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聖元仙門

  齊元國以北千裏,山川密林遍布,猛虎兇獸出沒,是乃最爲熟絡的獵人,都

  不敢輕易涉險的一處要地。

  然而也就是在這處群山的深處,卻盤踞著世俗人稱三門五宗的絕世仙門,聖

  元門!

  今日又到三月十三,春意初來,同樣也是聖元門三年一次的招收大會。

  這一日,不論是否齊元國內,周遭郡縣,但凡有能力在日出前到達聖元門山

  腳下,並成功接受考驗者,都可以直接進入聖元門外門接受考驗,成爲聖元門外

  門弟子,而若是體內擁有仙根者,更是可以被收爲內門弟子,成仙不死,擁有無

  上神通。

  早在半月前,便陸續有人趕至聖元山下盤踞等待,加上這些天慕名而來之人,

  天亮之前,聖元門山下等待之人,竟有數萬余許。

  日出剛至,伴著一聲悠遠古鍾聲響從山頂響起,在衆人驚慕的眼神中,一名

  身穿白袍,手拿浮塵的白發老人竟從空中徐徐飄落,他腳下踩著縹緲雲煙,卻是

  和神話中的神仙模樣相差無幾。

  「老朽聖元門二長老虛若,此次代表聖元門,感謝諸位不辭辛苦遠道而來。」

  只見那自稱虛若的老者唇齒未動分毫,卻將這清晰的話語傳遍了整個山谷,使得

  山下近萬余人全都聽到了聖元門客氣的致辭。

  虛若目光掃過山下衆人,接著說道:「本次招收大會和往年一致,那麼就此

  開始……」伴隨著聲音落下,虛若右手握著的浮塵向前揮出,頓時,萬縷青煙憑

  空而化,在空中揮騰飛舞,隨即又有如活物一般,向著山下衆人飛去。

  就在山下衆人驚慌之際,虛若淡然的聲音再次適時響起,「衆位不必驚慌,

  此乃仙靈之氣,入體有延年益壽之效,而若是掌心現有黑白印記者,其後可隨我

  接引弟子入外門接受考驗……」

  聲音還未落下,虛若已經在空中化爲一縷白光,重新歸入了雲中。

  當衆人還在感受體內微妙變化之際,聖元門山頂,十幾只仙鶴背坐著十幾名

  青袍青年,緩緩降落在了大家面前。

  率先的一名道童當即開口說道:「請掌心有黑白印記者自行入我外門考驗,

  其他衆人可自行離開……」

  在聖元門的巨大威儀之下,一切似乎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

  聖元門所屬大山共有十八座,每座高達百丈有余,大山相連,其中共可分爲

  三層。

  最外層十三座大山乃爲外門山,其中共居有外門弟子兩千余人,外門中人大

  多修煉內家心法,並負責處理聖元門世俗之事。

  中層大山共有五座,則爲聖元門內門,這其中弟子不過五百余人,可門內隨

  意一人下山,皆都可稱之爲武林一等高手。內門弟子大多身具仙根,雖然資質不

  等,但卻可以真正修煉到所謂的仙家功法,並可服用聖元丹,提升修爲,享凡人

  所不能享的福報。

  而真正的聖元門,據說隱藏在雲霧之中,這其中弟子雖不過三百余人,卻人

  人擁有呼風喚雨,長生不老的神通,可以被世俗真正稱之爲——仙。

  ????????????????———————————

  「若雨師妹,你看,這裏可就是我們聖元門內門所屬啦。」

  聖元門內門之外,一名穿著灰色長袍,年級四十左右的男子一臉殷切的對著

  身後的女子介紹道:「聖元門門規森嚴,外門弟子除非擁有外門長老的手諭,否

  則不可進入我們內門,當然啦,你可以放心,我們內門弟子卻是可以隨意出入外

  門之中。」

  被稱爲若雨的女子同樣身著一襲灰袍,然而這普通的衣服在她穿來,卻盡顯

  美麗。

  修身的長袍勾勒出一副近乎完美的曲線,如玉般的臉頰,透著幾分淺淺的殷

  紅。烏黑長發簡單的披在身後,女孩看起來也不過十六、七歲的模樣,可是那一

  雙靈動的雙眸,卻仿佛透露靈氣一般,引人無限遐想。

  若雨微微染著薰紅色的朱唇輕啓,聲音調皮的答道:「多謝顧師兄啦,不過

  我們內門弟子可以隨便下山回家嗎?」

  顧師兄聞言當即耐心的解釋道:「那可不行,若雨師妹你雖貴爲齊元國公主,

  不過從今日開始便是聖元門內門弟子了,我們內門弟子身著灰袍,雖可隨意出入

  外門,不過若是下山卻是還得向執事長老彙報才行,師妹你體內仙根雖有三等,

  不過卻也得加緊修習,爭取早日進入上面才是啊。」說著,顧師兄眼神偷偷上瞟,

  卻是意有所指。

  「嘻嘻,顧師兄說得是,以後在內門裏還要請師兄多多指點若雨才是啦。」

  若雨甜甜一笑,兩個淺淺酒窩露出,頓時驚豔無比。

  顧不咕受此稱贊,心中一陣竊喜,當即笑道:「哈哈,好說好說,我進入內

  門二十余年,修爲雖不過練氣四層,但是內門煉丹長老卻是我的長叔,將來若是

  師妹若有任何請求,我顧不咕自願爲師妹效犬馬之勞。」

  「嘻嘻,那若雨就提前謝過顧師兄了。」若雨輕輕頓首,不經意間臉上露出

  一抹嫣紅,更是看得顧不咕心神亂跳,狂咽口水。

  「媽的,這小娘子年歲不過十七,竟長得如此魅惑,若不是她貴爲齊元國的

  三公主,我今晚就想辦法把她給幹了。」顧不咕心中不無惡意的想到,仗著他親

  叔是外門煉丹長老的關係,這二十多年來,他早就暗地裏睡了幾百個外門女弟子。

  而今天,顧不咕更是自詡走運,竟然被幸運的指派爲了新晉內門弟子的接引使。

  在賄賂了幾個執事的內門弟子之後,顧不咕輕松拿到了剛加入聖元門內門新

  弟子的資料,而玄若雨,作爲齊雲國當朝三公主,體內更是具備有三等仙根,這

  等百裏無一的過人資質,當時便被他暗中盯上。

  要知道,仙根共分爲六等,除去第六等的僞仙根外,只要具備五等仙根以上

  資質者,便可進入聖元門內門進行修習。

  他顧不咕也不過是剛達到五等仙根的墊底資質而已,在其親叔大量的丹藥幫

  助下,修習二十余年,才堪堪達到練氣四層,此生若無其他機遇,恐怕這輩子都

  無緣築基,更別談進入真正的聖元門之中,享受成仙的樂趣了。

  而玄若雨的及時出現,卻好像點亮了顧不咕內心的一盞明燈,給了他再次成

  仙的機會……

  三等仙根,便是在內門之中也屬資質上等者,只要玄若雨心智堅定,加上丹

  藥充足,顧不咕完全相信,她能在十年之內便可達到築基修爲,到時候只要通過

  內門比試,便可加入真正的聖元門,修習到傳說中的絕世仙典。

  而他要做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把玄若雨給控制,並使用一種禁忌的術法,

  偷偷竊取玄若雨體內的靈氣,只要假以時日,顧不咕完全相信,面前這個相貌和

  資質都屬上等的佳人,遲早會變成他自己的禁臠。

  想到這裏,顧不咕難免心中急切,不過臉上卻裝作和氣的道:「若雨師妹,

  不如我先帶你去丹房找我長叔領取丹藥吧,你仙根上等,還是抓緊時日修煉爲好。」

  「好呀,我在皇宮裏就聽說過聖元門的丹藥啦,顧師兄要多結束幾種彈藥給

  我才行。」玄若雨撲閃著兩個大眼睛,一臉期待的看著顧不咕,那充滿靈氣的雙

  眼就好像兩顆真正的仙丹一般,差點把顧不咕的魂魄都給吸了進去。

  「哈哈,師妹我告訴你啊,我長叔所煉丹藥,便是內門弟子不可或缺的修習

  寶物啊,你且聽我細細道來……」顧不咕受此稱贊,當下喜形於色,卻是一邊向

  著玄若雨介紹,一邊領著她向丹房走去。

  ……

  「師妹,你剛才已經拿到我們內門弟子修習的心法,卻不知內門弟子除平日

  修習功法外,每月還可在丹房領取五枚下品黃元丹,每日修習功法前含服一枚於

  舌下,修習所得靈氣可事半功倍啊。」

  聽著顧不咕的介紹,玄若雨看著掌心剛剛領取的五枚黃元丹,這每一顆丹藥

  才不過米粒大小,不過卻透露著一股幽靜的淡淡清香。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怎麼都不會相信,這小小的一枚黃元丹,卻是輔助人修

  習所不可或缺的寶物。

  看著手心的丹藥,玄若雨當即嘟起了嘴巴,有些不滿的道:「哼,師兄你長

  叔可真小氣,居然一個月才給我5枚黃元丹。」

  顧不咕雖然滿臉汗顔,卻依舊耐著性子繼續解釋說道:「師妹你有所不知啊,

  我聖元門雖地大物博,但是這丹藥也不是憑空捏造而來。煉丹需有百年以上的幾

  味藥草,或是世間奇珍異寶才可得之,聖元門內門弟子五百有余,但內門煉丹長

  老卻不過二位,除去日常修習之外,外門弟子每五年只可有一枚黃元丹領取,我

  內門弟子每月可領五枚黃元丹,已是大大的不易了啊。」說著,顧不咕語氣一轉,

  接著道:「不過……看在師妹和我交好的份上,回去之後,我會給我長叔美言幾

  句,今後讓師妹每月可領取十枚黃元丹便是。」

  「嘻嘻,那我就先謝謝師兄啦。」玄若雨眉目一動,頓時收起了手中的黃元

  丹,說著便要向顧不咕行禮。

  「無妨無妨……」顧不咕說著,卻是趁機伸出了雙手,故意托住了玄若雨纖

  細的雙臂,入手之處,只感一片柔滑,就好像摸著塊溫暖的細膩美玉一般,一時

  之間,顧不咕竟然癡了。

  「師兄……」玄若雨嚶嚀一聲,從未被男人觸摸過的身子一時僵住,眉目之

  間竟是浮動了幾分春意,更是羞得低下了臉,好不動人。

  「啊,哈哈哈,師妹小小年紀便如此美豔,師兄我一時失了神,哈哈……」

  回過神來的顧不咕當即放開了玄若雨軟弱無故的雙臂,他小腹之中雖有一股邪火

  躁動,不過爲了築基的大計,他卻是必須在玄若雨面前裝出一副老實人的模樣才

  行。

  出乎顧不咕預料的是,玄若雨竟很快收斂了臉上嬌羞的模樣,她突然歎了口

  氣,留下一臉蒙蔽的顧不咕,向前邁初幾步,小臉略帶幾分哀愁的道:「唉……

  大家都以爲成仙很好,可是等到成仙,都不知道要等幾十年了……」

  「師妹言重了,師妹可是三等仙根,不過十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築基,真

  正修習到聖元門的絕世仙典!」顧不咕看著玄若雨動人的背影,嘴上雖正然的說

  著,但心中卻想:「小娘子,再等一月,等你服食了我精心調配的黃元丹,嘿嘿

  嘿……」

  「十年……要等十年啊……」玄若雨輕輕自語,看著面前重疊交錯的大山,

  那一雙靈動的眸子竟意外的顯得有些失落。

  顧不咕雖聽到玄若雨的自語,卻沒有完全當一回事,只當她是乏了,當下靈

  機一動,率先開口說道:「啊,若雨師妹可是感到累了,不如師兄這就帶你前往

  你的住處,先好好休息一番。」

  「好吧,那就又有勞師兄了。」玄若雨嬉笑著卻是已經收斂起了那副失落的

  模樣,她回過身來,一臉甜甜的笑意。

  正在這時,山路階梯的拐角處,一位身著白袍的老人拿著一捧竹掃把,忽然

  出現在了玄若雨的視線中。

  玄若雨目光閃爍,當看清石階上掃地之人的身影之時,她朱唇張開,有些不

  敢置信的驚異問道:「啊,顧師兄,那個……那個……」

  「啊?」顧不咕好奇轉身,當他看到山路階梯掃地人的背影時,臉上的表情

  頓時變得有些奇怪。

  要知道,聖元門門規森嚴,外門弟子全部身穿黑色長袍,便是外門長老,也

  通常由年級較大的內門弟子擔任,同樣身著黑色長袍,不過在其袖口處,縫有灰

  色長邊,用於識別長老身份而已。

  而內門弟子,便全部身穿灰色長袍,在其袖口處,同樣縫有青色長邊,用於

  識別內門長老身份。

  而青色長袍,便是只有聖元門真傳弟子,只有達到築基修爲,並且年歲在八

  十以下,又或是尚具有成仙潛力者方可穿著,青衣弟子若是年歲已高,或是自主

  辭去弟子修爲,修爲低下者,便會送至內門擔任要職,而顧不咕的長叔,便是因

  爲年歲已高,從那青衣弟子退下而居。

  而白衣長袍,便是聖元門絕對身份的象征。

  那一早在衆人面前現身的虛若長老,便是聖元門八大長老之一,也是真正翻

  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大神通者。但凡在聖元門內身穿白袍者,莫不是具有大修爲,

  大神通的能人。

  也難怪玄若雨看到這白袍老人的身影如此驚異,便是在齊元國內坐鎮的仙師,

  也不過是聖元門的青衣而已,乍一看到這一名身穿白袍的老人手拿竹掃把在石階

  上掃地,便是誰看到了也會大爲吃驚。

  「顧師兄,這是門派中的大長老吧?他老人家怎麼會拿著掃把在這裏掃地呀?」

  玄若雨美目忽閃,她目光緊緊盯著正在石階上掃地的白袍身影,聲音壓低,輕輕

  向著顧不咕開口問道。

  顧不咕面色怪異,當即說道:「唉,你第一天進入內門,也難怪如此,當初

  我第一次進入內門看到他時,差點就向他行跪拜大禮了啊。」

  「啊?門派不是規定所有弟子見白袍長老都要行跪拜大禮嗎?難道他是冒充

  的?」玄若雨眼眸轉動,不解的問道。

  「噓,你小聲點,聖元門裏哪有敢冒充白袍長老的家夥啊。」顧不咕背後被

  玄若雨的話嚇出一聲冷汗,不過當他看到玄若雨目光始終不離那白袍身影之時,

  竟然莫名升起一股邪火,當下也大膽的朝著白袍身影怒吼道:「老不死的家夥,

  趕緊給我滾開!」

  石階上掃地的白袍身影聽到顧不咕的怒罵,竟沒有絲毫的生氣,只見他拿起

  手中的竹掃把,蹣跚著向一旁走去。

  玄若雨也是被顧不咕的行爲驚得捂住了小嘴,不過當她看到白袍身影蹣跚離

  去的時候,更是對這人的身份起了強烈的好奇,也難怪顧不咕的膽子這麼大了,

  這人雖然穿著一身長老的白袍,可是看那一頭白發,滿臉皺紋的模樣,這分明就

  是一個行將就木,都快要老死了的人了。

  顧不咕沒好氣的撇了撇嘴,開口解釋道:「師妹啊,那家夥根本就不是什麼

  白袍長老,他早年不過是世俗中一名武林高手,意外救助了派中一名內門弟子,

  並且身負重傷,後來那名內門弟子在機緣巧合之下,竟然成爲了青衣真傳弟子,

  並且被門派長老點撥,經過百年苦修,成爲了我聖元門白袍長老之一,爲感謝這

  家夥的救命之恩,那名白袍長老便將他安置在內門之中,以白袍長老身份相待。」

  玄若雨聞言眨巴眨巴雙眼,接著道:「那你師兄你剛才爲什麼要兇他呢?」

  「這個老不死的,在當年便受了極重的內傷,若不是那位白袍長老這些年來

  一直用體內真氣爲他續命,這家夥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經死了。」顧不咕滿臉不岔

  的接著說道,「師妹你有所不知啊,這老家夥五髒俱碎,該死不死,尤其是這十

  幾年來,每天都得食用一枚玄元丹續命啊!」

  玄若雨美目之中充滿震驚,聲音顫抖的道:「啊?……就……就是真傳弟子

  才能吃到的玄元丹?」

  「正是如此,沒想到師妹你竟然知道玄元丹……」顧不咕有些意外,隨機他

  想到玄若雨的身份,當即釋然了。

  「我也是聽到皇宮裏的仙師說的,恩……據說吃下玄元丹可助人伐毛洗髓,

  恩……好像還是天地靈氣彙聚的,普通人吃了可以祛除百病,還能延長壽命呢…

  …」玄若雨一邊撓著腦袋,一邊回想著自己兒時從仙師嘴中聽到的話,一臉呆萌

  的道。

  顧不咕聞言面色苦楚,心有不甘的說道:「師妹你卻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玄元丹乃是我聖元門白袍長老親自煉制的絕世仙丹,若是凡人服用,不過增長十

  年壽元而已,可若是被我們內門弟子服用,便是師兄這等五等仙根,不過一年,

  也便可進入築基修爲啊!」

  玄若雨這才知道玄元丹的逆天功效,轉念一想,她這才小心的問道:「那他

  …他到底吃了多少玄元丹了?」

  「自我入門開始,便聽聞過去師兄說起,說起來……恐怕至少也吃了三十年

  了吧……」顧不咕想起那些被老不死吃掉的玄元丹,可謂痛心疾首,整張臉看起

  來就好像生吞了一只老癩蛤蟆一般。

  「其他的長老和弟子就沒有意見嗎?」

  「唉,你有所不知,被他救下的那名白袍長老便是負責門派中煉丹的虛丹長

  老,他老人家自己煉丹給自己的救命恩人吃,其他白袍長老都沒有意見,其他弟

  子又怎麼敢有意見呢……」

  玄若雨雙眼轉動,繼續追問:「可是……這麼多的玄元丹,就不會有別的人

  去他那搶嗎?」

  「師妹切不敢如此說話!」顧不咕面色大變,再環顧四周確認無人之後,這

  才小心的道:「那家夥雖然只是凡人,不過終究是白袍長老的救命恩人,平日裏

  師兄弟雖然對他言語不和,不過那也只是私下的,這老家夥不計較而已,若是真

  的出了什麼事被白袍長老得知,我們這些平日裏欺負他的人可都得魂飛魄散啊!」

  「嘻嘻,師兄你放心啦,我剛才只是開玩笑的。」玄若雨甜甜一笑,看起來

  似乎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顧不咕悄悄松了口氣,對這個說話大大咧咧,古靈精怪的公主似乎有些架不

  住一般,他無奈的道:「如此就好,不過好在那老家夥也活不了多久了,玄元丹

  雖然神奇,不過對凡人的效果終究有效,何況這家夥久病纏身,即使靠著玄元丹

  吊命,恐怕也沒幾天好活了。」

  玄若雨靈機一動,再次問道,「顧師兄,那他每月也會去丹房領取玄元丹嗎?」

  「那倒不是,玄元丹這種高級的東西,就連我叔每個月都只能領取十顆而已,

  又怎麼會在內門丹房裏呢,聽說虛丹長老每次在閉關前都會派座下弟子將玄元丹

  送到這老家夥那裏去,哎,說起來,昨天晚些時分就看到一位青衣師兄下山了呢

  ……」顧不咕在前領路漫不經心的說著,說著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嚇得連忙轉

  身,緊張的看著玄若雨,有些結巴的問道:「師妹……你……你問這個幹嘛啊?」

  「啊,我只是好奇而已啦,嘻嘻,顧師兄,你再給我講些門派中其他有趣的

  事吧。」玄若雨調皮眨了眨眼,就好像小孩子對大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一樣。

  「啊,那就好,師妹你可千萬別對他動什麼歪腦筋啊,不然若是惹得虛丹長

  老升起,別說你和我了,就連整個齊元國都得給那個老不死的陪葬……」

  顧不咕不疑有他,當即繼續領著玄若雨向石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