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擎天峰。

  ??剛剛入了春的季節,擎天峰別有一番韻味,層巒疊翠之中的別云觀,就是我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

  ??師父南昊蒼在三十年前一劍誅幽冥,名揚江湖。卻在風頭正盛之時攜妻子南宮婉儀歸隱山林,消失于江湖,無人知其原因。

  ??

  ??我自幼跟隨師父修行,可無奈天資平平,身體孱弱,修不了厲害的法門,師父只傳我一道清心訣修身養性。但是我的師姐司徒皓月卻天資聰穎,身法伶俐,年方二十就已邁入劍師境界。師父說她是百年不遇的玲珑體,一點即通,三十歲之前有望越過大劍師,步入劍聖之列。

  ??別云觀除了幾個下人之外,只有我們師徒四人。按青州的規矩,弟子年過十六便要每年下山曆練。我雖兩年前就已滿十六,但武藝平平,體內更是毫無真氣,下了山連普通的練家子都打不過,師娘怕我遭遇危險不能自保,便讓我一直在山中修習,無論我怎麽苦苦哀求,師父從不讓我下山,只告訴我待我十八歲,便傳我功法,讓我下山。我只得等每次師姐外出曆練歸來聽她和我說些外面的世界。

  ??這天是師姐外出曆練回來的日子,我早早吃了飯就爬到了小神峰等候師姐。山上的風光無比壯闊,可對于這些景兒,我早已見怪不怪,任誰十幾年如一日的在一個地方生活難免心生厭倦。我每天只盼著我十八歲生日那天趕快到來,好出去見識一下花花世界。

  ??

  ??在我到了不到半個時辰,天空上突然閃來一道劍光,我抬頭遠遠的看到一妙齡女子御劍而來。“師姐!!!”,我情不自禁的向師姐揮舞著雙手。

  ??師姐著一身白紗,頭發高高挽起,自幼修行使得她身材凹凸有致,迎著風兒,一身白紗緊緊的貼著身體,勾勒出一副完美的曲線。遠遠望去,美豔不可方物,而劍師境界給她帶來的無比強大的氣場讓她顯得如仙女一般不可侵犯。

  ??師姐也看到了我,掐了一下劍訣,速度陡然提升,兩息之間就已到了小神峰。待到師姐剛收了劍,我便急不可耐的跑去,一把抱住了師姐。由于師姐身材高挑,我剛好埋在了師姐的雙峰之間。師姐俏臉微紅,緩緩說道“怎麽還是跟小孩子一樣,我給你帶了幾身衣物,等會你試下合不合身”

  ??我在師姐的懷里點點頭,我們在小神峰說了好久的話。直到傍晚,我們才緩緩的下山。

  ??師父師娘早已在別云觀等候多時,看到我們回來。師娘便迎過來抱住了師姐,師娘雖已年滿四十,但保養的極好,用不敬的話說就是豐乳肥臀,一舉一動惹人心中邪念不斷。若不是我自幼修習清心訣,難免會做出逾越之事。師娘雖然以前是富貴人家的大家閨秀,但跟隨師父多年,也早已邁入了念師境界。與劍師不同,念師極爲稀少,熟練的念師可操控人的心神。就算是劍神境界,見到念師也要恭恭敬敬。

  ??這邊兩個尤物抱在一起,兩對肉球相互碰撞,師娘渾圓的臀部正對著我,看得我心中火熱不已,胯下不覺間已起了反應。我連忙運起清心訣,才慢慢冷靜下來。我把頭轉向別處,卻看到師父正在看著我若有所思。我臉一紅,心想剛才的丑態肯定被師父發現了,忙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回去的路上,師娘挽著師姐的手走在前面說說笑笑,不時傳出幾聲嬌笑。我跟師父卻在后面一言不發,師父是因爲本就少言寡語,而我是因爲剛才的事情心虛。

  ??回到觀內,下人早已備好了酒菜,我們四人剛一落座,師姐環顧四周,確定了周圍無人后,玉手一揮,房門就被帶起。師娘看師姐臉色凝重,忙問:“月兒,怎麽了,是這次下山遇到了什麽事麽”師姐點點頭,看向師父說道:“師父,幽冥又有了動靜”

  ??幽冥乃至邪之物,每次現世必要禍亂人間,生靈塗炭。我聽師父說過,雖然三十年前他已劍神巅峰之境強行驅動誅神劍斬了幽冥,卻一身功力損失過半,今年師父雖然才年滿四十五,可已是白發蒼蒼,如老叟一般。可見三十年前那劍雖然斬了幽冥,卻也給師父帶來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南海的冰川開始龜裂,西域的毒蟲也已複生,種種的迹象表明幽冥兩年之內必要現世。師姐有些不安的說完了這些異象。可師父卻一臉平靜,他點了點頭示意我們先吃飯。“不必驚慌,膳后你倆隨我去敬師堂。”我剛開始也跟師姐一樣有些不安,但師父的表現卻像是給我們吃了一顆定心丸,師姐也較之前平靜了許多,畢竟對于幽冥,誰也沒有我們面前這位老叟一般的人有發言權。

  ??和師姐去敬師堂的路上我安慰師姐:“沒關系,師父他老人家自有他的打算,誅魔本是我們分內之事,可惜我也幫不了忙。”師姐急忙說道:“你切不要妄自菲薄,你也說了師父自有他的打算,一個三十年前的劍神可不會收一個資質平平的人做徒弟。”我點點頭,心想我再有三日就已年滿十八,可還是手無縛雞之力,我自己都不明白師父爲什麽會收我做徒弟。

  ??我們到達敬師堂的時候師父師娘已經就坐,我和師姐剛要下跪行禮,師娘急忙攔道:“都已經成人了不必再行大禮。”我說:“師娘,我還有三天才滿十八呢”師娘愠道:“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師父敢不同意嗎”我看向師父,師父對我做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我跟師姐就只作了揖,相對而坐。

  ??師父輕咳兩聲:“牛兒,你也要年滿十八,有些事情是該讓你知道了”師父歎了口氣,緩緩的講了起來。

  ??我們歸一門代代單傳,從不參與江湖爭斗,以拯救天下蒼生爲己任。雖是大隱與江湖,但每逢弟子出世,必能一鳴驚人。六十年前你師祖以一人之力滅了御魂門,三十年前我在南海一劍斬幽冥,可惜我功力不夠,誅神劍也只使出了一半功力。幽冥雖被我重創沈于南海,但無奈氣息尚未決除,這十幾年我雖功力恢複大半,但我能感覺到幽冥也在成長,這次現世,必將比之前更加強大,也更加殘暴。

  ??我看了看師父,欲言又止。師父喝了口茶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麽,今天我就告訴你答案,你想問我你體內無半點真氣,爲何爲師要收你爲徒。”我點點頭,師父看了一眼師姐,道:”你並不是一無是處,相反,你就是我師父苦尋半生的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我不禁驚呼,師父繼續說道:”沒錯,赤子之心極爲特殊,需修習一套特別的功法,就是師父臨死前交由我的一本御魔決,此法霸道無比,練到巅峰可毀天滅地,視劍神念帝如蝼蟻。我雖參透了招式,但沒有赤子之心,終究無法習得。”

  ??“那還等什麽,師父,你趕快傳授與我吧!”久旱逢甘霖,這個消息對我連說簡直是喜從天降,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盡快修習,希望也能像師姐一樣御劍而行逍遙無比,我忙跪在師父跟前。

  ??“且慢!”師父捋了捋胡子,看向師姐,道:“月兒,你也來我跟前。”師姐與我並排跪在師父面前。“此功法太過逆天,你若要修習此道,必須要放棄一些執念,甚至有悖與世人的傳統道德”

  ??“什麽執念?”我看向師父,師父看了一眼師姐,“比如說你的師姐。”師姐在我旁邊低著頭,臉紅紅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麽。我滿臉疑惑,“師父,我沒明白你的意思。”

  ??“我剛才說歸一門向來代代單傳,爲何到了你這一代卻有你們二人?”我搖搖頭,師父接著說道:“你和你師姐的情愫我跟你師娘這些年都看在眼里,按常理來說,我早已應該將你師姐許配與你,但御魔訣的要素就在于,越想要得到,就越要失去,你若想修習御魔訣,就必須要忍受你師姐與別的男人交合,甚至,不止一個男人。“

  ??“什麽?!”我猛地站了起來,你的意思難道是……師娘點點頭,道:“你師姐的玲珑體,除了功法修習速度奇快以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一旦破身,嘗到了情愛的滋味,便會一發不可收,就算你師姐想要忠于你一人,也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師娘的意思我聽得明白,難道以后師姐要與無數男人交合,想到師姐那風姿灼月的身體要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嬌轉承合,我心中仿佛猶如一口石頭壓著,喘不出氣。而師姐跪在那邊,臉紅得仿佛要滴出水來,我心中一驚,爲什麽師姐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難道整個師門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

  ??“修習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誅魔更是如此,更別說你要誅的是一個百年來最強大的幽冥,你回去好好考慮,你若不修,爲師也能理解,可安排你與月兒擇日成婚。”

  ??我呆在原地站了良久,看著旁邊的師姐,我心中天人交戰。誅魔正道,是我從小以來的夢想,幽冥將要現世,兩年之內若尋不得破解之法天下將民不聊生,而師姐,又是待我最好之人。我曾無數次夢到過我與師姐成婚生子,而如今,朝思暮想的身體卻要拱手讓人……

  ??半個時辰后,我重新跪在師父跟前:“師父,弟子願意修習御魔訣,誅魔正道!”師父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可是……不知道師姐她……”我吞吞吐吐,師姐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檀口輕啓:“弟子願意助小師弟修習御魔訣。”我忙道:“可是……師姐……難道你要……”話還沒說完,師姐用手堵住了我的嘴,輕輕說道:“爲了天下蒼生,犧牲小我有何妨。”我看著師姐堅定的眼神,心中信念更加堅定。

  ??“不愧是赤子之心,好好好!”師父一揮手,一本書就靜靜懸浮在了我的身前。書面三個大字,御魔訣,通體泛著幽幽綠光,如果不是師父給的,我肯定以爲是本邪書。我剛要翻開,御魔訣卻像活了起來急速翻動,霎時間,源源不斷的心法湧入我的腦海,與其說讀書,更不如說像是這本書本就在我的記憶中,只是在這一刻忽然被喚醒。當書頁翻完之際,整本書竟緩緩化作了一柄長劍,我伸手去握,剛剛碰到,那把劍就忽然鑽入我的手臂,于此同時,我的手背忽然多了一個長劍模樣的刺青。我心念一動,劍就出現在我的手中。

  ??師父很滿意,說:“我只知道這本御魔訣會認主,沒想到它本身就是一柄劍,看來御魔訣已經完全認可你了。”

  ??“謝師父!”我和師姐恭恭敬敬的向師父叩了三個頭。師娘輕笑道:“月兒,你身爲玲珑體,作爲青牛的妻子也算般配,幽冥即將現世,我們時間緊迫,希望你們能從明天開始修煉,至于修煉的法子,明日你與牛兒來練功房,我跟你師父自會教予你們。”

  ??“弟子遵命!”我跟師姐答道。我們又向師娘行了禮,起身告退。

  ??我跟師姐的臥房僅一牆之隔,我回去之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麽也睡不著。我敲了兩下牆,這是我跟師姐的暗號,每次我晚上想找人說說話的時候都會如此。“師姐,恐怕以后要委屈你了。”我剛說完,師姐就在那邊應道:“以后不要叫我師姐了,叫我月兒。爲了師弟,月兒就算受再多的苦也不在乎,只求師弟能誅魔正道,我本是玲珑體,師娘說不會只滿足于一個男人……你修習御魔訣,月兒的身子不能給你……但除了月兒的身子,月兒的心,月兒的一切都是你的……”說道最后聲音已低不可聞,我心中大喜,我與師姐雖暗生情愫這麽多年,但一直都沒捅破最后那層窗戶紙,近日師姐與我這般表白,我自然是心花怒放,差點從床上跳了起來。夜已過半,我與師姐又說了些悄悄話便沈沈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剛出了屋門,一個下人就迎了過來。“二師兄,掌門和大師姐在練功房,喚小的來跟您過去請安。”我點點頭,向練功房走去。這個下人叫徐福,來山上的時候有些功夫,但在前幾年1因偷看師姐洗澡被師父廢去了武功。在師姐門前跪了一整夜乞求師姐原諒,師姐心軟,便攔著師父沒有把他趕下山去。

  ??待我剛到練功房,看到師娘和師姐不禁大吃一驚,師姐穿的雖然仍是一身白紗,但相比于平日里穿的更加大膽,我第一次看到了師姐半露的酥胸,不同于往日的長裙,這裙子短得剛剛蓋住臀部,露出了師姐潔白的雙腿,師姐看我看向她,不禁害羞的低下頭去。而師娘更加豪放,一身貼身旗袍,開叉開到了大腿根,露出了半個美臀,胸前更是別出心裁的剪開了一個口子,胸口大片雪白看得人目眩神迷。我一時間竟呆在原地。

  ??“咳咳”師父兩聲輕咳把我帶回現實,我看到師娘二人正捂著嘴偷笑,師娘暗罵一聲“呆子!沒出息”我嘿嘿一笑,說:“我只是沒想到師姐和師娘穿得如此……”“如此什麽?”師娘問,“是不是覺得我跟月兒今天穿得特別騷?”我又是一楞,沒想到師娘竟說出如此之語,驚訝之余又有一點興奮,下身已經搭起了帳篷。

  ??“因爲你的功法,你的月兒以后會穿得越來越騷,勾搭各種男人,你喜歡嗎?”師娘接著說道,我看向師姐,師姐也帶著詢問的目光看向了我,我想到師姐昨夜與我說的那些話,心中一橫,說道:“喜歡,我喜歡死了,我可從沒見過師姐穿成這個樣子,師姐今天可……可太美了……”

  ??師父看不下去我的豬哥臉,正色說道:“御魔訣,修的就是此道,所愛之人越是放蕩,功力精進速度就越加之快。你們不經人事,沒有經驗,今日喚你們前來,就是讓師娘教導你們如何修行。”

  ??難道師父要和師娘……,師父看透了我的想法,接著說:“不是我與你師娘,是你師娘與徐福。”

  ??“什麽?!”。我大吃一驚,忘了從剛才進門,徐福一直在后面站著,我回過頭一看,這小子口水都已經留了一地了。師娘接著師父說道:“你師父三十年前那一劍,身體損傷極大,有些事情已經力不從心,再加上他早些年研習御魔訣,我已于其他男子在你師父面前交歡無數次,你年齡小,以前不敢告訴你,現在終于可以做回自己了。”

  ??師父道:“你與月兒今天定要專心觀摩,對你們日后修習必有幫助。記住,欲火正盛之時清心訣與御魔訣交替運轉,幽冥現世之前你能提升多大,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師父轉向師娘,道:“婉儀,開始吧。”

  ????師娘嬌媚得白了師父一眼,站起身來,徐福趕忙走到跟前,師娘對著徐福道:“像你以前對奴家那樣,當著弟子的面羞辱奴家吧……”話音剛落,徐福就已如餓虎撲食搬從后邊抱住了師娘,兩只手不停在師娘的身上遊走。

  ??我自幼視師娘如親生母親一般,如今看她如此被人輕薄,按理說應該怒火中燒,可當我運起清心訣,只覺得興奮無比,身體充滿了力量,心中想著徐福更加過分一點才好。徐福這個色胚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不僅手上動作沒停下,嘴里更是迸出粗鄙之語:“騷貨,憋好久了吧,天天扭著屁股在院里晃,是不是這幾天老子沒操你騷逼想老子的雞巴了?”

  ??我剛要出口制止,仙子一般的師娘豈能容他這般羞辱,師娘卻給了我一個顔色,嬌媚的答道:“對啊,冤家,婉儀的騷逼每天都想著給福哥的大雞吧操呢,婉儀每天自慰時,腦子里想得可都是福哥哥的大雞吧。今天一定要好好滿足人家,誰讓人家的老公不中用呢。”原來師娘早已跟徐福通奸多次了,怪不得我晚上老是見到他在師父院里走動。我看向師父,師父竟卑躬屈膝得站在一旁,原來師父修習御魔訣早已染上了這樣的癖好。

  ??徐福吻向師娘,師娘竟不躲不避伸出舌頭與他親吻,徐福這邊享用的女神的小嘴,手上卻沒閑著,伸進師娘旗袍中,用力一解,師娘的旗袍就整個脫落,露出了誘人的胴體。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師娘的身子,沒想到如此美豔動人,心中的清心訣不免念得更快了。徐福低下頭,一只手握著師娘的酥胸,另一只手已經探了下去,伸進了師娘的亵褲,師娘被他摸得一聲嬌吟,仿佛渾身都沒了力氣,整個人癱在徐福的懷里。口中說道:“福哥……你摸的人家好爽……奶子要被你捏爆了……啊……手指也插進了人家的騷逼里……你太會弄了……啊……”說著身子一顫,竟被他摸得泄了身。

  ??“操,當著徒弟的面被摸這麽興奮嗎,騷貨?一下就泄了?”徐福把手指拿出來,上面沾滿了淫液,師娘忙握住他的手,緩緩將剛才在她騷逼里的手指放進嘴里吸吮起來。徐福的手指不停得在師娘嘴里攪動,師娘卻像早已習以爲常。

  ??徐福抽出了手指,另一只手將師娘的頭向下按去,師娘輕車熟路得解開了徐福的衣服,露出了他的雞巴,我不禁心中歎道,真大!徐福的雞巴猶如小兒手臂一般粗壯,師娘的一只手都握不過來。我看向師姐,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雞巴,表情跟我如出一轍。

  ??師娘對著師姐說道:“這就是男人的雞巴,能給女人帶來無數快樂,待會你要看我怎麽服侍它,看它是怎麽操弄我的。”師姐紅著臉點點頭,目不轉睛的看著。

  ??師娘俯下身去,張開檀口,慢慢得將徐福的雞巴含了進去。烏黑的雞巴與師娘白淨的俏臉形成了巨大反差,我看著那根雞巴一點一點消失在師娘的口中,那麽長的雞巴,師娘竟能整個都含進去。徐福舒服的長舒一口氣,“這騷貨的小嘴可真會舔……每次都感覺要上天一樣……斯……誰能想到我一個下人……有朝一日竟能把雞巴插進劍神妻子的嘴里。”師父竟在一旁答道:“我娘子的身子,都是您的,您想怎麽插就怎麽插,她的口活我可都沒享受過。只有您這麽大的雞巴才配享用婉儀的身子。”

  ??我沒想過一個大劍神竟對一個下人用敬語說話,一時無比震驚。師父卻用密音向我傳話,“你的姿態越低,便越能得到更多。”我對著師父點點頭。空蕩的練功房,師娘舔雞巴舔得滋滋作響,空氣中彌漫著淫靡的氣味。我看向師姐,她看的十分入迷,我甚至看到了她悄悄咽了咽口水。怪不得是玲珑體,第一次見男人雞巴就已如此淫蕩。

  ??徐福不滿足于師娘的舔弄,兩手將師娘的頭把住,竟把師娘的小嘴當做騷逼一般抽插起來,那麽長的雞巴,尋常女子肯定受不了,也幸虧我師娘是念師境界,身體早已不同于常人。隨著徐福的抽動,不斷的有口水從師娘口中落下,滴到了晃動的奶子上。“喔~太他媽爽了……誰能想到歸一門的掌門妻子是一個天天給下人日逼的騷貨……老子攢了這麽久……先給你嘴里來一次。”說著身子一挺,顫抖幾下,他竟然在師娘口中射了。等他將雞巴緩緩抽出,我看到師娘張開的小嘴里面都是濃濃的精液,師娘還用舌頭攪弄幾下,小嘴一閉,竟全部咽了下去。“謝謝福哥的恩賜……太美味了……婉儀可天天都想著喝您的精液呢。”師娘對著師父俏皮的笑笑。

  ??徐福射過精的雞巴絲毫沒有疲軟的迹象,依然昂首挺立,他拍拍師娘的屁股,師娘對著他嬌媚一笑,轉身臥在師父的懷里,雙腿撐開,露出了絕美的騷逼,師娘雖已年滿四十,但由于是修行之人,騷逼依然粉嫩異常。接著她竟慢慢用雙手掰開了自己的騷逼,對著徐福說道:“請福哥好好操弄婉儀的騷逼……婉儀的騷逼……早已經恭候多時了。”徐福用手撸了撸雞巴,看向師父,師父馬上會意,說道:“請徐福先生享用愛妻南宮婉儀的騷逼。”

  ??徐福滿意的點點頭,俯下身緩緩地將雞巴插了進去。師娘發出一聲嬌呼:“啊~好大……福哥的雞巴好大……相公……福哥的雞巴把婉儀的騷逼撐得滿滿的……”師父扶著師娘,徐福的大雞吧不停的抽動,師娘的奶子隨著徐福不停的顫動,頭枕在師父的胸口被徐福干得一上一下。“什麽大劍神,就是個綠帽王八,什麽念師,就是個人人都能玩的爛貨!”徐福狠狠的說道。“對……婉儀就是一個人盡可夫的浪貨、爛貨……生下來就是給大雞吧操的……啊……福哥……你操得好深……婉儀好舒服。”

  ??片刻之后,徐福抽出雞巴,師娘轉身趴在地上,慢慢向我走來,我忙運起心法。師娘爬到我的身邊,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說道:“牛兒,仔細看看師娘的奶子……師娘的騷逼……好好看看師娘是怎麽被大雞吧操弄的……”口中的熱氣呼在我的臉上,讓我一陣心動。

  ??

  ??徐福走了過來,身子一挺,就又進入了師娘的體內,師娘一聲嬌喘:“啊……福哥……你操死婉儀了……當著我徒弟的面……操死婉儀吧……啊……頂到婉儀的子宮了……”徐福邊抽弄邊說:“對……好好看著……看著你的師娘……怎麽被一個下人的雞巴操的……哈哈……沒想到劍神的徒弟也是個王八,不知道我什麽時候才能操到司徒皓月的騷逼呢?”我看向師姐,師姐也被他說的話嚇了一跳,但師姐卻咬了咬牙,說道:“皓月的身體隨時都能獻給福哥,只要福哥想要,隨時都……都能……操弄皓月的……騷……騷逼。”

  ??沒想到平日端庄的師姐也和師娘一樣說出如此下賤的話,我看向師姐,師姐給了我一個堅定的眼神,我點點頭。心想師姐早已知道此事,肯定心里也準備多時了。

  ??由于師娘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能清晰得感覺到徐福抽動的頻率。師娘被徐福操弄的眼神迷離,口中不斷說道:“啊……操我……福哥……操死我這個不知廉恥的婊子……”徐福罵道:“身爲念師,卻成爲了下人的母狗……說出去可得讓多少天下人笑掉大牙啊!”“對……婉儀就是福哥的……母狗……求福哥用您的大雞吧操弄婉儀……婉儀是福哥的婊子母狗……是福哥的精盆……”徐福加大了力度,低聲道:“來了……來了……用你的騷逼好好迎接老子的精液……”

  ??隨著徐福的身子一顫,師娘竟也已同時達到了高潮。整個人癱在地上,身子還在不停的顫抖。徐福抽出了雞巴,上面沾滿了和師娘交合的分泌物。師娘躺在地上說道:“月兒,記得剛才師娘教你的話麽?”師姐連忙起身,低頭答道:“弟子記得”說完走到我跟前,緩緩俯下身去,看了我一眼,“師弟,對不住了”

  ??師姐伸出舌頭,緩緩得將徐福的雞巴舔了一遍,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御魔訣早已驅到了頂峰,她竟目不轉睛看著我將徐福的雞巴含入口中,像是在品嘗什麽美味。要不是師父早已跟我說過,我還以爲師姐也早已被人玩了無數次。果然是天才,學舔男人的雞巴也學得這麽快。師姐清理完畢之后,師父擺了擺手,徐福便畢恭畢敬的退出了練功房,仿佛剛才那個操弄師娘的人不是他一般。

  ??御魔訣在我體內飛速運轉,我漸漸覺得一股火熱在我小腹之中竄起,我不敢大意,將這股力量運遍全身。片刻之后,我竟覺得體內似乎有無名之力在緩緩運轉。我大喜過望。睜開眼忙說道:“師父!我好像有了真氣!”師父聞言急忙趕來,將手搭在我的脈搏。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愧是歸一門的弟子,從無到有竟只用了一個時辰,月兒當初也花了數日,御魔訣果然不一般。”

  ??師姐也湊過來拉著我的手說道:“恭喜師弟,邁出了修行路上的第一步。”我看到師姐的嘴角還殘留一抹渾濁,我用手指了一下。師姐也注意到了,嬌呼一聲,可卻沒用手去擦,而是伸出舌頭在嘴角舔了一圈,收入嘴中,咽了下去。僅一個動作就讓我差點不能自己。我又運起御魔訣,竟能感覺到真氣在不斷增加。

  ??

  ??果然,御魔訣不同凡響,我沒想到功力進步速度竟如此之快。師父三人也察覺到了我的異樣,目光中滿是贊許和欣慰。

  ??師娘這會已經恢複了過來,此刻雖還是赤身裸體,但已經恢複了如往日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神色。除了雙腿間正緩緩滴落的精液,誰都不敢想象剛才在徐福身下的如妓女般放蕩的女人就是我眼前的南宮家大小姐司徒婉儀。

  ??師娘看我望向她,竟嬌媚一笑,玉手插入自己的騷逼,攪弄幾下之后,又含入嘴中,像是在品嘗仙漿玉露一般,“牛兒,剛才師娘的樣子你都看到了,你願意皓月以后像我一樣,做一個人盡可夫的爛貨麽。”還沒等我說話,師姐搶先答道:’弟子願意,師弟功力進步速度如此之快,想必和剛才師娘所行之事脫不了關系。我定努力修習,希望早日成爲師娘那般的……爛……爛貨。”

  ??師娘欣慰得摸了摸師姐的頭,說道:“不必害羞,被男人操的時候說些下流話,對你師弟也有幫助呢。”師姐點點頭:“是,師娘,皓月以后也要像師娘一樣,成爲是個男人就能操的騷逼、賤貨,堅持每天發騷,每天都被大雞吧操!”我想無論是誰聽到如此下流的話從仙子一般的師姐口中說出,都會忍不住把她壓在身體粗暴的操弄吧。師娘對著師姐悄聲說:“你隨我去拿幾件衣服,以后穿得要大膽點、騷浪點、你今天雖已經進步很大,但相較于我來說,還是太保守了點。”師姐點點頭,服侍師娘穿起衣物,我看到師娘直接穿起了旗袍,肚兜和亵褲都被丟到了一旁,全身真空就和師姐去了院子。

  ??師姐二人出門后,師父低聲對我說道:“你會不會看不起爲師。”我知道師父是怕我對剛才他的表現心懷芥蒂,但我搖了搖頭,“師父,弟子既然決心修習御魔訣,就會抛去凡世眼光,做一個和師父一樣的綠帽大劍師。”師父哈哈大笑:“好!你能有如此的心態對你修習御魔訣提升頗大。若能堅持修煉,兩年之后的幽冥,不在話下。”我點點頭,師父又說道:“但有一條你要切記,步入神仙境界之前,切不可破身,否則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