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中有一位女医生 是某医院的儿科大夫。 三十八岁了,有个十五岁的儿子。 她温婉端庄,性格柔顺,虽已徐娘半老, 却浑身充满吵档成熟女人的韵味 很是撩人。 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当然免不了说起性的话题。 可每当谈起性,她言语间总带出些许伤感和哀怨。 慢慢的我才知道,她老公比她大十岁,是她母校的教授, 年轻时性生活就是循规蹈矩几年前甚至没有了性生活。 女人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迫于知识分子的矜持和自尊, 她只能默默地忍受肉体的煎熬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我对她十分怜爱,经常传授一些满足性欲的方法, 同时交流当前年青男女性游戏的形式如口交、舔阴、性器具、SM等。 她对此倒不排斥,看得出还十分向往,可要与老公这么干又好象不可能。 面对如此久旷的妩媚女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于是我抖胆对她说, 要让她尝尝那些匪夷所思的第一次。 当时她“嗤”地一笑: “切”。 地娇嗔一声,眼波一闪,已是满脸红晕, 并不生气。 我知道她已经怦然心动。 我岔开话题,并不咄咄逼人。 让这样的女人在期待中放松心情是赢得芳心的重要过程。 以后的一段时间,我等待着水到渠成的机会, 心中骚动不已。 她柔情脉脉地目光、丰美绰约地肉体,使我不时欲火如焚。 机会很快来了。 一天,我在某宾馆开会,下午其它人都出去游览了。 我给她打电话,她主动要来陪陪我, 我笑问: “想来试试第一次”?她在电话里咯咯笑, 说: “你敢?坏蛋”。 她如约而来。 可想而知,当我在她进门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时, 她毫无矫揉造作地偎依在我的身上完全象个娇弱不能自胜的小女人。 我亲吻她的玉手,她的手十分娇嫩,也许是因为医生的职业, 保养得非常好真是“纤纤素手如笋十指”。 她主动一口吻住我的嘴唇,我们立即湿淋淋地舌交在一起。 久旷的她乍入温柔之乡,酥软得浑身没有骨头一般。 我轻柔地抚摩她柔腻如脂的肌肤,罗杉乍解, 旦见粉滢滢雪胸如酥乳房温腻似脂。 徐娘的风情韵味真是使我血脉喷张,阴茎立时硬梆梆地弹起!为了热吵让她好好享受“第一次”, 我面对她一览无余的丰满窈窕身体强忍冲动 从她眼睛、面颊、耳朵、颈项、肩臂……一路轻柔舔吻 同时手指在她白皙细腻又略显松弛的肌肤轻拂……。 她配合地着我的温存,陶醉在肉体的愉悦中, 受用地轻轻呻吟……足足二十分钟我吻遍了她的全身 却不触碰她的乳房和阴部。 此时的她,已经熬不住我对她缠绵的折磨, 扭动着身子 嘴里发出“恩……恩……”的抗议声。 我的舌头终于舔上了她的乳房。 她的乳晕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几乎占了乳房的五分之一, 哺育过的褐色乳头软软的突出十分淫糜。 我在她乳房吸吻,特别是在大片的乳晕上用舌头舔砥, 她乳晕上立时乍起密密的肉粒!她不堪地呻吟 急切地挺起乳头寻找我的舌头。 我仍然不直接触碰乳头,舌头只是时不时轻拂而过, 适点到即止。 只见她乳头急速硬挺肿涨,犹如两颗熟透的美国提子!我实在不忍再折磨她了, 猝不及防间我突然一口咬住她的大乳头激烈地吮吸挑逗起来。 她被突如其来的触电般刺激击得全身颤抖, “哦……”欢吟出声!她全身抖动 激喘不已!我的手抚向她的阴部 她急切地张开大腿: “我要……我要……”。 我的手轻柔地在她已经湿得一塌煳涂的阴部抚摩, 但仍然不掏弄触碰阴道和阴蒂。 她在我近乎残酷的折磨蹂躏下,爱液肆无忌惮地溢出, 喘息呻吟已是带着呜咽!我要让她在对第一次的极度期待中积聚爆发性的能量 让她真正享受无与伦比的肉体乐趣!五分钟后 我拿开了已经淋淋漓漓满是她淫液的手嘴唇离开她的乳头 一路往下舔吻……此时她停止呻吟屏住唿吸, 全身绷紧在期待中微微颤抖!我的舌头触到她肥厚又水汪汪的阴唇 那从未经受过的肉体、心理的双重刺激使她“啊”的吟叫失声 下身弹跳起来!她那儿的淫液咸咸的酸酸的 透着浓重的肉骚味。 随着我对阴唇的次次舔抵,她一次又一次地吟叫、弹动, 叫声愈来愈喑哑放荡……勐然我剥开她那早已膨胀发亮、极端敏感的阴蒂外的包皮 一口吮咬了上去!真是一触即发!那尖锐刺痛的触感 就象点着了炸药的雷管将她突然引爆!只见她闷哼一声 全身紧缩几秒钟后“啊……”的发出一声令人恐怖的非人声音, 全身打开无法自己的痉挛抽搐!……她的这次高潮惊人的悠长 随着抽搐的频率逐渐减慢绵延不绝足足持续了两分多钟!终于, 她软瘫在床上。 此时的她玉体横陈,疲惫不堪,迷离的双眼流下两行清泪。 是哀怨过去的不幸?还是幸福后的喜极而泣?我怜爱的搂住她, 吻吸她的泪水: “怎么了”?她软弱地摇了摇头。 我明白此时的她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现在的感受和心情。 我把她的手拉到我粗硬犹如棒槌的阴茎上, 说: “让我舒服一下”。 她轻声反对: “我受不了了”。 我诱惑她: “不想试试两次高潮”?她惊恐地用力摇头: “我会死的”。 我装做生气: “那我怎么办?我也会憋死的”。 她一笑, 软软的打我一下: “我不知道”。 在她无力的半推半就下,我翻上身去,阴茎一下捅进了她湿滑的阴道!我的阴茎就象插进了热水瓶, 里面又湿又烫。 我冲档动地勐烈抽插!她瘫痪着身体,柔软松弛的乳房像波浪般汹涌。 渐渐地,她还是熬不住性的强烈刺激,本能地呻吟, 既而大声嘶喊起来: “哦……哦……啊……哎哟……我要死了……哎佑……要死了!……啊!……”如此端庄的知识女性在我身下语无伦次地叫床 臣服于我的威勐施爱使我血脉喷张!我扑下身体 搂抱住她急速地撞击!她也使出最后的气力紧抱住我 两腿盘住我的臀部激烈地挺动迎合!她大口大口地喘气 几乎窒息叫声令人心碎……直到她又一次高潮轰然而至 她嘶叫着浑身颤抖不止几近昏厥……我同时精液狂喷而出 剧烈的快感使我眼前一片空白……十几分钟后 她怕被我的同事撞见不顾我的挽留 勉强支撑起绵软的身体 蹒跚着去浴室清洗。 我一面抽烟,一面心痛不已。 可是我毕竟给了她两个美满的第一次: 第一次享受了被口交而高潮;第一次经历了连续两次高潮, 都是那样的欲仙欲死、壮丽辉煌!后来她告诉我 她的性生活有所改善她与老公试着用多种方式作爱 效果还是不错。 她从心底里感谢我,是我给了她第一次, 使她享受到了女人应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