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丫比,最近想想自己这几年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忍不住就PO上来吧。 那天世杰开车载我(丫比)跟丫宝、小黑出去玩。 玩完要回他家喝酒聊天时,下起大雨。车子开在狂风暴雨的道路上飞驰着,朦 胧的路面上看不见其他车子。突然!车後尾被什麽东西撞了一下,大家都吓了一跳。 「干!是谁撞我的车!」 世杰下车一看状况,原来是一个女的,穿着超商买来的轻便雨衣,站在横躺在 地上的机车旁,手足无措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赔的。」 世杰火大地说:「你赔?拿什麽赔?我才刚保养好耶!你真的要赔,就拿十万 来呀!」 「不然…还是先叫员警好了,到时看要赔多少我再赔。」那女生听到世杰跟她 要十万元,又不赔了。 世杰:「我干你娘磊!你他妈没事撞我的车,现在我全身都淋湿了!叫你赔钱 又机机歪歪的,………」 世杰正要说下去,我们的军师丫宝从车窗探头出来「世杰,来一下!」 又转头向那女生说:「你等一下哟,我帮你劝劝他。」 那女生一看有希望脱身,就点了点头。丫宝小声地说:「大家都靠过来,我看 四周都没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大家听完都笑成一团。 「你他妈A片看太多了哟?」 丫宝:「机会不再,要做就要快,快就不会被抓,十万块不重要啦,到时你到 时想干嘛就干嘛!」 世杰听完就回头走向那女生:「好吧,雨那麽大,你到车上留个资料,顺便躲 雨,过几天我再打电话给你谈修理费的事。」她就先上车,脱了雨衣要填资料,突 然小黑起动车子,车子很快地开离车祸现场。 「咦!为什麽开车?我要下车!」 那女生很害怕。我们只好抓着她不让她下车,她一直挣紮,大叫:「你们放开 我,我要叫员警了!」 丫宝跟她说:「不要这样,乱开车门很危险的。你长得好可爱哦,我们只是跟 你做个朋友,外面雨那麽大,在车里比较安全,等雨停就送你回去了。对了,你资 料填好了没?」 「我要下车!」她很坚持。 「那也得核对一下你留的资料是真是假呀?还是你马上去领十万元,我们就算 了!」 她听了,想了想十万元毕竟不是小钱,说:「那就快点!」 我们看了她的身分证,她叫林桐姿(小姿),个子不高只有155,长的是可爱 型的,胸部不大,留着一头过肩的长发。原来和世杰同一间大学,不过是夜间部的 。身上虽有被雨淋湿,白色短袖衬衫配短裙丝袜还是很迷人。我看了一下,单眼皮 、没化妆的她,不说,还真像个单纯的国、高中生。 最後她说:「我的机车呢?」 我打电话给世杰,原来他已经把车子骑回家了。我照实告诉小姿,她有点生气 :「先让我下车吧。」 「不行,这里都没车,你一个人回去很危险。」她没办法,只好跟我来到世杰 租的房子。当她进入客厅拿了机车钥匙要回家时,世杰和在高利贷公司上班的大胖 、当水电工的成仔早就在里面了。小姿一进去大家就围着她往沙发坐去「坐一下、 坐一下」,而我则是把门关好,站在门口。桌上摆了许多大家喝到一半的酒,小姿 明白了这一切都只是泡妞的花样,什麽都不谈了,打算直接离开。 「我…我要先走了。」 我挡在门口:「喝一杯再走吧。」 大家站在那卢了很久,她看不喝可能走不掉,成仔不耐烦就直接拿一杯Vadka 给她:「一口气喝完,我送你回去!」 40%的浓度… 她应该不知道吧,因为要一口气一杯,她一喝完马上人都站不稳的跌坐在沙发 上,口中一直问这是什麽酒?大家看到她连站都站不稳,小黑和成仔就扶她到厕所 要让她吐。我先出去确保附近没人後,回到客厅就看到小姿双手被反绑在背後,小 黑正抓着他的腰不停的抽送,小姿不停的流着眼泪,一头长发淩乱的被汗水黏在脸 上肩上,一对小小的乳房在小黑冲撞下摇晃移动着。小姿拼命的摇头,一边呜咽的 哀求「不要…不要看…」 但小黑还是边干边把她推过来让大家看得更清楚,小黑见小姿的样子,生气地 说:「我操!我干你是让你爽耶?笑一个,你要当女主角了啦!成仔,还不拍!」 身为观众的大胖说:「推过来这里,我要看她的表情!」 小黑一路推到桌子前,让小姿的脸面对坐在沙发上的大家,疯狂在她体内抽送 。他们的身影随着抽送显得更淫乱,小姿的阴道被插了几分钟後,处女膜破掉的血 及因疼痛而渗出的尿稍稍润滑了阴道,慢慢习惯了肉棒的插入,一抽一送间,发出 空气进出的「剥…剥」声响。 成仔拿着摄影机拍她,小姿把脸左躲右躲「不要拍啦…不要…」 成仔索性起身转动DV,一边拍她的脸一边拍他们交合的画面。成仔:「小姿 ,我在拍了哟!」 大胖则是帮忙把小姿的头发拨向另一边绑成马尾,让她的脸能被DV拍得清楚 。之後大胖倒了一些油在小姿头上及全身,小黑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手从小姿腰 部、胸前、背部之间滑来滑去,好像在擦家俱一般。 小黑:「从腰到胸可以滑来滑去耶!A罩杯的女生也是很好玩的!」 然後愈磨擦愈起劲!後来又去拉小姿被油集成一团的马尾,让她头不得不仰起 来,DV因此把她的脸拍得更仔细,泪水汗水也一直滴到地上。世杰一听也动手去 摸她油油的胸部,证明小黑的话是真的。我注意到地上,白色短袖衫、牛仔裙、裤 袜,还有许多卷毛散落一地。仔细一看小黑和小姿的交合处,小姿阴部光秃秃的, 而且还流着血及她不时闪出来的尿。 小姿一直呜呜地哭一直躲DV,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走…开啦…你们不要看 啦…呜呜」,她的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 小黑问着:「你的血是月经来了还是处女膜破了?说呀,不然射进去怀孕了, 不要怪我!」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 小姿转头哀求小黑:「如果是生理期,我就要射进去了!」 「是…丫…不是~不是…」她不知道要说什麽才是正确答案。 小黑两手捏着小姿充满油的双乳说:「真的干到了处女噢,真爽!丫~丫~要 射了要射了!」说完下身紧贴着小姿的阴部,上身环抱着小姿,一抖一抖地十几秒 ,看来是全射在里面了!小黑离开後,小姿整个人倒在客厅的桌上不停喘气。阴道 流着血及小黑的精液。 大胖看得心痒痒,说道:「小黑用过的地方好脏!要先处理一下。」用装满水 的瓶子及毛巾把小姿的阴道冲一冲、洗一洗。之後叫我脱衣服从後面抱起小姿,D V拍到她的屁股和阴部被洗过水水亮亮的。 大胖说:「丫比,一起来!」 说完,从腰部抱起她,跟她说:「你好油哟,脚要夹紧我!不然掉下去,我打 断你的脚哟」职业是高利贷的大胖,动不动爱恐吓人家要打断手脚。 无力的小姿双腿只好勉强夹着大胖的腰,「放…放过我吧,我给你们钱…」话 没说完,大胖的阳具用力瞄准一顶,阳具就全部被刚开发的小穴吞进去了。 小姿「呀~」的一声。我在阴茎上抹了一些油再加上小黑之前在她身上抹的油 润滑,倒是花了一点时间从後面顶进她的屁眼。 世杰放了片音乐说:「来跳舞吧!」,让大胖和我跟着音乐节奏一上一下地干 着小姿,小姿双手被绑在背後,双腿夹着大胖。因为她身上真的很油,一会向前倒 一会向後倒,大胖用双手撑着她的腰上下运作,我就撑着她的屁股。成仔一直在拍 。世杰进了房间不知在找什麽东西,丫宝边看电视节目边欣赏现场春宫秀。 「噢~胸口贴着胸口可以感觉对方的心跳耶,噢,好紧!」 大胖和我试着一前一後夹着固定她,我也附和:「对呀,她的…她的…也好紧 !」小姿则是边被干边哭! 「好痛…好痛…放我下来…」 不久,大胖说:「丫比,一起射吧…!」也不等我说话,就抱着小姿的腰三两 下後就射在体内了。我则是再抽插一分钟,也受不了而射进去。两男一女定格一分 多钟显得很无聊,只好在小姿耳边相互接话…… 我:「小姿,你知道为什麽我们不动了吗?」 大胖:「因为要让精液停留在你体内久一点呀」 丫宝看着电视的综艺频道插话:「不知到时我们当爸爸的感觉会如何?小姿你 呢?早点当妈妈也不错呀!」说完又转去看新闻台。 「你们!」小姿泪流满面咬着牙说。我们俩说完就把阴茎拔出来,把满脸泪水 汗水、不断喘气的小姿放在地上,世杰拿着一条狗链出来,一头栓着她的脖子,另 一头绑在桌脚上,我想她双手被反绑着,也就不用管她了。我和大胖就去洗掉一身 的油。成仔、世杰在房间看着轮奸小姿的DV,洗好澡的小黑去买吃的东西和一些 其他有的没的。之後小黑解开小姿的双手,带她去洗澡,让她穿上简单的衣物。为 了怕她逃跑,把她脖子一端用狗链系着,另一端铐在我和丫宝睡觉的房间床柱上, 她则睡在我和丫宝中间。隔天早上,小姿回到了客厅,她站着吃三明治,吃着吃着 ,身上依然在发抖。 「…什麽时候要放我回去?我家人会报警的!」她试探的说。 丫宝坐在沙发上说:「因为昨天你陪我们玩,所以车子的钱就不用赔了。你也 可以回去了。不过,我们要把你昨天拍的轮奸纪录片和精彩照片都卖出去,因为我 们没钱了。」 「你们犯罪还要……」她有点生气。 「不然,我们也不要让你丢脸,只要你以後当我们的女朋友随传随到,影片照 片就不会流出去。」 她:「强奸是犯法的!」 我大笑:「你的身体现在不用,以後还不是要给男朋友用。丫宝算了,还是把 东西卖一卖吧!淑女,你可以回去了。」 她怯生生地说:「可不可以先让我回去想一想?」 丫宝说:「OK呀,我们就等你一个月。不管你选那个,一个月後的晚上十二 点整,你要自己过来给我们答案。你如果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事,只要我们有一个 人没被员警抓到,二个愿望都可能会实现哟。」过了平静的一个月,深夜小姿回到 了这里。 丫宝问她说:「如何?」 「我不要选,你们敢怎样,我就报警抓你们。」 我站在门口淡淡地说:「那你就回去吧,影片的收入我们就不客气了,到你学 校门口卖,不知生意好不好?」 小姿看着我:「你!」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哟!是要当我们女朋友?还是要卖掉影片照片?」小姿一 直不回答,大家僵持在那里。 世杰说:「我猜你一定是有男朋友了,所以不能当我们的女朋友,对吧!他叫 什麽名字?是你同学吗?」 「……是我同学,叫张心诚,」 「不然另一个条件也可以」大胖提议。 她:「什麽条件?」 「你动不动就说要叫员警,我又不是被吓大的。我明天就去找那个叫心诚的, 先把他打得半死,再告诉他,你被轮奸又被射在里面,他一定会对你很不爽的,会 不会分手呢?呵呵。」 「如果不想有女朋友的名义或卖掉片子,就改为陪我们上床一年,一年以後你 就自由了。不然,你想走就走吧。」我说完,转身去开门表示送客。 小姿低头想了又想抬头说:「如果我………影片真的可以……。」 丫宝拍拍手:「都作废,都拿去作废。不过,以後我们如果要求什麽,你都要 老老实实回答,做得到吗?」 「如果你们说谎呢?」小姿不放心地问。 「那我们还问你选什麽干嘛?问你就是会守信用呀!」 丫宝说:「决定好了,就去把门关上,不然你就走吧!」小姿缓缓地关上门。 成仔问:「你月经来没了?」 「…还没…」 大胖和小黑都很高兴地说:「我好像要当爸爸了!」 小姿似乎反悔了,急着说:「你们…你们就放过我吧。强奸是要坐牢的」 「你又想不守信用了吗?」我说「我……」 丫宝:「够了!你老家在台东是吧。你打手机回去告诉家人,学校很忙,你有 一阵子不会回家,会常常住在同学家。」 小姿照做之後,丫宝:「很好,你就暂时搬到这吧!」假日,小姿身体趴在矮 桌上,脸孔朝前,双手被反绑、桌缘刚好在腰部位置,腰部系着狗链圈的一端,链 子由桌底穿过,另一端链圈环着小姿的脖子,我们把链子调得紧紧的,形同把她固 定在桌上。双乳在桌上压成扁扁的她双脚刚好半跪在地上。这样让大家边看电视边 干她。大家在干小姿时,不时发出了撞击臀部的啪啪声。大家胡说胡闹着小黑把菜 盘放在小姿背上,一手拿碗,另一手夹菜吃饭,下半身接着小姿下身,不停摇动着 。 「我拷!边干女人还要吃饭,会不会消化不良?」 「今天不吃饭,吃美女哟?」 「一直灌浆,奶会不会就A升级到B?」在大家都射进去一次之後,小姿的阴 部、大小腿、地上都是精液。而她也从有哀求声,到最後好像放弃了不再反抗。以 後小姿展开了驯养的过程。在家不准穿衣服的她,全身光溜溜的作菜、打扫、帮大 家按摩。 带去诊所检查後又确定怀孕了(丫宝不准她堕胎),就不用怕月经弄脏了地板 ,真是赏心悦目。一头长发也已慢慢长的超过腰部。有一天,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 ,只听见叮铃~叮铃叮~交错响声,小姿碎步过来,。因为丫宝在她双脚脚踝铐上 一条相连的链子,配上一串金色铃铛链子。尽头则铐在我们特制在各处的不锈钢把 手上(像是在客厅、浴室,现在铐在饭厅那)。我们不怕她跑,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 丫宝:「铃铛我装的呀,有什麽好处大家知道吗?一个是知道人现在在那?一 个是…嘿嘿…干起来的时候,会叮叮作响耶!听听声音,就知道有没有人在干她了 」 成仔:「站好我看看!」光着身子的小姿手贴在大腿旁像是在立正。 成仔:「真的愈看愈兴奋!转过身去,小穴朝向我们,双手自己把小穴掰开让 我插!」小姿面对注定的结果只好双手自己去掰开阴唇。 成仔急着说:「那我要上了!」脱掉裤子後直挺挺的阳具跳出来,他走过去, 双手按住小姿肩膀,「哼」一声就插进去,只见阳具又被小穴包起来,小姿则是叫 出「ㄦ」一声,停留几秒後,成仔便自顾自的快速在小穴内抽插着。 成仔又叫:「把手撑在地上,屁股翘高。」小姿只好照做,一抽一插不断发出 「唧唧唧、啪啪啪」的节奏声。我看到小姿皱着眉头接受成仔的抽插。成仔每一顶 ,小姿就向前一倾,要倒要倒的,更好笑的是,每一次向前插,就会带动小姿脚铐 的铃铛动人作响。 大胖说话了:「成仔,你这样干她都没表情耶。」 「干!不然是要怎样?」成仔一脸不悦的问着,但是仍没有停止动作,小姿依 然配合着他的抽送。小奶一直在我们眼前微微摇晃着。 大胖说:「成仔,你先暂停一下!」成仔听了就先拔出来,阳具上充满水水的 亮光。大胖叫我把小姿的眼睛用眼罩蒙着,并且叫她跪在桌子上。世杰则又把她的 双手反铐在後面。我在想到底要干嘛?我突然看到装满刚从厨房温好热豆浆的针筒 准备注入小姿的屁股。 大胖:「帮忙压一下,不要让她动哟!」注入几百CC的热豆浆到她屁眼里, 再马上拿肛门塞塞着她的屁眼!小姿被注入时想要挣紮,但是被大家压着,之後成 仔马上把阳具接回去阴道里。成仔叫她跪在桌上,阴道刚好配合老二的高度。大胖 笑着说:「比赛开始了哟,有没有觉得她的小穴紧了起来?因为她想要大便呀!」 小姿被罩着眼睛,肚子痛得满身大汗:「我要…要…去厕所」(她的链子如果 没有卸起来的话,长度不够到厕所)可是谁理她呀!小黑拿着DV在拍,其他人则 比赛谁造成的叮当声可以最大声!大胖威胁她说:「跪好!不然下次叫你在外面被 干!」 小姿只好听话跪好!这次大家都努力冲刺比赛,深怕铃铛没有响声,也干得小 姿「丫…丫…」大叫,轮到我的时候,我叫世杰把她两腿抱起来,然後向两边分开 ,这样小姿两腿之间的小穴全暴露在大家面前连肉缝都能看见,更有之前的精液不 断滴下来,我想尝试新鲜的,就把塞子拔开,用阳具插进她的屁眼里,这麽清楚地 看到自己的阴茎插在她的屁眼里,又感到她屁眼强烈的一收一收,所以很快就射在 里面了。 我一射完拔出来,小姿的屎马上从肛门半流半喷出来。大家看的都觉得很新奇 。小姿每天会陪不同的人睡觉,只是链子一定会铐在房间装设的把手上(成仔施工 的),脚铐的一端铐着她的右脚踝(当然也有铃铛)。世杰租的房子有两层楼,我 们是用房客的名义住在这里。像我睡二楼靠楼梯第一间(我喜欢摸她的小乳,总是 叫她侧睡,我从她背後贴着她,摸着她的乳睡觉)丫宝睡着距离二楼楼梯较远的那 间,丫宝在我们几人之中不算很好色。 他常常会叫小姿把认识的人、事、物一再一再重复回忆,写在丫宝的笔记本上 之後,就让她上床睡觉。世杰住一楼走廊最底那间,因为他是大学生,睡觉前,会 让小姿在他房间看看书柜的小说再睡。成仔喜欢和小姿一起看最新的日本A片,叫 她要好好学习学习。 小黑和大胖在小姿跟他们睡时,都会两人一起和她睡,他们也喜欢看A片,不 过都是小姿担当演出的(每次小姿做爱,我们都有拍下来),所以小姿很不想轮到 跟他们一起睡。小姿一样每天正常上课,一样有和男朋友见面。大胖看她的男朋友 很不爽,就找个酒店小姐去勾引他上床,说要跟他在一起。所以两人不久就分手了 。 暑假,小姿表示想要回去台东看家人,丫宝私下找大家:「我看,不能让她再 出去了,我要再想想办法。」 丫宝跟她说:「你还是生完孩子再回去吧,不然两个月肚子大起来,要怎麽跟 家人交代?」小姿也不想自己名声被破坏,就打电话说暂时不回去了,他家人虽然 很生气,直问为什麽?但我直接把她电话拿来挂掉。於是我们叫世杰在深夜搬家, 搬到一个更没人的地方。虽然花了很多金钱和时间,总之比以前更安全了! 搬家期间,小姿也一直无助地问「是不是生完孩子就会让我回去!」 丫宝和我们一直在敷衍她,她也没办法说什麽。後来,小姿的肚子愈来愈明显 ,她的家人其实找她很久了,但是连员警都找不到人。只好报失踪!搬家开始新生 活,也开始新花招。大家在床上一起玩7P,成仔躺在床上干着小姿的阴道,她凸 出的肚子刚好靠着成仔的肚子,长发整个披在A罩杯的胸部及成仔身上,後面则是 我闻着她的发香,边干着她的屁眼边捏着她的双乳。 在我和成仔冲撞下,小姿的阴道及屁眼也传来「扑滋、扑滋」声响。右手和左 手则是握着小黑和丫宝的阴茎套弄。大胖则站着小黑身边,享受着小姿的口交,不 时有「恩、恩、恩、恩、恩、恩……」的声音,小姿配合着大家的进出节奏闷哼, 被干着小穴和屁眼的感觉,想叫出声音的嘴巴却被阳具塞满! 世杰猜输了,就只能边拍DV边打手枪,不久,小黑射了,精液射在小姿右耳 及头发上,丫宝和世杰则射在她的身上。一场大战下来,搞得小姿全身上下里里外 外都是精液。 有次特地带着小姿出去兜风,因为大胖的高利贷同业到我们这借大胖钱周转, 他看到小姿这麽漂亮,就跟大胖问:「下次带来让大家爽一下,你借钱的利息就照 行规一半算就行了!」 所以我们罩住小姿的双眼载着她去找大胖的朋友,让他们在公司桌上干她。我 们没跟小姿说是别人在上他,因此限制那些男人干她时不能说话。小姿则是躺着, 双手被绑着拉向头的那端,所以两个奶整个露了出来。那些陌生男子一边摸她的肚 子一边用传教士体位干她,通常没两下就泄出来了。 刚开始小姿还不知道是别在干她,结果发现轮奸她的人好像有点多,她罩着眼 慌张地叫着「走开,你是谁,走开!」 我们吓了一跳,赶快冲进去压着她让男人上完她,由大胖向他朋友道歉赶快离 开。上车後几个人在後面不让她大吵大闹,我则是飞车回家。回家後,大家火大之 下也就开始无赖起来。我们把小姿关在房间,小姿气得混身发抖,肚子痛了起来, 双手摀着肚子。 丫宝平静下来:「大家养你这麽久,你一点忙都不帮,那麽一年的约也不用守 啦。门就在那,到明天早上之前不会有人来挡你。你自己想一想吧。」 小姿坐在床上,因肚子莫名疼痛不停呼气。这一天,大家出去夜唱了一晚,回 来见到小姿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家。我轻轻地问:「你不走呀?」 小姿:「有什麽好说的,你们死後一起会……」她把头回过去表示不想看我。 丫宝:「会什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留下来是吧?」 「即然没什麽一年约定了,你以後只要好好陪我们,顶多帮我们生孩子带孩子 ,不会再有什麽拿你去赚钱的事了。」 丫宝叫小姿打电话回去给父母,说是已经结婚怀孕了。父亲是我。要他们不用 担心。 至於他父母一直问她在那,丫宝要她说「不用担心,我怕我和丫比会被你们骂 ,所以等一阵子再回去!」 就挂了电话。几个月後,房间多出了一张婴儿床,床上躺了个女婴,长得像谁 呢? 2、 小姿怀孕八个月後身体常常很不舒服,所以我们答应她在孩子出生後几个月之 内不再碰她。丫宝让她自己住一间房间。为避免麻烦房间内只有一张床、厕所、一 些书及一台装有几天份食物的小冰箱,其他都不放。 小姿的限制只留下在右脚系上配着铃铛的链子(一端锁在固定在墙壁的钢架上 )长度让她可以在房内活动而无法到客厅,毕竟能减少一个外人看到就少一分危险 。 过几天从外地收钱回来的大胖知道了这件事相当生气,拍着桌子:「丫宝,你 让她休息!大家以後要「干」什麽,你作事他妈的都不会问人哦!」 因为之前小姿在大胖朋友那的不配合,让大胖觉得很不开心。 丫宝冷静的说:「你是在讲什麽,她只要活着,有一天她如果真的是我们的人 了,大家就皆大欢喜。你把她搞死了,一屍二命不用说,大家通通都要陪你去死! 」 小黑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叫:「我可不要死!大不了就…就…不要玩了!」小 黑心想玩到的都是赚的,赔本可就不好了。 大学生世杰倚在墙旁推推眼镜:「我同意丫宝让小姿休息,但是…斯德哥尔摩 症候群?我列,你骗肖ㄟ!」 成仔还在外面加班,我则是到小姿房门外注意她的动静,希望不要因此影响她 的情绪。 在大家一阵你来我往之後,丫宝说:「够了!你(大胖)因为在朋友面前没面 子,? ?? ???就拿这件事跟我吵!你呢(小黑)平时干女人时说自己金枪不倒,现在有 事就倒在沙发上像个烂泥!你~(世杰),他妈的大学生,青年守则教你助人为快 乐之本不懂哦,也不帮我一下。你你你(丫比)……算了我无话可说了~」 丫宝接着说:「总归一句,我不准小姿出了问题。要女人是吧,那就再找呀! 不过要想好,爽,大家一起爽,出事,兄弟们要一起扛。不然就忍到小姿生完!」 丫宝的理性远远超过了好色,表明了打手枪也可以,找女人也可以,总之安全 最重要。 我见大胖不说话:「丫宝说得对呀,再漂亮的女人也会有干腻的时候,你不觉 得腻吗?」 「所以呀,就这样决定了!」平定了这场风波。没有女人的日子总不能白过, 在大家为了小姿吵架的两周後,大家开车到处走走,车子行驶在大街上,月色昏暗 ,我们的心情也很低潮。 「如果几个月什麽事都不能做真的会闷死,不知能不能再找另一个女人来上。 」小黑抱怨。 水电工成仔说:「那有什麽问题,我有学过开锁,咱们去碰碰运气,如果用的 是普通门锁,说不定可以进去。」後来几天,世杰和我去观察学校女生的居住情况 和位置,丫宝计划整个过程,其他人去买其他所需用品。我们在大学宿舍四周观察 了很久,锁定了一间学生套房,成仔试着打开门锁,结果一试就开了! 开了门後,只听见:「是小嘉还是小桐回来了?刚好,帮我把新买的沐浴乳拿 进来」 我们五个人知道有人在洗澡(丫宝表示他要守在楼下,以防万一),老二就直 接硬了一半,全部悄悄地走进来,把大门门锁锁上,再脱光衣服。 她又问了:「帮我拿一下沐浴乳进来,在桌上!」 等了几秒,「到底是谁在外面呀?」 我暗数一、二、三,叫声:「色狼在外面!」用力打开浴室的门,二个人先冲 进去制服那个女生。 她大叫:「你是谁…呜~」马上被我摀住嘴,一闻到她刚洗好头的香味真令人 受不了,她又想再叫,我马上给了她一巴掌,捏住她的下巴!略带威胁的口气。另 一手则摸摸她被打的脸。 轻轻地说「你好漂亮哟,打你我也很舍不得,但我说话你听话,照做就好了, 乖……听话…不然等等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事。」 她说:「不要…。你不要这样…。拜托你…」大家都听到她的哀求,她光着身 子,? ?? ???边恳求着我们放过她,一边想用手遮住胸部和下体。我装着没听到,小黑 和世杰拉着她的手把她从浴室里半拖半拉出来。 成仔从床上丢了个枕头在地上:「躺在地上,用枕头垫住腰部。双手放在头顶 上。」 她摇着头「我求你不要这样~~」 成仔一拳打在她的乳房上,痛得她蹲下来:「躺在地上,用枕头垫住腰部。双 手放在头顶上。」 她一边哭又慢慢地倒下来,双手放在刚洗好的头发上。我目测那个女生身高 167左右,胸大概是B罩杯,留着一头长发,身材和模特儿差不多,有着修长的腿 。此时,成仔二话不说就压在她身上,手握着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摩擦几下,因为 她身体还没干,所以阴茎滑了一下就直接被小穴套了进去。 她哀求和娇喘的声音就伴随着她的头发香气和後来的流汗味道不断传来「好痛 …丫…不要…呜…」,她的叫声加上味道,比催情剂还有效果。成仔更卖力地抽插 着,而那女的哭的更厉害,双手却不敢从头顶上放下来,世杰担心她的叫声会引来 外面可以经过的人注意,用买来的胶带封住她的嘴,我则按照惯例拍着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