時,兩側修士兩腿間已漫延出數道藤蔓,阻止其著前進的步伐。

  此時少女手中水晶杖向天一指——風之領域!叢林間悄悄的布滿了無數細小

  的風旋,時而閃出幾不可查的微光,同時不斷緩慢的流動在這方圓五十丈見方的

  地方,讓整個叢林發出了無數的沙沙聲。少女伸出的右手接著把杖放下一橫,把

  杖頭交到左手,然后上下連續晃動了幾下,用力向前一推——風之壁壘!一道風

  牆頓時樹立在了她和三名修士之間。連續釋放了幾個魔法,少女也明顯有些體力

  透支,本來挺直的嬌軀有了輕微的松懈,胸前的雙丸起伏似乎又變大了些。

  逸明修士冷哼一聲,「垂死掙紮!」只見他把劍尖一豎,「區區邪門法術,

  有何道哉,給我引天雷之力,天雷劍!」話語間,數道閃電已自空而下彙于劍尖。

  整劍已經被引來的天雷之力大放光明,逸明修士奮起將劍向前一揮,大喝道:

  「給我破!」

  一道電芒從劍尖射出,只聽一聲巨響,撞在了少女建立的風牆之上,風牆卻

  並沒有完全破開,只是色澤卻一下弱了少許。

  少女一邊勉力支撐著風之壁壘的同時,同時又連續往身上套了幾個快速簡單

  的防御法術,眼神里似乎有幾分焦急,卻未見慌亂。

  此時兩側修士也已經斬開了纏繞自己的藤蔓,配合逸明修士運氣斬向隔阻的

  風牆。逸明修士的天雷劍極具威力,每一揮似乎都能給風牆帶來一次不小的震動,

  好在逸明修士需要揮出的天雷之劍似乎對本身修爲的消耗也不小,速度上還不算

  快。

  而兩側修士功力明顯稍遜一籌,風牆被斬后受到的傷害更是小了許多,幾名

  修士見狀也不著急,畢竟風牆需要施法者本人支撐,而眼前少女目前在他們三人

  的攻勢面前,很明顯光是防守也須盡全力,哪來余力進攻,所以攻破風牆后更近

  一步也是早晚的事。而術者最大的缺憾就是近身能力不足。只要連續幾波攻擊欺

  近少女身前,可以想象少女將沒有多少反擊的能力。

  而如果少女放棄防守逃走的話,在此等距離下,被三人氣機牽引,根本無法

  逃出有效的安全范圍則極可能被劍氣擊倒。而如果不逃,風牆被破后,就算少女

  再強行釋放出類似風牆的術法,但再被擊破也是早晚的事。

  雙方明顯已經不是第一次遭遇,實力的估算上就算不是知根知底,也是大致

  了解。何況少女在前次的遭遇中已經負傷在身,否則早已逃出界限,現如今更不

  足懼。在三人看來,似乎少女已成甕中之鼈,右側修士似乎還有余暇,嘴角一歪,

  惡狠狠的淫邪調笑毫無掩飾:「賤人看你還有幾招,我勸你還不如省點力氣束手

  就擒,免得一會兒力氣用光全身軟綿綿的,讓大爺們平白少了好多興致。」

  較之于風之盾這種隨手可以釋放的低階魔法,風之壁壘已經算是比較強力的

  中階魔法,而且因爲體內有傷,差不多是如今少女還能得心應手釋放出的少數中

  階魔法。少女默默的估算著風之壁壘的支撐時間,毫不理會對面傳來的汙言穢語,

  只眉頭一鎖,似乎在計算著什麽。也許是在苦思如今的脫身之法,但情況明顯不

  容樂觀。

  「嘣」的一聲巨響,風之壁壘終于告破!三名修士同時一震,在風牆告破的

  一瞬間快速向后掠退幾步,抵消了風牆爆裂的氣勁沖擊,然后又搶身向前。于此

  同時,少女把杖放下一橫,連續晃動了幾下一推,再次將一道風之壁壘送了出去。

  這次少女的喘息明顯加大,短時間連續的釋放讓如今的她有些吃不消,連纖細腰

  也稍微彎了一些下來。

  左側的修士「哈哈」一笑,「賤人你如技止于此不如早早放棄,陪大爺們樂

  上一樂,興許可以在你回山的路上讓你少吃些苦頭!」說話間,三人的劍已毫不

  猶豫的再次斬向新的風牆。

  這道風牆的實體明顯已經比上一道風牆的初始實體暗淡了不少。逸明修士見

  了,也是神情一松,但手上天雷之劍卻依然接二連三的沖出數道電芒毫不留力繼

  續沖風牆破去。

  少女目前還保留著五分的實力,要想擊敗面前三位修士,並不是毫無可能,

  雖然中間的那位逸明有些許棘手,但還難不倒自己。關鍵是只要自己開始進攻,

  三名修士必然反過來采取防守,那麽短時間內將他們完全擊倒幾無可能,魔法師

  和其他人單獨作戰最大的缺點就是一些威力較大的魔法都需要較長的吟唱,也就

  是集聚元素之力的時間,在沒有其他人輔助的情況下,光靠快速釋放的魔法很難

  快速解決戰斗。而剛才符鳥已經放出,相信用不了多久,圍截自己的人必然將會

  越來越多,最終還是逃不了身死或被擒被辱的下場。而光靠防守更不可能,被拖

  死更是早晚的事。

  少女繼續支撐著新結成的風之壁壘,雙目色彩突然複雜了不少,幾分狡智,

  還帶著幾分苦澀和堅決。

  思慮間,又是「嘣」的一聲,風之壁壘再次告破。三人繼續快速沖了過來,

  右側修士揮著劍更是肆無忌憚,「小賤人你還有什麽招數?現在只怕只有施展點

  床上功夫了吧?」左側修士接道「再調皮一會看爺爺把你屁股都打爛!」

  這次少女並沒有再次推出風之壁壘,任三人快速沖向自己,「果然明悟了麽?」

  就連中間逸明修士嘴角也露出了幾分輕松的調笑之意。

  就在三人接近少女一丈附近之時,少女清脆的聲音再次快速響起:「風之領

  域破——高級風之枷鎖!」

  一瞬間,原本叢林間漫布的風旋一起炸裂開來,整個叢林似乎一下之間充滿

  了無數的能量,突然又一下向三名修士湧去,三名修士身上迅速被無數道無形風

  氣環繞,一時之間,讓三名修士一點動彈不得。

  逸明修士二目圓瞪,沒有料到少女尚有如此余力,一時大意,竟被鎖住。不

  過很快,逸明試著將真氣運了幾轉,試著掙了兩下,松了口氣,雖然高級風之枷

  鎖將自己全身鎖住,不過以自己功力,很快將會沖破。雖然高級風之枷鎖已經屬

  于高階魔法,但眼前少女大概功力已經不足,並不能困住自己多久,這大概是少

  女最后的掙紮了吧。而且枷鎖雖然遍布全身,少女又不擅近戰,這麽短的時間內,

  以她現在的功力,應該不會對自己造成多大的傷害。

  少女喘了口氣,雖然剛才的高級風之枷鎖是借著破掉風之領域釋放的氣場能

  量而來,但以現在的狀態也確實並非輕易。夜行衣里都明顯感覺出了半身冷汗。

  現在還不是松懈的時候,少女正了正身子,目光一下變得空洞而悠遠。

  接著堅定而又決絕的少女之聲悄然響起,「偉大的黑暗之神厄瑞波斯,請在

  靜寂的夜用我的鮮血響應我的呼喚……;偉大的冰雪女神喀俄涅,請用我的幻海

  水晶法杖響應我的呼喚……;風之神艾俄洛斯,請以我本身魔法響應我的呼喚…

  …,請賜予我究極的力量。」

  少女念到此處,無數的能量氣勁迅速從四面八方蜂湧而來,天上的烏云快速

  的聚集、消散、再聚集,天上的那輪銀月開始變黯模糊,直到幾不可見,讓整個

  大地處于一片昏黑,周圍的氣溫也驟然降低。唯一的光源反而來自于少女本身,

  此時少女的身軀已經憑空升起,離地近丈,雙臂外展,周身環繞著一圈淡淡的、

  詭異的暗青色的火焰。此情此景,身下不遠處被風之枷鎖固定得不能動彈的三名

  修士雖然口不能言,眼神里終于露出了幾分恐懼!不可能,天色變得好快!不好,

  這賤人要拼命了!

  天上的烏云已經將銀月完全遮掩,而少女能量也似乎已經集聚完畢,少女望

  了一眼身下三人,雙臂一合,提聲怒叱:「那麽,去死吧,黑暗暴風雪——!!!」

  黑雪!!!傳說中的黑雪。這在傳說中是吞噬一切生命的存在。

  黑雪開始陸續出現在了上空,無限的壓抑感將大地籠罩!

  接著天空飄起了黑色的雪花,隨著微風紛紛落下。黑雪越來越密,速度越來

  越快,風越來越急!

  轉瞬間,已是狂風呼嘯,天上無數的黑雪如黑色冰雹一般快速的砸了下來,

  叢林的樹木野草灌木藤蔓一被黑雪沾上,無不迅速的衰敗枯萎。無數原本早已沈

  睡的蟲鳥也開始發出嘶裂的嗥叫悲鳴!地面很快被一片黑色鋪滿。

  黑雪透過了束縛的無形風氣,直接落在了三名修士身上,首先是衣物開始破

  敗,頭上毛發皆被黑雪融化,此時,三人眼中終于露出恐懼、絕望、不甘的神色。

  苦于口不能言,只能眼睜睜的看見自己臉上、肩上、身上、腿上的肌膚開始一點

  點潰爛!

  黑雪同樣也落在了少女身上,少女身上的黑色夜行衣也開始紛紛碎落,白皙

  的嬌嫩的肌膚開始逐漸大片大片顯現,在包裹周身的暗青色的火焰下,映得更加

  詭異,卻又更加迷人,嬌嫩的胸部上的黑色衣衫最先化盡,兩團飽滿迷人的乳房

  首先完整的露了出來,接著是挺翹的臀部,展開的雙臂,修長的玉腿……不不過

  一會兒功夫,少女已是全身赤裸,誘人的胴體散發出無窮的魅力,冷峻的面上神

  情卻庄嚴肅穆,猶如聖女化生。

  「啊——」的一聲大叫從逸明修士口中傳出,接著逸明口中已經噴出一口鮮

  血,強運神功沖破風之枷鎖已經耗盡了逸明的全身力氣,肩上,背上,腿上已無

  多少完整的肌膚,全身還正處于黑雪的不斷腐蝕之中。

  剛掙脫枷鎖的身軀一軟,幾欲跌倒。左右一望兩側同門,情況更是不堪,不

  光無法動彈分毫,肌肉稀薄處明顯可見已露出白骨!無邊的痛苦將臉部的肌肉扭

  曲到了極致,卻還半點做聲不得。

  「賤人竟還有如此后手!」逸明單劍撐地,望向半空猶如聖女一般的全裸少

  女,心中早已充滿無邊的恨意。接著他勉力提氣,頂著黑雪雙腿用所余無幾的殘

  力一蹬,再向少女刺去。

  氣機牽動,更多失去目標的黑雪朝逸明紛紛飛來,還未及少女身軀,逸明再

  次被漫天的黑雪砸回地面,口中嘶聲:「你逃不出去的!哈哈——哈……」就此

  暈了過去。而黑雪似乎對他依然毫不放過,繼續往逸明身上砸去,不過片刻功夫,

  漆黑的地面上只余下三堆白骨……接著,再被掩埋在一片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見。

  東方開始露出了一點亮光,一抹金色開始逐漸擴大。接著一輪紅日開始重回

  大地,給世間帶來光明。

  夜色已被驅走,一大片毫無生機的荒蕪在太陽的輝射下無所遁形,約莫一里

  見方的叢林,竟然直接變成了不毛之地,只零星散落著幾棵頑強的巨型喬木,還

  保留著幾個焦黑的光禿主干,仍然叢林中訴說著不久前的浩劫。

  這片充滿黑灰色灰燼的不毛之地中央,嫩白的一團肉體隨著陽光的照射格外

  的顯眼。拉近一看,一個蜷縮在一起充滿無盡誘惑的嬌美動人的少女胴體出現在

  眼前。一頭黑色的長發已經打散,遮住了抱在一起的頭,讓人看不清少女的容貌,

  彎曲的大腿緊貼著胸部,被大腿背部和膝蓋擠出的一部分嫩白柔軟的脂肪充分證

  明了少女已經完全發育成熟,而拱起的裸背盡頭,那一輪猶如滿月一樣翹起的豐

  滿臀部更是能可以立馬就挑起異性最原始的性欲,臀部往下一點的裂縫更隱約可

  見到一抹幽暗,讓人心潮澎湃,直欲一探幽境。

  太陽正努力窺視著一切美好的時候,少女微微的動了一下,蘇醒了過來。

  輕輕的動了兩下后,少女突然一下跪坐起。臉色慘白,神色凝重,雙眼帶著

  幾分迷茫的望著空中。兩個呼吸之后,天上一股氣流墜了下來,下一刻,面前已

  經出現了二男一女三名修士。

  少女一個多時辰前不顧傷勢,強提境界,把保留用來最后逃命施展風遁術和

  飛行術的余力全數用盡,並且獻祭了自己的幻海水晶杖和部分生命精元,現在魔

  力幾乎油盡燈枯,甚至身上所余力氣都只夠勉強站立,面對新來的修士,幾乎全

  無抵抗之力。

  兩名男人雙目皆毫無掩飾的盯著少女赤裸的胴體,恨不得將少女生吞了一般。

  「逸明師兄他們呢?」率先開口說話的是同來的另一名青年女子。服飾和逸

  明等三人基本一致,只腰間用綢帶束得更緊,將胸部和臀部的女性特征顯得更加

  突出。

  少女沒有回答。也沒有用雙手去遮掩自己敞露在外的羞人之處,神色平靜。

  心中暗咐,這次真是山窮水盡了,然而以現在的樣子,估計連自盡也做不到,唉,

  如果早點醒來就好了,至少不用再生受屈辱。

  一名中年冷峻的男子四下望了望,眉頭一皺,分析道:「兩個時辰前的信號

  應該就是此地發出,但目前方圓幾里應該沒有其他生機,估計逸明他們,可能…

  …已遭不測。」

  另一名個頭稍矮的男子已經跨步上前,來到少女身邊,怒喝道:「說,他們

  人呢?」手中劍鞘更是直接點在少女粉嫩的乳頭上,少女挺翹而又柔軟的乳房隨

  著壓力凹了下去。

  少女乳房被被點得身子輕微晃了一晃,神情漠然不答,好像此身已不關己,

  可隨意對方處置。

  少女的冷漠並沒有給她目前的處境帶來多少改善,而毫無動作反抗的柔弱樣

  子,更激起了面前男人的暴虐之心。矮個男子一咬牙,飛起一腳就踢在少女左肩

  上,少女身子一歪,趴倒在地面。

  矮個男子雖然不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什麽,但基本已經確定面前少女已經沒

  多少反抗之力,否則這女子雖然份屬「賤貨」一類,但也不會心甘任意自己玩弄

  而毫無表示。想通此處,矮個男人接著怒聲道:「不說是吧,賤貨,看我怎麽收

  拾你!」說罷左手就向少女胸前乳房抓去,「說啊,還不說是吧?」

  少女的乳房在男人的手掌中迅速變形,五根指尖死死的抓牢了少女右乳根部,

  仿佛要將少女的右乳完全捏爆一般,指縫間溢出的部分白嫩乳肉因皮膚的高度緊

  繃顯得更加淫靡。少女輕輕的悶『嗯』了一聲,幾不可查,俏麗的臉上頓時露出

  疼痛的表情。小嘴緊閉,卻是依然一聲不吭。男人左手毫不留力的繼續揉捏著,

  手指更是不斷變換動作,使勁地掐捏著少女的乳根,不過兩三個呼吸之間,少女

  的柔軟右乳上已經可見到幾抹青痕,同時一抹陰冷的笑意卻開始逐漸在矮個男子

  嘴角拉了出來。

  正在這時,女修士聲音傳了過來:「丘大師且慢!有情況!」語氣中卻似乎

  有幾分詫異和慌亂。

  矮個男子有些不爽的隨著女修士的目光望去,天空中一個黑點擴大,擴大,

  逐漸變得清晰。一股強烈的威壓也隨之湧來,幾欲使人喘不過氣。

  「風生獸!」中年男子神情凝重的低喝了一聲。

  一個狀若豹子的巨大青色怪物騰風而至,瞬息間已出現在衆人上空中,怪物

  頭頂發出淡淡的藍光,背后的鬃毛卻是黃亮亮的,把青色的皮膚映得更加分明。

  怪物身上橫騎著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只見她上身穿素藍色羅衫,肩上隨意

  搭著一件杏黃色小披肩,腰間寬大的白色修紋裙長及腳下。秀麗端庄的臉上還挂

  著微微的淺笑,柔亮的潤澤雙眼包含無窮的意境,不但有著仙子般的氣質,也包

  含著女神般的雍容。

  那似乎名爲風生獸的怪物把頭一擺,低沈的吼了一聲,一股熾熱的氣浪迎面

  向山下衆人撲來。

  女修士迅速撐起一把豔麗的光傘,紅黃藍三色神光迅速散開,將衆人保護在

  神光內。

  神光氣浪「噗」一接觸,雙方各自消散!

  而正這一霎那功夫,那矮個的丘大師已經放下赤裸的少女,和其余兩人一起

  退出十余丈距離。

  風生獸降落在赤裸少女身畔。上面仙子般的女子輕緩的下地,單腳蹲了下來,

  右手輕輕的撫上了赤裸少女的秀發,愛憐的說道:「蓓兒,你受苦了。」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來的可是東海琉璃境的人?」

  女子對對面說的話毫不理會,只顧繼續輕柔的對蓓兒娓娓道來:「他臨走之

  前,我受他所托,在大夏境內,一定要護得你周全。本來一切尚好,變數皆在我

  掌握,然而不想因我一個疏忽,卻讓他們搶先下手,被蔽了卜算玄機而茫然未覺。

  等我發現不妥之時,已是遲了不少時間。還好他早有準備,留有精氣血脈以爲憑

  引,用之及時趕來,才沒釀成大錯。」

  中年男子本身對女子來曆之處頗有忌憚,但如今見女子對他所說完全不理,

  也不由得怒從心生,右手探入袖中,摸出幾顆金光閃閃的珠子,「再不說話,別

  怪我們不客氣了。」

  蓓兒咬著牙,幾顆淚珠再也忍受不住的滾了出來,蒼白的嘴唇微微動了一動,

  「姐姐……」女子卻右手輕輕擺了擺,對依舊垂淚欲滴的蓓兒笑了一笑,「別急,

  我先替你收拾了他們再說。」蓓兒還欲再說,女子兩根纖指已經碰上了蓓兒嘴上:

  「我都知道,十二正道,還不放在我的眼里!」說完最后兩字,原本溫柔的眼光,

  在掃過小蓓赤裸的胴體時,已瞬間閃過了一絲厲色。

  說罷女子已經站起身來,將小蓓護在身后,朝懷中輕輕摸出一張白色的手帕,

  揚手一抛,飛入半空,發出數道五顔六色的光束。接著三道較粗的光束垂直落在

  地面,迅速站起一個全身金光閃閃的巨人——黃金力士!

  「去!」女子一聲命下,黃金力士迅速向面前三人逼去。

  中年男子眉頭一皺,「這位姑娘,這賤人已被天下同道共下的皓月追蹤令通

  緝,爲了這事,目前追蹤攔截人馬何止千萬,就是折損在這賤人手上的兄弟,也

  超過兩位數,現今好不容易逼得她山窮水盡,我等自是必須帶回,請姑娘切莫節

  外生枝!」

  女子聽得中年男子口口聲聲將蓓兒喊做賤人,一直都盈盈的笑臉都忍不住挂

  了下來,「皓月追蹤令。好厲害的樣子。我還真的怕了。哼哼,那麽說不得,只

  好滅了你們之口,免得今后也象蒼蠅一樣一路追蹤上我,也是難纏。」

  中年男子聽了神色一變。此時黃金力士已經逼近身前。黃金力士雖然在仙家

  屬于干雜活的苦役類存在,但好歹也是位列仙班。中年男子自然不敢怠慢,將手

  中金珠一揚,三顆金珠飛速向黃金力士打去。

  中年男子所扔出的乃是自身性命修煉的定魂珠,一切神魔神仙中之皆動彈不

  得。只聽啪啪啪三聲,定魂珠已打入黃金力士身上,黃金力士雄偉的身軀晃了一

  晃,卻依然繼續沖來,但速度已經慢下很多。

  中年男子一見,右手一豎,口中默念法訣,遙控著定魂珠使其加力,終于黃

  金力士身軀動作開始僵化,動作已經慢如蝸牛。

  矮個男子此時已經挂回長劍,不知何時已換拔出一只釘耙,準備繞過黃金力

  士,惡狠狠的向女子打去。

  黃金力士被定住,女子臉上訝色一閃而過,又已恢複了盈盈的笑意,手中似

  乎隨意變換了一個動作,還半空中漂浮著的白色手帕突然暴起白色的強光,白得

  耀眼。接著,數道強光化作三路,開始直接向地面兩男一女直接砸下。

  女修士立即再次撐起那把豔麗的光傘,三原色彩光立即散開,意圖擋住飛射

  下來的強光,聲音卻帶了幾分驚恐:「不好,那是八卦云光帕!」

  強光直射而下!繞在一邊的矮個男子距離較遠,看到光束已經接近頭頂,只

  好下意識把釘耙舉起,硬著頭皮聚氣迎上。卻哪里頂得住絲毫,很快幾道強光沒

  入軀體,再從另一側穿出沒入地平,幾個血洞對穿透亮,鮮血淋淋,接著撲通一

  聲倒在了地上。

  女修士的傘散發的三色光頂了強光幾個回合后也再也支撐不住,甚至有兩道

  強光直接破開了女修士的光傘,傘下女修士已是臉色大變,大汗淋淋。趕忙繼續

  催動真力勉力支撐。

  此時,風輕云淡的女子笑聲才從前面飄來:「錯了,這是小成云光帕,可比

  你說得那個還要強上不少呢。」

  強光繼續射下,中年男子自知已是生死關頭,「哈」的一聲,不再鎖住黃金

  力士,將手上剩余金珠盡數向女子打去。五顆金珠全數快速向女子飛去,另有一

  顆卻走出一個弧線,目標竟然是女子身后的蓓兒。

  女子恍若未覺,似乎隨意的揮手一揚,幾道絢麗的色彩從手上飛出,面前五

  顆金珠頓時全部落下。而打向蓓兒的那顆卻被小成云光帕發出的一道強光擊中,

  直接爆裂。

  中年男子「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自身性命修煉法寶被破,功力已然

  大損。一下萎倒在地。眼看天上強光此時已經把女修士的三原色彩光逼得越來越

  緊,已無暇再籠罩著自己,緊接著數道強光就直接從自身中穿過!

  中年男子二目圓瞪,就此殁命。

  唯一剩下的女修士傘上已經布滿破洞,全靠一點氣勁彌補。也不知還能支撐

  幾時。

  而傘下女修士已是臉如死灰,嘴角也已經溢出鮮血,顯然功力大損,自己法

  傘被破,自知早晚也是必死無疑,強光卻在此時停了下來。

  女修士還未從絕望中回過神來,溫和的女聲又從前面傳了過來:「把身上衣

  服全脫了。」

  女修士聽了,面上充滿了詫異,警覺的盯了盯面前如仙女般美貌的女子,眼

  中閃過幾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不想動手是麽?黃金力士,幫她把衣服全脫了。」

  看著高大雄壯的黃金力士就要沖自己走來,女修士大聲叫道:「別,別!我

  自己脫!」能暫時保命自然比其他什麽都強,看著前不久還生龍活虎的同伴轉瞬

  已經殁命在面前女子手下,自身法器又被破,女修士實在再無一絲傲氣。爲了證

  明自己已經屈服,立馬把手向自己腰帶結處伸去,快速的解開著。

  「不,不知道仙女姐姐喜歡怎麽玩兒?奴家,對……這個可不是太會……」

  女修士低低的古怪聲音傳了出來。

  女子聽了,只是依然笑盈盈的盯著,卻是不答。蓓兒此時已經從女子身后站

  了起來,心中倒是約莫猜中幾分,對女子更是感激。

  女子轉身摸出一顆黑色晶瑩的小石頭,石頭上隱約可以感覺明顯的魔力波動。

  是能瞬間快速補充魔力的米索里精華!

  蓓兒的眼神不由得充滿了饑渴。

  「你身上魔力幾乎耗盡了,」女子把手遞向蓓兒,「這個本來就是他教了鑒

  定的我方法,讓我給你找的,這東西雖然罕見,我們這幾乎沒人會用,但他卻說

  這是你最喜歡的東西。叫我尋材寶時一定留意。可惜我也只得這一顆。」

  蓓兒伸手結果米索里精華,雙手緊緊的握在胸前,豐滿的乳房都給雙臂壓得

  扁平,雙眼已被一片濕霧朦胧「謝謝姐姐!」接著嬌軀一低,已經就地雙腳跪坐,

  雙手捧著米索里精華貼在胸前,默默開始運功吸取起來。

  這時女修士已經把身上衣衫全數除下,只余一件貼身小衣圍在胯間,胸前奶

  子雖然不大,卻也是良好的正圓形態,腰肢纖細,大腿豐滿,雖然容貌不是上等

  佳色,但此情景下也已注滿無窮的誘惑。

  接著女修士怯生生的聲音傳來:「仙女姐姐……可以了嗎?」

  女子望了她一眼,點頭道:「可以了,你就呆在那別亂動,黃金力士給我把

  她衣服都取來。」

  女修士聽了,原來只是要她衣物,不是,不是要她那樣。想到此處,暗中輕

  呸一聲,長長舒了口氣,再瞟了眼前仙女般女子一眼,也不知怎的,心中似乎還

  有一分失落,同時一抹绯紅卻已在臉頰升起。

  不過片刻功夫,蓓兒已經重新站了起來,眼中重新恢複了閃亮的光彩,而剛

  才的黑色小石頭已然不見。蓓兒一邊伸手接過女子遞來的衣物開始悉悉索索的快

  速穿上,一邊卻道:「姐姐,此地不宜久留。我現已完全恢複,我們還是速速離

  開吧。」

  女子輕輕搖了搖頭:「不,我還得在此替你善后。這一路過來,追你的人可

  還不少。」

  蓓兒急道:「他們人多勢衆,而且此中不乏真正的高手,我們何必與之硬拼?」

  女子依然溫和的說道:「由此往西直去幾十里,就是大夏界限了。他們一定

  在界限附近還布有不少人手,你直接闖去,一旦被糾纏下來,一定更難脫身。而

  我陪你一起硬闖,也實非上策。而且目標太過明顯,把周圍的一衆小丑全吸引了

  過來,我雖倒不怕,但對你脫身並無好處,萬一果真來了高手,倒反而可能會陷

  入不利。而早先你在此施法的異變,加之剛才擊倒的幾人斷了音訊,不如把這些

  都加以利用,一定會吸引更多的人前來查看。」

  女子眼中充滿了關愛,看著蓓兒已經穿好衣衫:「去吧。等你走后,我會繼

  續把這里聲勢做大,到時候你就更容易沖出界限了。」

  接著女子在蓓兒身上一劃,笑眯眯的眼里充滿了自然。「你不搞出太大動靜

  的話,這道隱身咒可以幫你在兩個時辰內不被一般修者察覺。」

  「姐姐那樣可你……」蓓兒還帶著幾分不甘。

  「別擔心姐姐,姐姐沒那麽脆弱的。乖哦。哦對了!」女子說罷又從腰側百

  寶囊中拿出一個包袱,遞給蓓兒,「拿著,里面基本是對你有用的東西,還有,」

  女子略有深意的盯了蓓兒一眼,「他給的東西也在里面,去吧!」

  蓓兒雖知這樣等于將自身大半的凶險盡數轉移給了眼前女子,而該女子也明

  顯屬于「皓月追蹤令」上的重要人物,這份心意豈能無動于衷。但卻心知女子心

  意已決,扭扭捏捏反而白廢了一番苦心,也不再多言,口中默默爲自己套了一個

  風之防護、風之疾走,雙眼含淚道:「姐姐保重,后會有期!」言罷不再回頭,

  快速向西方奔去。

  此時,東邊天邊,在朝陽的輝射下面,隱約又出現了十數個黑點,御劍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