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於当今江湖绿林中,堪称当代武林绝色侠女,而足以顷国顷城者,不出 三美!第一位当然非刘婉陵郡主莫属!第二位就是阴山艾家寨千金,人称玉女仙 姬的艾黎侠女!第三位则为玄冰宫宫主,人称旋冰仙子的巩利尤物! 当然论相貌、身段、体态,我们的婉陵郡主皆堪称第一!而虽然艾黎仙姬略 逊一筹,但身高一米六八的她,有着四十二寸酥胸,二十五寸的蛮腰,四十一寸 的圆浑美臀,加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瑶鼻樱唇蛋形脸,够美够媚也够冷傲! 只是缺少婉陵尤物的刚烈与高贵,但她眉宇间那股妖媚与不屑,则比婉陵有过之 而无不及! 年方十九妙龄尤物侠女,早以被淫派中人盯上,但由於艾黎之父管教甚严, 她极少出入江湖,即使出门亦有大批保镖护驾。再加上艾家山寨亦非正派,在阴 山一带虽未奸淫掳掠,但也算得上地方一恶。 尤其是艾家四兄弟,个个一脸横肉,心狠手辣,父子五人个个面目邪恶,但 却有着一位国色天香、美艳绝伦的千金闺秀。因此江湖上盛传,此女绝非寨主亲 生!其实内行人皆知,这位冷傲千金被寨主视为禁脔,只是艾黎侠女尚蒙在鼓里 罢了。 对於淫派中人,一不愿劳师动众,为了一女大动干戈,一是各据一方互不侵 犯,当然如果艾黎一人落单,则四大淫派当然会无所顾忌地用尽阴险手段,非掳 为己有不可。 这一天终於来临!原来艾黎四个兄长,早已对这位被寨主视为禁脔的妖艳小 妹垂涎已久。他们心知肚明,父子各怀鬼胎,如果不在寨主宣布事实及纳艾黎为 妾之前,来个霸王硬上弓,先奸後娶,将悔恨一辈子!再加上我们巨乳闺女,平 时对他们一脸不屑,冷傲之至,更令他们又爱又恨,非用尽手段弄到手为止…… 也就在个初夏的午後,老三已忍捺不住,他蹑手蹑脚地摸到後院艾黎的後窗 边,伸头往屋内瞧去,只见艾黎妹身穿一套火红色软丝紧身劲装,火红披风,正 对着落地铜镜扭腰摆身,骚首弄姿。 全身似火的艾黎小妹,如葫芦般惹火娇躯,她对自己那双淫饱羞挺巨乳甚为 骄傲,不时将自己双手努力地往身後扳,尽量让自己一双圆浑巨乳往前挺出,直 顶得自己紧身劲装胸前排扣几乎崩开为止! 只见艾黎满意地扭腰摆首,直看得艾老三下胯发硬,几乎喷精!好不容易地 压住下流邪念,轻声叫着:「小妹!小妹!为兄……有急事儿相告。」 「啊!是你?干嘛如此鬼祟……走开!……不然……」 「不!事关你终身大事……千万别喊!……」 「你!……你!……胡说甚麽?……别来烦我……」 「千真万确!老头儿已说服娘……就要娶……娶……」 「你!……你!说我……我不懂?……」 「实情待会儿相告,半个时辰後在後山荒屋前等你。一定要来,否则你将抱 恨终身!嘿!你总不会愿嫁个老头儿吧!……为兄实不愿小妹那麽……的身子被 个糟老头遭蹋!」 「你!你!……」不等艾黎问罢,他已转身离去…… 我们非常自负的冷艳尤物被弄得一头雾水,犹豫好久,心想去问个究竟,谅 他也不敢怎样! 拿定主意後,伸手取下墙上宝剑出门直奔後山荒屋……艾黎巨乳仙姬,穿越 一片密林小山,一会儿就到山後之林中荒屋前,只见三哥早以一脸淫笑地等候。 一见他那丑恶相,艾黎立即嫩脸紧崩,一付不屑的冷声道:「你有话快说! 否则……」她看也不看一眼地侧过身去等他回答。 「好!为兄就告……告诉你。」只见他那双贼眼死盯住艾黎小妹,胸前那对 淫挺怒耸圆浑羞饱紧包在丝质劲装下的处女巨奶,直吞口水道:「我们的老头子 将於近日对外宣告一个关於小妹的秘密,同时宣布正式纳小妹为妾!」 「你!你……说什麽!你胡说……你……」 「千真万确!你想想看,为何相貌丑陋的爹娘能生出你这麽位美若天仙的闺 女因为,嘿!因为……你不是亲生的,你是养女!」 「你!你……胡……胡说……你!……」 「你……再看看我们兄弟,再想想你自己,娘她生得出你那双大、大……」 「你!住口!你……天啊!我不信!我去问爹!」 这消息对娇贵的千金,真是晴天霹雳!艾黎她转身就往寨中奔去。 「别跑!嘿!待为兄的与你就地洞房後再报不迟。」 「你……休想!呸!凭你……闪开!下流胚……」 气急败坏的玉女仙姬抽出宝剑,一个横扫想逼退老三…… 「嘿嘿!我有何不好?年轻体壮比那老头强多了,包你夜夜爽得直叫春!」 「呸!你……无耻……啊!你……你放手……下流……你……」 我们艾黎哪是他的对手,没两下她手中宝剑就被老三震飞,并转身双掌将艾 黎尤物一双玉臂扳在她身後,使得艾黎不由得酥胸怒挺,活像两座巨肉山似的! 不论她如何扭动挣紮,但她那双玉臂始终被牢牢抓住…… 「你!放手!……否则……我决不饶你……啊!你放开我!不……不要抓我 那儿……啊!不……啊!……」 原来老三左手紧勾住艾黎被扳在身後的双手,腾出右掌,伸到她胸前猛抱住 她那双怒挺又极有弹性处女巨奶死命紧握不放,弄得玉女仙姬羞怒已极,娇声大 喊:「啊!不……不要……你……你敢!啊!……呜……不……放手!」 「噢!噢!噢!好……好巨!挺……噢!」 艾黎她几乎昏过去。自小就高高在上娇贵无比的她,那被人如此羞辱过,别 说抓奶,就连衣角被人摸到,她都毫不留情地一记猛鞭,但如今却被她厌恶已极 的兄长巨乳羞抓虐揉。 「啊!啊!不……不……呜……你……放……放手!……」 「噢!好软!好大的香奶!看我整死你这巨乳奶娘!」 不管艾黎如何娇泣挣紮,他那只脏手始终游走在她胸前那双大肉球上,隔着 薄丝劲装淫虐地羞辱玩弄着这双天下第二美奶,久久不放。 「啊!啊!不……哦!不……哦……噢!你放……呜……哦!嗯!」 不过盏茶功夫,羞泪未乾的巨乳玉女不知怎麽地双颊一遍晕红,一双星目微 张,她那淫饱丰满无比的娇躯阵阵羞颤起来。微张的丰唇中发出了梦呓般地闷吟 声,玉首微抬、娇躯瘫软的任他玩弄催情。 「嘿!瞧你这淫态,没几下就骚成这样!就让你爽个够!」说完伸出左手紧 握住艾黎的左肉球,右手则在她右大奶上一阵搓揉,揉得她娇躯激起一阵淫颤。 她那瘫软无力的双手,不知如何是好,象徵性地抓住那双令她发情瘫软的脏 手,娇喘不已地低吟着:「哦!不……不要……羞死人!不……嗯……嗯……你 坏……噢!噢!不……不要……不要捏!不……噢!噢!」 原来艾黎那两颗巨奶顶端早已发情微硬的粉嫩乳头,被他左右两指突然捏住 用力搓揉,直揉得艾黎尤物玉首猛摇,娇躯淫颤不止…… 「嘿!下面……嘿!嘿!……」 老三腾出左手往她小腹伸去,撩起劲装下摆後一下子猛在艾黎玉女的美屄阴 部上用力抓揉抠弄起来。这下可弄得艾黎尤物完全崩溃地淫抖不止,玉首激情地 猛抬淫喘着:「哦!噢!哦!不……噢!噢!哥……哥!噢!不……」 「看你下体湿成什麽样!平时对我如此不屑,嘿!现在落到我手上非肏翻你 那小淫屄不可……」 这一招淫虐已极的抓奶抠屄,弄得巨乳闺女全身痒地阵阵痉挛不断,下胯美 屄内淫汁泊泊涌出,弄得紧身丝裤淫湿一片。 他早已兽性大发,将美奶仙姬平躺在草地上,整个人压了上去,伸出微颤的 双手,解开艾黎胸的排扣,用力地扯断粉红色肚兜儿,霎时一对圆挺雪白粉嫩球 形巨奶,颤微微地弹跳出来在他眼前抖摆不止地傲立着。尤其是她那巨奶顶端, 两颗微硬挺出的粉嫩处女奶头及那粉红色大小适中的乳晕,看得老三目瞪口呆, 双掌猛然握住一对雪白大肉球低头就是一阵狂亲猛咬…… 「啊!哦!不!噢!啊!我……不……受不……噢!快!」 「噢!噢!好香!好嫩!唔……唔……噢!噢!」 只见老三疯狂地用硬挺已久的下体,猛顶着艾黎她那淫湿奇痒已极的胯下喷 精不止…… 「哦……哦……哦……哦……爽……」 他已淫喘不止地趴在艾黎半裸的玉体上稍作休息,准备正式的就地狂奸这美 肉闺女…… 「住手!你们兄妹在干什麽!不知羞耻的东西,给老子绑起来!」 「啊!我……我……你……你……起来……呜……呜!……」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半昏迷饥渴已极的巨乳艾黎,她吓得荒乱地抓紧敞开的 衣襟,定神望去,只见三位哥哥及爹站在离她俩数丈处外怒目相视,而狡滑无比 的老三猛然起身往反向密林中飞奔而去,只留下呆坐在地的她。 艾黎衣衫零乱,下胯淫湿一遍,欲哭无泪地缓缓起身,顾不得地上的粉红肚 兜儿,羞红着粉脸,不知所措的埋首整装梳理着…… 「你!你!好不要脸!竟敢在光天下日与你三哥干这种事。你……把她给老 夫绑起来!带回去!」 「是!嘿!嘿!小妹得罪了……」 「呜!……不……不……我没有……是……呜……是……三哥他……强…… 强……」 「你胡说!你看你胯下……淫湿一遍,还敢矫辩!给我绑!」 只见老二、老四二人抓起巨乳麽妹的圆软玉臂扳在她身後,而老大一脸淫笑 地用预备好的麻绳紧紧地将艾黎一双玉腕交叉高吊反绑在一起,然後再绕过她那 圆饱怒突的胸前,上下各四条绕过巨奶,拉紧後再紧缚在她香背的双手上再用两 组麻绳穿过腋下,绕过她胸前八条麻绳,再穿回身後,不顾艾黎妹哭得梨花带雨 似地,用力地往後一抽,再将这两组麻绳紧紧地缠绑在她的玉腕上。 「嗯!……呜!……呜!……不要……我没……嗯!呜……」 这一绑可看得父子四人口水直吞、下体发硬,原来艾黎妹淫饱俊挺肉峰,被 那上下各四条麻绳压挤得硬往前顶,怒耸淫突!直顶得她胸前排扣几乎崩开,看 得四人两眼发直! 绑得真是美极,如此虐绑,让艾黎羞得无地自容。 「嘿!请小妹张开嘴……快!」 「呜!你……想干麽!哦!噢!嗯……唔……唔……」 不等她问完话,老大双手拿着一条皮制而中间穿着半个拳头大、软木制球状 刑罩,硬塞入艾黎她那张开的小嘴中,将她丰红香唇完全撑开,真是淫虐已极! 羞泣不已的她,一心只想待爹怒气已消时再努力解释,艾黎她哪知道这一回 去被父兄四人轮番折磨淩辱,紧绑虐奸得死去活来,淫液几乎泄尽为止…… 就这样艾黎尤物,被三人连推带拉地带回寨中後院的刑室内。 当刑房铁门被用力地关上时,她心中泛起一阵寒意,她美目圆睁,一脸惊恐 迷惑地望着四人…… 「给老夫吊绑在横梁下!老夫现在去你娘那儿,一会就回来!你们给老夫好 好地看着她!要是那一个胆敢动她一下,老夫就剁下他的手!」 「是!遵命!」 三人互望一眼齐声道後,硬生生地将巨乳尤物闺女几乎悬空地吊绑起来,寨 主看了一下被淫虐吊绑的美肉闺女後,极不情愿地急步走出刑房。 「嘿!老头儿这来回少说也要一个时辰!我们……」 老大首先发难,走到艾黎那高挑淫饱令人兽性大起的艾黎身前,死盯着她那 双巨乳不放,三个淫棍围在被虐吊悬绑着只剩脚尖着地、惊恐已极的巨乳美屄小 妹娇躯前後,三双粗肥大手猛然紧握住艾黎巨奶美屄及香臀处,极淫虐地淩辱, 玩弄着他们垂涎已久的仙姬闺女…… 「呜!……呜!……呜!……哦!……哦……唔!……唔……呜!」 整得我们大奶闺女艾黎羞泪直流,拼命地猛摇玉首挣紮。她不许再被弄得春 情大起淫汁狂溢了,再被爹瞧见的话,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不论她如何强忍,就是抵挡不住那六只在她全身最要命部位,死命地捏抓 抠揉的大手催情撩春。不一会儿功夫,那股奇痒淫爽又再次爆发,直冲玉首及胯 下美屄内,痒得艾黎娇躯痉峦不断,淫汁又一次地泉涌而出…… 整条紧身丝裤被这六只淫掌弄得湿了又乾,乾了又湿…… 「噢!真受不了的爽!没想到我们这冷傲不可一世的巨奶小妹,淫水如此的 多!连泄了半个时辰还没泄完!总不能这样玩下去,老四!将小妹身子放下到她 的小嘴刚好能含住老子的肉棍为止……对!对!让她跪着……嘿!嘿!让你嚐嚐 老子的肉棍味道如何!嘿!老子肏不到你那美屄,只好跟你来个口奸,包你永生 难忘……」 一面说着,老大一面解下紧套住艾黎口中的刑球,不等她回神过来,即一手 扣住她下颚关节,一手紧抱住艾後脑勺,用他那根又硬又粗,又黑又臭的肉棍硬 塞进她张大的小嘴中用力地抽送起来。 我们原本饥渴淫痒已极的美屄尤物被那迎面扑鼻而来的腥臭,及紧含在她口 中不断抽送的粗硬脏物,惊吓得完全清醒,这比死还可怕的羞辱竟发生在她身上 及香口中,弄得艾黎几度昏死又被弄醒,羞得她死去活来地狂泣不已…… 「呜!哦……哦!……哦……唔!……呜……呜!……」 「吱!……噗!……吱!……噗!……」 一根又一根的腥臭阳具,随着肉棒在她红唇间进出嘴角边不断飞溅出口水, 不断的虐奸着艾黎的香醇小嘴,一次又一次的精液狂喷入她艳红的小口中,把肉 棒插进咽喉最深处。 「噗噗……」大量的精液射进艾黎的食道中,有的被她强吞入腹,有的则沿 着她的香唇嘴角溢出,流得艾黎胸前淫湿一遍…… 只见三根阳具不断轮换虐奸着她的小口,直到每人各喷精六回,艾黎她吞下 大量的淫秽精液为止。 三人各个爽得瘫趴在地,久久起不了身……好不容易地再拉紧吊绳,直到艾 黎脚跟悬空,再将那护口刑罩套入她张大的小口中後三人才就地昏睡起来。而今 只留下我们哭乾了眼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巨乳闺女,依然被虐缚吊绑在刑房 中,乞求爹能救她,为她严惩这三只淫兽。 不知过了多久,刑房门终於被推开,寨主心急地走了进来,见三人睡得跟死 猪一样,再看道心肝宝贝依然被同样地虐缚吊绑着,看得他心疼不已,但又有一 股极强烈地淫虐快感激起。 心想老子从小就每日暗中在你的饮食内加入养春补淫圣品,才将你养得如此 淫美而多水,要是老子再不肏翻你那闺女美屄,万一落到不孝四兄弟手中,岂不 悔恨一生! 「哦!我的宝贝闺女,可苦了你了!乖……乖……别难过了!爹会疼你一辈 子……哦!哦!好……好……」 「呜!呜……呜……呜!……」见到寨主,艾黎再一次的狂泣娇吟不止,她 泪眼汪汪地望着寨主,神态凄楚动人…… 「哦!哦!好!待爹解开吊索!哦!哦!好……巨!」 只见寨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右手自艾黎身後绕到她胸前,紧紧地抱住她 那羞饱淫湿的巨乳用力往上举起,直到她双脚完全悬空为止!羞得艾黎闺女紧闭 美目,心中是又羞又迷惑,爹一定是一时情急,想尽快解去绳索,才不得以抱住 自己那双羞奶,别想歪了。 「小心肝,你再忍耐一会儿,这吊索不好解!噢!换只手看看……唔!哦! 噢!好……好紧!好巨!哦!」 「嗯……!」 我们被寨主紧抱住巨乳口含刑罩的美屄艾黎,善解人意地含首回应,粉颊火 红的她极依顺地任由他巨乳紧抱。只见她爹两手互换了至少十次,左右开攻,在 他宝贝闺女被淫绳挤绑的酥胸巨奶上又抓又握又抱又揉地,足足玩弄了近两顿饭 光景,直弄得艾黎粉颊羞红淫喘不止才解开吊索。 直到艾黎双脚着地,他双掌始终紧抱住艾黎胸前那对绝世美奶,搓揉不已的 轻声道:「小心肝闺女!你自己可以走吗?要不要爹抱你……嗯……好软!哦! 哦!你……受受……哦!哦!」 「唔……唔……噢!……哦!嗯……嗯……嗯!……唔!……唔!……」 只见被爹弄得淫痒难耐,春潮泛滥,淫慾直钻下胯美屄内的大肉球玉女,娇 躯淫抖不止地香喘闷吟着,饥渴以极地的玉首一会儿猛摇,一会儿高抬,不知倒 是想表达什麽…… 「噢!好!好!你真的不能动吗?唔!爽!哦!嘿!爹忘了取下你嘴里的刑 罩!嘿!也是时候了!咦!你全身为何以如此淫湿……咦?还有男人的精液…… 你刚才被他们怎麽样?你老实招来!说!」 寨主一面取下她口中刑套,一面质问着艾黎,被弄得下体奇痒的美奶尤物不 知如何是好…… 「噢!唔!嗯……嗯……他……他……们他……噢!不……不要抓……」 不等艾黎回答,寨主双掌猛然紧抱住她淫喘起伏不已的左右巨乳,死命地揉 捏道:「说!有没有碰你的大奶!说!」 「噢!唔!……我……我……没有……有……哦!……哦!呜……呜……」 「你!你!为何?为何让人摸你的大肉球?说!还碰那里?你给我说!」 「啊!不……不要捏!不要!我受不……了!啊!噢!噢!啊!」 「好!待会老夫会好好地跟你算这笔帐!」 说完抱起艾黎她那淫痒饥渴的丰满玉体,快步走到後山崖壁边用脚猛踩下石 地。忽然石壁缓缓开了一个人高的小门,寨主抱着艾黎闪身进入门内後,石壁又 缓缓关上。 而三个在昏睡中被吵醒的兄弟们,跟踪到崖壁边四下寻遍也找不着机关,就 在此时,石壁内传出一阵阵艾黎玉女那惊心动魄、令人精液狂喷的美屄淫泣凄喊 声!久久不止。 那淫媚已极又饥渴无比的泣淫浪喊声,一阵又一阵地传出,直听得三人几乎 再次精液狂喷!…… 「好恨!真不知老头儿用何种下流淫刑,竟弄得小妹如此淫浪!真是难以想 像……」 「唉!不知开始奸淫了没?想到小妹那对雪白巨奶,及那淫湿羞窄的嫩屄! 唉!……」 到底我们艾黎在此石洞内,遭受何种下流残酷的淫虐?这只有她最清楚,但 可想而知的是绝对让她死去活来的淩虐。 她那淫泣凄喊声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才停止,就这样寨主一连五天没出过石 洞。而艾黎那令人喷精的淫喊声每日至少三个时辰,一连五天从未间断…… 到底石洞内发生何等惨无人道之事…… 原来寨主将淫美尤物抱入石室後,艾黎发觉这石室内布满各种工具及绳索, 她颤声道:「爹!这……这……您……」 「哼!你这小淫妇!竟敢让你二哥扒光衣服大奶虐抓!看我怎麽整你!」他 一面将艾黎抱到一根刑柱前,将她牢牢地紧缚在柱上一面恨声回道。 「我!我没……没有!我……呜……呜……不……不要!」 我们娇纵艳冷的尤物羞急娇泣地挣紮不已,寨主是又爱又恨地绑完後转到艾 梨她那巨乳怒挺的娇躯前,双掌猛将她那双圆饱淫挺大肉球紧紧握住阴声道: 「还没有?老夫不是瞎子!噢!噢!好……好软!不!老夫是说他是不是如 此抓奶!是不是?」 「呜!……呜!不……不!噢!不要!我没有!嗯……喔……不要捏!黎儿 好……好痒!呜!」 「痒麽?哼!老夫自小宠你给你吃好穿好的,将你养的白嫩妖媚,无非是准 备将你纳为妻妾!哟哟!噢!好软!好骚的巨奶!」 「您!爹!你!呜!……不!你说什麽?你……噢!不!不!呜……」 「哼!我不是你爹!老实告诉你,你是我的养女!嘿!你以为自小老夫吩咐 你每晚睡前吃的药丸是何物?那是养春补淫圣丸!你才能生得如此一双巨奶与肥 臀!」 「噢!噢!不!呜!呜……嗯……爹!黎儿好难……难受!呜……哦!…… 哦!好痒!」 尽管我们巨乳仙姬又惊又恨,但那双紧握着自己羞美巨奶的淫手弄得她激情 地淫喘娇泣不止。尤其是寨主不时紧掐住艾黎顶在丝衣下的粉嫩奶头淫虐地揉捏 羞辱着……整得她娇躯不断地淫抖痉挛,久久不止…… 「哼!难受!下面老子教你痒得娇喊叫春为止。瞧你那淫汁,流湿一裤子都 是!」 说完他腾出右手往艾黎胯下美屄处用力一插、再一搅!弄得我们美屄尤物玉 体激起一阵狂颤!淫抖! 痒得她不顾羞耻地昂首泣喊淫叫不止:「哎呀!呜!噢!不!嗯……嗯…… 呃……哦……哦……不!不!痒!痒!死我了!呜!……」 一波波稠浓淫汁自她那处女美屄内狂溢而出,整条火红丝裤完全湿透。一股 令她死去活来的淫痒,整得艾黎玉体完全弓了起来…… 看得她养父淫心大起,两指一用劲,硬生生地穿破薄丝裤裆,直插入艾梨那 淫湿美屄内又抠又搅起来。 「呀!呀!呀!不!呀!呜……呀!」 只见艾黎玉体一阵激情狂抖,一张饥渴已极的粉脸完全高抬放声泣喊,她那 处女美屄内激情的淫液更狂泄而出,溅得她养父手掌一遍淫湿。 这一轮抓奶抠屄淫刑,足足让艾黎尤物又痒又饥渴的连泄了近一个时辰才结 束。 寨主此刻再也忍不住慾火焚身,将艾黎尤物解开紧缚在她身上的淫绳,抱起 她那香软丰满的骄躯往软踏榻上一放,光着身子趴在艾黎那饥渴无比淫颤不止的 玉体上,双掌抓紧她身上一丝衣一阵撕扯,没几下将她扒得精光,顿时巨乳美姬 白嫩丰饱玉体一丝不挂完全瘫软地呈躺在她养父眼前。 艾黎她美目失神,淫喘不止地静待着那可怕又要命的奸辱。只见寨主双目喷 火地扒开美屄闺女的淫湿而微颤的雪白玉腿,用他那根又粗又硬、又脏又长的淫 棍往艾黎她那羞窄嫩饱淫汁泉涌的处女美屄内狂插而入! 「吱……」的一长声美屄虐肏声,应声传出,紧接着一阵令人疯狂的处女啼 喊叫春声,传遍整个石洞…… 「呀!……」只见我们处女尤物被肏得完全疯狂地仰首狂喊,双手抱头死命 地叫春,激情的爱液自她处女美屄内急喷而出! 寨主爽得一阵淫吼,双掌用力紧握住艾黎那双抖摆弹跳不止的淫挺大肉球, 下体猛力地抽送虐奸起来…… 「噗!吱!……噗!吱!……」 「呀!呀!呀!呀!呜……呀!呀!噢!噢!呀……呀!」 我们受尽淩虐羞辱的处女美姬被狂奸得又痛又淫痒,不由自主地双腿高抬紧 缠住寨主腰部,淫喊娇泣不止…… 艾黎这美屄仙姬洞房花烛夜,就在这後山刑洞中被她的爹残酷地糟塌了。 寨主发狂地奸淫着艾黎她那羞淫而落红不断的美肉缝,被奸得死去活来的美 娇娘下体淫汁狂喷不已,数度昏眩。直到她爹狂奸四、五百下,连连喷精四回才 结束这场淫虐的闺女狂奸篇…… 第二天午後巨乳美娘艾黎悠悠醒来……她发觉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巨奶朝上 的大字形地仰绑在刑架上,不禁又羞又恨;而她爹又正站在她那大张的腿根美屄 前,正用异物不停地来回刷动…… 「呜!呜!爹!你……你……想干麽?你!……呜!……呜!……」 「我不是你爹!你爹是金陵刘府刘王爷,你娘是刘府四姨四夫人!」 「爹!你!你……胡!胡说!呜!呜!」 「嘿!嘿!老夫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也不是刘王爷亲生的,嘿!你是四 夫人在金陵城外被销魂居士强奸後留下的私生女!……」 「哦!不!呜!呜……不!我不信!那……我为何会在寨中……呜!」 「那是因为刘府丢不起这个脸!刘府三夫人,也就是刘婉陵郡主她娘将你娘 撵出刘府後被老夫收留的,只可惜你娘四夫人被老夫用不到三年就香消玉坠了。 唉!还好你已长大,并且长得比你娘还美还淫媚!嘿!让老夫……嘿!嘿!」 「你!你……好无耻!呜……呜……呜……你……你……哦!不!哦……你 ……在擦什麽?你!哦!哦……呜……」 「嘿!老子在你那美屄肉缝内擦上世间奇淫的烈女百日虐淫浆!你是不是感 觉嫩屄内一股淫热辣痒?嘿!嘿!待我在你最要命的奶头美屄内连抹上十回,那 药性将一辈子无解!除非……嘿!嘿!」 「哦!哦……哦……呜……呜……噢!不!不……哦!呜……呜……」 果然,艾黎在自己的粉嫩奶头及美屄内被抹上虐淫浆後,没多久就已热痒难 耐。 「呜!呜!哦!哦!我……好……呜!呜!痒……不!呜!嗯!咿!咿呀呀 咿!咿呀呀!」 「嘿!够痒吧!甭担心,老子在你昏迷时就已让你吞下十颗极滋补的养春补 淫丸,足够痒你淫汁泄不尽。好,老夫问你,愿不愿与老夫当众完婚?说!」 「呜!呜!你休想!你……你!呜……又老又丑!呜……呜……我……死也 不愿……嫁给你!呜!呜……哦!咿呀呀!咿!咿呀呀!」 艾黎现在才真正嚐到这股淫烈奇痒,痒得她泣嚎娇喊不止……被仰绑的丰满 玉体无助地狂扭淫颤着…… 「好!很好竟敢嫌老夫老丑!非整死你这大奶小荡妇不可……」寨主又恨又 怒,双掌用力地握着艾黎胸前那双淫喘狂颤的淫挺巨乳,低头就在她那两颗痒得 死去活来的硬挺粉头一阵吸咬淫舔。 「咿……咿……呀……呀!呜……呜……咿!咿……呀……呀!哦……哦! 不……不……咿!咿……呀……呀……!」被折磨得完全疯狂的尤物艾黎发出一 阵令人喷精的美妇淫喊声,久久不断。 一股急烈的奇淫虐痒直窜下体,淫湿而粉嫩美屄内,大量的晶莹爱液狂溢而 出!就这样艾黎被她爹足足淫虐一个半时辰後,才举起硬挺淫棍往她那淫痒已极 的嫩屄狂肏起来…… 「呀!咿!咿……呀……呀!呜……咿!咿……呀……呀……哦……哦…… 咿!咿……呀……呀……!」直肏得巨乳美姬娇淫泣喊,数度昏死。也爽得她爹 一连喷精四回,才结束这场可怕的虐奸。 就这样一连数日,美侠女艾黎被她爹日日淩虐夜夜狂奸,她那凄美而激情淫 喊声自石洞内传出,直听得守在洞外数日的三兄弟数度喷精,又恨又痒!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七日,洞门突然启开,只见寨主跌撞地走出石 洞,无力地喊叫:「快!快!扶……扶……老夫回……回房取……药!老……老 夫过……过……」话没说完即昏死过去。 「老三快扶爹回房!我进洞查看发生何事,快!」 「哦!哦!」 老大急忙进入石室内一瞧,眼前的景像立刻令他目瞪口呆,而跟着进来的老 四亦呆立当场! 原来我们原本冷傲娇美的绝代尤物,全身一丝不挂,玉体且血痕斑斑地被仰 面躬身反缚绑在粗横木上。一双淫湿嫩白巨乳及圆浑玉腿,双臂被数十组麻绳紧 紧地缠绑着,根根深陷肉中。 气若游丝的艾黎被叉开的腿根美屄处,大量的鲜血淫汁不断涌出……流得一 地都是。看得二人又惊又怨、又爱又恨! 「快去爹房内取那瓶九转还魂丹及补血用的养气补阴丸!快!快!否则就迟 了。」 只见老四立即转身飞奔出去,而老大则急忙解开紧绑着艾黎玉体的绳索,将 她抱往软床上平躺,双掌不断搓揉她那血痕斑斑的大肉球,一面活血,一面怜抚 着艾黎那双绝世巨美乳。 足足昏睡了七日,并经四兄长的细心调养,美姬艾黎终於清醒。 清醒後的她看了四下及四人一眼立即起身想下木床,这时才发觉自己全身一 丝不挂!立即双手抱胸,惊叫道:「呀!你们!我怎麽会……我的衣服……快! 拿来!」 「嘿!别急!爹正四处找你。衣服早已放在床头,你刚痊癒,盖上被子休养 好再穿不迟……先吃些东西,这粥很补的,可很快恢复体力!」 「嗯……」艾黎她迟疑了一会儿就开始进食,进食完後又睡去。 直到第二天下午,她隐约听到有人在交谈: 「应该全好了,是否先弄醒,老子已忍不住……」 「我看还是等她睡醒再……嘿!醒了!我先……」 「你!你们……想干什麽?呀!呀!不!放手!无耻!不!哦!呜……」 只见四人如饿虎扑羊般硬将棉被掀开,将艾黎双臂压着,老大光着身子全身 压住她那淫饱雪白玉体,双掌紧握住她那对白嫩怒耸大肉奶狂吸乱咬起来。 「爹已干过你,也该我们了。嘿!我们会非常温柔,弄到你爽为止!」 「哦!哦!好!软!好!好!受不……不……了!哦!哦!」 「呀!呀!哦!呜……呜……不!嗯!不……」 又是一根硬棍狂塞入艾黎羞窄嫩屄内猛肏起来,又肏得艾黎羞愤已极!但不 管她如何挣紮,始终躲不开那根在自己美屄内进出狂奸的淫棍。 没多久艾黎又开始喘开始淫痒,并发出淫媚已极的叫春声:「哦!哦!喔! 不!唔……唔……呀!呀!呀!噢!噢!呀!」 就这样艾黎再次嚐到被人奸淫的痛苦快感,四人轮番而上,日夜不断,一连 三日共奸了九轮、三十六次的奸淫! 不知为何,艾黎并未被肏得死去活来,到後来索性红着粉脸,美目紧闭,不 时闷吟地去承受这无耻的奸淫,直到四人精疲力尽,瘫倒昏睡为止…… 艾黎美目含泪轻巧起身,穿上一套粉红软丝劲装,包好衣物,怨毒已极地看 了横躺在地的四人一眼,悄然走出木屋,潜回闺房收拾细软及宝剑长鞭,趁夜逃 出她从小生长的艾家寨,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