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尖锐的吼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阿新一阵心跳加速从睡梦中弹起。 一睁开眼,便看到母亲摆出一副狰狞的面孔, 手中还拿着鸡毛掸子阿新心头一凉,还来不及翻身过来, 母亲的鸡毛掸子便已经挥下啪!的一声打在他的手臂上。 阿新感到一阵抽痛,连忙磙下床,向母亲求饶, 母亲那肯停止上前还想再打, 口中还骂道: 「你这个贱骨头, 跟你早死的爸爸一个样成天就只知道睡觉,不会工作, 你再睡啊我先打死你算了!!」阿新一边闪避着母亲的鸡毛掸子, 一边逃出自己脏乱的房间…。 阿新,一个十七岁的轻度智障儿,从小父亲就因酗酒过而暴毙, 母亲阿云当时也才十八岁不到娘家的家境也是奇差无比, 根本没有能力给她接济生活阿云在公公家亦是受到排挤, 于是跟周围邻居借点小钱把丈夫给埋了之后由于又没什么专长, 只好当个清洁女工出卖劳力。 自已唯一的儿子阿新又不争气,国中毕业后便一起将他拉来帮忙了。 今天是星期日,阿新却得去XX图书馆去收垃圾, 昨天晚上阿新在小黑的家和几个国中同学鬼混到快十二点才回家 几个小伙子倒也没干什么大坏事只不过租了两卷A片共同观赏而己。 几个没事干,没女人抱的可怜虫,只能掏出涨得发痛的肉棒, 看着电视萤幕上不停扭动腰枝的女人不停被抽插的肉洞, 然后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射出那”无用武之地”的腥臭精液。 为了不让小黑的家人发现他们的好事,他们连电视的声音也只好关掉, 连女主角浪叫的声音都无法享受呢!回到家阿新连澡都没洗, 就累得躺在床上睡着了一直到八点多被母亲阿云打醒为止。 阿新也来不及盥洗,带个油腻腻的脏脸,穿个凉鞋, 短裤T恤就出门了。 到了图书馆,阿新便开始工作了,其实阿新做起事来倒也是蛮勤快的, 只不过脑筋不行很多细节搞不懂罢了。 今天虽然是星期天,可是图书馆的人却不少, 尤其是自由阅览室的人更是多几乎是座无虚席!原因是大考将近, 很多学生来这里温习功课准备考试。 阿新还没到十点便将垃圾给收完了。 原本想再回家睡觉的,可是图书馆里的冷气却让他舍不得离开, 他开始到处逛逛拿了一份报纸,走到阅览室, 刚好看到一个空位便坐了下去,装模作样的看起报纸起来, 其实他是想要偷偷打个盹儿的。 图书馆的桌子是木质,桌面底下有隔板设计。 可是最近由于阅览室使用人数太多,桌椅不敷使用, 馆方特别加摆了许多铁质底下没有隔板,较粗糙的桌子放在阅览室墙边, 供学生使用。 阿新坐到的,就是这种桌子。 阿新这一桌,一共可坐六个人,除了他一个男生之外, 其他都是女孩子。 偶尔她们还会交头接耳的拿着书本讨论着。 『可能是同学吧?』阿新猜想着。 坐在阿新对面的女孩子,是一位戴着眼镜,长头发的女生。 她似乎一直都只在看自己的书很少跟其他人讲话。 其他四个女孩子讲话的次数是愈来愈频繁似乎已经开始在闲聊, 可是阿新对面这个仍然只是专心的看着自己的书。 阿新感到这个女孩蛮不一样的。 那是当然,这个女孩子叫惇怡,是XX女中的校花, 功课在全校排名中总是在前三名内人长得漂亮, 脾气又好心地又善良,不知迷倒多少街上的小伙子, 现在高中毕业正忙着准备大学联考。 那当然,她的志愿是T大莫属。 阿新那知道这些,他那不太灵光的脑袋,只知道对面的女生很好看, 原本想睡觉的念头现在又给看美眉的念头给代替了。 阿新便假装看着报纸,不停偷瞄着惇怡。 惇怡丝毫没发觉,只是看着自己的书。 临时增加的桌子,桌面比其他桌子小了很多, 所以阿新和惇怡的距离是很近的阿新虽头脑简单, 但四肢可发达的很才十七岁,个子便有181公分, 手长脚长的坐在小位置上缩手缩脚的是很不自在。 而惇怡这个校花身材也是呛人,170公分的身高, 魔鬼般的比例就连最近号称什么『九头身』的美少女歌星也相形失色。 坚挻的乳房,看起来就好像是『摆』在桌上待人享用一般。 事实上,惇怡也是故意将乳房这样『摆』在桌上, 但是她只是想要给胸部休息一下而已没料想到, 却给对面这个智障阿新捡了一个大便宜。 欣赏一段高水准,高品质的『木瓜秀』。 俩个人面对面的坐在张小桌子上,由于都是长腿族, 换个摆腿的姿势就会有小小的碰触,阿新虽然是笨, 但是对异性的渴忘这可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而且由于脑袋比较不清楚, 这种本能相对的是更加强烈。 阿新从小小的碰触中,感受到对面那个美女的细滑柔软。 不用看他也知道她是穿短裤或短裙。 惇怡今天出门的打扮是相当的简单,因为怕天气热, 所以她只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和一件百摺裙和凉鞋。 裸露的四条腿不时的碰触着,阿新的欲望一点点的在升高, 真想突然钻到桌子底下大力的拧捏她那滑嫩的双腿, 再狠狠的咬她一块肉下来慢慢品尝。 善良的惇怡那知道对面这个智障已经在脑子里猥亵着她诱人的美腿, 惇怡还不停的为着每一次的碰触对阿新用她那如铜铃般美妙的声音, 轻声细语的说对不起。 阿新根本想不透惇怡是有教养的女孩子才会这般的有礼貌。 他下流肮脏的脑袋此时想法可是乐坏了!『我偷碰你, 你居然还说对不起我!那里有这么贱的女孩子!真该叫我妈妈来抽你几掸子才是!』接着阿新又故意移动了一下脚 自然又是碰到惇怡的腿而且还是大腿的内侧。 「对不起!」惇怡又细声的说。 惇怡是如此善良的女孩,她心想『对面这个男生真是可怜, 要坐这么小的位桌子可真是辛苦他了。 』想着想着,不由得心底下生出了一股怜悯之意。 真是单纯的可以,她那知道对面的智障现在只剩下针对自己所产生的强烈性冲动!!阿新的欲望已是被高高扬起, 像火一般在燃烧自己他顾不得庄严的读书气氛, 开始渐渐的把双腿靠在惇怡的大腿内侧。 他慢慢,慢慢的出力,把惇怡美丽的双腿一点一点的向外撑开, 阿新还是有些顾忌他慢到几乎让人看不出来, 由于紧张又加上用力控制他的双脚还在一点一点的发抖!惇怡开始感觉有一点不对劲, 她感到阿新的腿正在撑开自己的腿而且还在发抖, 她有点想将双腿移开又怕会使对面的男生感到尴尬。 她抬头起来瞄了一下阿新,阿新正低头假装专心读着报纸。 『应该是我多心了吧,别人正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呢!可能是脚太酸了, 所以才靠过来的吧?』她心想。 她还是在替别人想!同时她看见对方的专心, 又对自己的分心感到羞愧她于是又继续着她的书。 阿新仍在不停的撑开惇怡的玉腿,他发现对面这个美女居然没有闪开, 于是加快了他的动作。 一下子,惇怡的腿已经被这个智障给完全的撑开!阿新除了将自己的大腿靠在惇怡的大腿上之外, 还用小腿上黑黑长长又浓又卷的腿毛上上下下 轻轻的刮着惇怡匀称的小腿。 惇怡感到两腿间一阵冷气的刺激,彷佛自己正裸露着下半身一般。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坐姿像这『开放』过。 在严格的家教之下,她这种坐姿如果被父母亲看到, 不被打死才怪!然而现在自己却这样坐着!她从来没这种刺激感觉 心头突然觉得一阵心跳抽慉神秘的肉洞一阵大量的汁液涌出, 刹那间沾满了白色的小内裤。 ———————————————————————-其实惇怡的身体是很敏感的, 早在国小六年级开始她就已经探索过自己的身体, 她发现不停的搓揉自己腿间肉洞上的小豆芽这个豆芽便会愈来愈大, 愈来愈硬然后肉洞便会冒出很多很多滑滑腻腻的汁液, 让她更容易更大力的揉捏小豆芽。 然后小豆芽的内部会渐渐涌出一股电流,酸酸麻麻, 不断的扩展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和每一个毛细孔。 最后肉洞会爆发出一股更大量的汁液,一缩一缩的将汁液往外挤, 同时最强大的电流会疯狂的在全身在脑中,在肉洞中穿梭, 电得自己腰枝拱起全身痉挛,要舒服个好一阵子之后才会平息……。 也是在国小六年级的时侯,有一次惇怡又在自己的房间中享受这美妙的感觉时, 这时母亲突然出现了!看到自己一心要培养成一个高贵淑女的女儿 居然正张开大腿裸露着下半身,大力的搓揉着肉洞。 母亲气得将小惇怡全身扒光,撑开双腿,全身绑起倒吊在天花板上, 拿起藤条狠狠的惩罚着惇怡。 「你这个小贱人!!」母亲愈打愈大力,一条一条的血痕留在惇怡小小洁白的身躯上。 「你喜欢摸这里是不是?!!」母亲已经气到快失去理智, 将藤条对准小惇怡的小肉洞上挥去。 『…休……啪!!!!』藤条结实的打在小惇怡的两片大阴唇上。 「……咿………呀!!!!」小惇怡痛得尖叫出来。 脸上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居然还敢哭!!」母亲平常在教训小惇怡时, 是不许小惇怡哭的。 但是这实在是太痛了小小的女生,那受得了?母亲丝毫不管这些, 反而更大力的惩罚她。 「摸这里很舒服是吗?好!我叫你这小贱人舒服个够!」母亲这次对准了小肉洞的小豆芽, 狠狠的抽下去……。 『…休……啪!!!!』藤条狠狠的打在小惇怡的小肉洞口和小豆芽上!「……咿……………啊…………!!!!!」敏感柔嫩的小豆芽受到了藤条勐烈的抽打, 小惇怡感受到前所未有仿佛地狱酷刑般的疼痛!她几乎已经要昏了过去。 但是母亲并没有停手,一下接着一下抽打着她的阴唇、肉洞口, 阴核……。 小惇怡张大小嘴尖叫着,拼命的扭动身躯想躲避抽打, 可是那躲得掉!母亲打红了眼边打边叫骂着, 简直就像个疯子!原本成熟风韵十足的脸孔, 狰狞的像是地狱的魔鬼一般。 而小惇怡一张天使般天真可爱,轮廓分明的美少女脸蛋, 也因剧痛而扭曲变形!一下接一下的剧烈疼痛 不停的加在小惇怡可怜的肉洞上小惇怡开始感到麻木了。 眼中的泪水已经流干,张大的小嘴也僵在那儿合不回来, 唾液顺着可爱的脸颊由嘴角不断的流出,弄湿了头发, 滴到了地上…。 此时小惇怡感到身体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就是原本疼痛的感觉好像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从小豆芽传来一阵一阵逐渐强烈的舒服电流。 小惇怡此时已是昏昏沉沉,只仿佛觉得自己的肉洞似乎是愈来愈热, 小豆芽好像已经是硬了起来!『谢谢你小豆芽。 在这个时侯,只有你会让我舒服…。 』小惇怡在心里模模煳煳的对自己的阴核道谢。 小惇怡的阴核此时已是完全的勃起了。 因为被藤条抽打过后,看起来鲜红肥大,坚挻的翻在包皮外面, 完全不像是一个国小六年级女生应该有的生殖器官 反而像是历经千万个男人抽插过的成熟洞穴!同时肉洞内也开始泛出了滑腻的汁液 一阵一阵的流到洞外来被藤条所抽打,溅到母亲的脸上。 母亲被小惇怡的淫水给溅到,顿时停了一下。 将藤条拿到眼前一看,这还得了!藤条都给沾得看起来油油亮亮的。 母亲了解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再看到小惇怡, 她发现她的小女儿居然扭动着屁股,将肉洞抬高, 好像在找寻那藤条一般!这下母亲可真的是气坏了 她更加用力的抽打小惇怡的小嫩洞、勃起肿大的阴核、阴唇 小惇怡的淫水溅得母亲全身都是没有飞溅的淫水, 则顺着小惇怡布满血痕的身躯滴到地板和着原本的口水, 使地板湿了一大片!「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母亲嘴里虽这么说着 但是自己的肉洞里却早已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湿淋淋的一大片,浸过了内裤和裤袜,顺着丰满的大腿内侧流出了窄裙外。 房间内一片淫荡的气息,母亲此再抽打小惇怡已不再是为了她做了下流的手淫, 而是责怪小惇怡使得自己变得这么狼狈她只是心虚得恼羞成怒罢了。 『咻……啪……咻……啪…!!!』藤条一下一下打在小惇怡的肉穴, 母亲愈抽愈大力小惇怡的大阴唇已在渗血。 然而,小惇怡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勃起的阴核上, 小惇怡一阵一阵的感觉到舒服的电流在增强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烈。 「嗯……嗯……呵……嗯…。 」小惇怡的喉咙不自觉的开始发出愉悦的声音。 突然母亲用了更大的力气,对准了小惇怡的阴核抽打了下去…。 『咻……啪!!!』结实的打在硬挻勃起翻在包皮外的阴核上。 鲜红的阴核跳动了一下,终于渗出了血液,也在同时, 小惇怡感到在身体内流窜的电流突然已经累积到超出了负荷, 她那倒吊被绑死的身躯开始强烈的痉挛,小惇怡用力的弓起身体, 双腿更加的打开仿佛想把自己的肉洞给挤到外太空去一般。 这个时侯,肉洞终于开始急剧的收缩,更多的淫水自洞内涌出, 简直就像是喷射出来的一般直接的溅到母亲的脸上和身上。 小惇怡更加用力的弓起身体,这使得原本就绑得很紧的绳子一下子又更陷入了小惇怡细嫩的肌肤之中, 粗糙的麻绳磨破了小惇怡的嫩肉鲜血自肌肤与绳子接触的地方, 一条一条的从全身上下流下来。 新的疼痛再度冲击小惇怡的大脑,可是已被高潮占领的她, 却舍不得松开身躯于是强烈的疼痛混杂着强烈的快感, 小惇怡幼小的心灵享受着最下流,可是又是最舒服的感觉。 『咻……啪……!!!』母亲用尽她最大的力气, 狠狠的再抽打了小惇怡的阴核。 「咿………………!!!!」「啊…………………!!!!!」小惇怡发出凄疠的尖叫, 膀胱内磙烫的尿液开始沸腾一个忍不住,随着肉洞还在高潮收缩不停排放的淫水, 从尿道口喷发出来。 母亲来不及防备给淋了一身,地板上更是一片混乱。 母亲的淫水此时亦是正加速的流着,淫汁早已浸透过她的窄裙, 又流到了地板上现在又被这么一洒,倒底是谁的淫水早就分不出来了。 母亲因用力过久,一个腿软趴倒在尿液、淫汁和血液的水滩里, 高贵妇人的脸贴在这水滩中名牌的衬衫和窄裙则完全的报销了。 母亲无力的看着小惇怡,她却发觉她可爱的女儿已昏死了过去, 但讶异的是小惇怡的高潮居然还没结束淫水仍不停的在流着, 她看到这种情况自己成熟的肉洞,更加汹涌的流出了淫水……。 终于她也扯下了内裤和丝袜,疯狂的手淫起来, 直到虚脱得再也爬不起为止。 一直到小惇怡的父亲回来看到这惨不忍睹,却又淫荡至极的画面之后, 才将虚脱在湿淋地板上的母亲以及已经昏死却还被到吊着的小惇怡救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