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公公!大事啦!太後娘娘要出宫私访! 司礼监秉笔太监张诚慌张的冲 了进来。冯保本就?三阳教的事异常的焦虑,见张诚说出此等事来顿时一阵眩晕, 太後是谁?当今天子的生母,後宫之统领,紫禁城真正的主人。这?个人,岂是 随意出宫的。 “怎麽回事!?快,随咱家去慈甯宫。”二人忙进慈甯宫,就是一阵劝阻, 足足说了一个时辰,冯保张诚都已口干舌燥时,太後才放下这心思。冯保二人也 告罪离去。 “张诚,这是怎麽回事?!”冯保怒道。 “属下不知,但相比定和那三阳教的妖人有关。”张诚皱着眉头回话。 “令东厂去查!我大明岂可让这种邪教玩弄於股掌!天大的笑话!”说罢,便沈着脸回了司礼监。 慈甯宫中…… “哼!哀家出去探访民情,冯大伴却来阻挠。真真是不把哀家放在眼中,若 不是见他辅佐皇上有功,哀家早就革除了他!”太後李氏发着脾气,私下都是心 腹女官自不会外传,也知道太後只是在说气话,实际上还是很看中冯保张诚二人 的。旁边一个身穿有三朵太阳的衣服的中年儒生见状摇头笑了笑,却竟自解开了 自己的腰带,褪掉了裤子和鞋子。四周的女官见状似乎见怪不怪,竟然去四下关 了门窗。 太後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的到。而这人却竟自走到太後面前,伸左手轻揉 着太後的脸,太後见是此人也叹了口气道:“先生是教中高人,哀家身边能贴心 的也就是先生了。”说罢,还把这人将要拿开的手按在脸上轻轻揉擦了几下。这 中年人也不以?然,竟伸出右手撩开了一摆,只见一根硕大火红的阳具便从?面 伸了出来。中年人笑了笑,把龟头轻轻的顶在了太後的嘴唇上。太後随即张口吞 入口中,很是用力的吸允了起来。 吞吐了一会,太後这才?起头道:“这一年来遍尝教中阳物,还是鲁先生的 阳具最得哀家喜爱,尺寸,味道都是上佳。”说罢,又重新把这个鲁先生的阳具 含入口中。 鲁先生则尽数褪去了身上剩余的衣物,轻轻抚摸着太後的脸道:“呵呵,这 阳具均乃勤练三阳功所致,自然尤其妙处。只是,”说到这停了一下,挥手把周 围的几个女官叫了过来才继续说:“只是不知娘娘的凤臀凝练如何了?”说罢, 只见太後?眼媚笑的横了一眼鲁先生,口中阳具不吐,两臂向两边平台,任由几 个女官脱去身上的衣物。太後吸允了一会,却见那鲁先生突然抖了一下,然後就 听到太後发出阵阵呜咽,过了好一会,太後的玉腮都鼓了起来,才缓缓的把阳具 从口中抽出,却带出了一点白色的浆液留在嘴角。随後,太後便把口中的物事吞 咽下去。 鲁先生见太後吞了下去才笑着摸了摸太後的脸,似是夸奖。 “呵呵,鲁先生的阳精真是鲜美异常,哀家真是喜爱的紧。”随即,便赤裸 着身子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鲁先生。继而又爬到床榻上,分开双腿,将凤臀冲 着鲁先生後才道:“鲁先生,来试试哀家今日凝练的如何。”随後,一名女官把 已经端来的托盘上的一个小瓷瓶子打开,顿时屋内遍布一种兰花的清香。随即, 女官又把小瓶子?的东西倒在手心,几滴泛着兰花香的油便从?面流了出来。被 精心涂抹在太後的内凤眼上,令人惊诧的是,太後三十之上的年纪,那小洞也依 然粉红俏丽。 之後,女官又拿出一根细长的玉棒,顶在太後的内凤眼上,轻轻的插入少许, 让油往?淌了些。之後又跪在鲁先生跨前,把他的阳具含入口中,吸允了个干净。 随後,另外两名女官便上道两侧前,双手扒开了太後的臀瓣。太後娘娘的胯间, 顿时一览无余。 “娘娘,可要来了。”说罢,径直把阳具顶在太後的内凤眼上,缓缓的插进 了连先帝都未曾入过的内凤眼中直到,尽根没入。之後,另外的三名女官分别跪 在鲁先生的左右和身後。其中两名伸手按摩他的人蛋,另外一个则在吸允他的後 门。 “嗯,娘娘近日的凝练果然有成效,已然是有力的多了。”说罢,朝?女官 挥了挥手,便不再言语。几个女官都是常见此事,自然明白这是让她们去门外把 守,鲁先生要和太後娘娘云雨一番了。 鲁先生在太後的身後耸动着,低声说道:“娘娘,冯保、内阁和锦衣卫那边 都对本教素有微词,如今已是怨毒之意,长久下来,怕对娘娘不利啊。”正享受 着的太後也不禁停下呻吟声,低低说道:“冯保?人刚正,随是宦官却也忠君爱 国,内阁是动不得,锦衣卫天子亲军,哀家更是无可奈何啊。唉。”说到此处, 太後不禁叹了口气,天下谁都动得,就这三方势力动不得。因?他们都是皇家仰 仗,延续的根本。听到此处,鲁先生也明白太後也是毫无办法。只得卖力起来。 天近子时…… “鲁先生真是勇猛异常,鏖战至多时竟还能如此挺拔。”太後面色疲惫却很 有精神头,躺在鲁先生怀?说着悄悄话。 “呵呵,娘娘过谦了。”说罢,伸出右手抓住了太後的一只玉乳竟没抓到: “嗯,娘娘的秀乳凝练的不错。一只手已经不足以尽掌了。”太後掩嘴娇笑道: “还不是先生出的怪异法子,让哀家的女官每日服用那怪味道的汤药。女官们服 药後竟不能排泄,还要让哀家去吸允她们的尿液,每次喝完胸口都胀痛不堪,却 不想效果上佳。” “呵呵,来,娘娘,在下伺候你沐浴。”太後笑着起身和鲁先生走向浴室。 翌日,鸡叫天明,太後寝宫中 . . . . . .昨夜与三阳教的鲁先生云雨彻夜 後疲惫不堪,这才昏昏睡去。早上已听女官告知,天亮三竿了,但自觉身子依旧 是轻飘飘的,赖在凤榻上不肯起来。半梦半醒间,忽觉有人赤身钻入自己的软被 中,自己的一只美莲被那人抓在手?,吸允起自己美莲的玉指来。也是弄的舒服, 太後未顾其他,还以?是鲁先生便横自睡着。那人吸允了一会太後的秀莲似乎仍 觉不过瘾,直冲冲的钻到了太後的背後,一条胳膊从太後的颈下穿过,搂抱住了 她。太後迷糊中,翻身向?冲向了那人。 忽然,太後觉得嘴边有一温热之物轻轻在自己的纯间滑动,还以?是鲁先生 又在调教自己,自顾张嘴衔如口中。却猛想到不对!口中之物只觉是那女子的乳 头,而那人正搂抱自己,何以将阳具放在自己嘴边,猛然睁眼,却惊讶的看到一 美貌俏丽的女子正将自己搂在怀中,看着衔住她硕乳的太後满脸笑意。太後一阵 发楞,却才想起,此女是自己的女官统领巧玉,被三阳教取走调教,却不想回来 了。 “巧玉你……”未等说完,巧玉径自一口吻住了太後的香唇,半晌这才放开, 转而放开时,太後已然娇喘不已。 “呵呵,喝——,巧玉而今也是被调教的胆大了些,竟敢强吻哀家了!想曾 经哀家想要巧玉的初吻,都是让你脸红了半天呢。”媚笑罢,身後摸向巧玉的下 体想逗弄她一下,却不想一探之中,竟把一根滚烫异常的阳具握在手中! “啊!?”太後一声惊疑呼出,便猛的撩开被子向下望去,却不想,看到巧 玉洁白的下体竟然长了一根男人的阳具!充血挺拔,滚烫异常,红?透着紫。看 着就可怕的阳具上的血管怒涨盘桓,和巧玉如羊脂般白嫩的小腹双腿间成了明显 的对比。 “巧玉,你这是……”未等说完,却余光瞥见四周站了一圈人,太後望去, 却是自己的六名女官,分别被另一名看似已是中年的美熟妇赤身裸体的搂在怀中。 而这些美熟妇,竟也都与巧玉一样,胯间均有一根昂首挺立的阳物,只不过和巧 玉相比,这六人却是红的吓人。太後惊然的看着周围围着的一圈女人,惊怒道: “你们是何人!把哀家心爱的女官怎?了!?巧玉!这到底是……”话音未落, 却见那几个美熟女一把搂住身边的女官,把胯下的阳具,插进了女们的下体,顿 时惹来一片惊吟。女官们脸色一片痛楚:“啊——啊!烫!太烫了!快,噢—— 快拔出去!” “啊——啊——!娘娘,娘娘救我!” “啊!啊!”见如此,太後顿时怒火万丈:“你们是何人,竟敢不经哀家的 允许就奸淫哀家的女官!”刚要继续怒喝却见那些美熟妇眼中尽是妖异之色。讶 然间,巧玉又把太後搂入怀中,强吻起她来。这回太後虽有挣紮,却越是被吻, 越是难以自拔。情不自禁的去吸允巧玉口中的唾液,越来越上瘾。巧玉也不适时 宜的揉搓太後的硕乳和凤臀。一会过後,巧玉便站起身来,把阳物顶在了太後的 唇边。已被三阳教调教许久的太後下意识的便把那紫红色的阳具含入口中,煞那 间却猛然想起自己的女官们,刚要吐出,却感到那阳物传来一阵奇妙的味道,让 她欲罢不能。只觉神智尽失,满脑子只有那阳具让她沈浸的异香。 巧玉享受了太後半个时辰的口活,冲那群美熟妇挥了挥手。六名熟妇把阳具 从已经被奸淫的浑身无力的女官体内拔了出来,六个女官被横抱起来去了後厅。 巧玉也是吧阳具从太後口中抽出,把太後横抱到了後厅,七人围成一圈,女官们 被熟妇们立在身前,就等着巧玉一声令下,继续被奸淫。巧玉见她们准备完毕, 便挥挥手让她们先开始,自己则把对着太後的玉背抱住她,慢慢的让太後清醒了 过来。 太後一经醒来,便看到自己寝宫後厅的地板上自己最爱的金菊花不知何时被 人换成了三阳教的轮盘。耳边浪叫不断,自己的女官们被奸淫的淫水横流。但太 後猛一定睛,却惊恐的看到自己的女关门的胯间,竟然都有一根阳具在慢慢从几 个女官的胯间生长出来,那些美熟妇越用力,那阳物生长的就越快,那阳具越大, 女官们的浪叫声越大。太後虽不知巧玉?何如此,也不知这群美妇人从何而来, 但她此时却知道巧玉也要让自己长出那阳物来!想到至此,泪水不禁涌了出来, 扭头苦苦的对巧玉哀求道:“巧玉、巧玉!哀家不想长出那东西!巧玉!求求你, 哀家不想啊,啊——!”哀求间,巧玉已然将阳物插进了太後身子?。 “呵呵~ !娘娘,长出来了,便知道这话儿的好了!呵呵~ !”说罢,也不 理太後的哀求,猛的发力。 天近晌午,太後和几名女官已经被奸淫的浑身无力,太後胯间那根阳具也已 经长到成熟。与巧玉不同的是,太後那根却是与太後嫩白的肤色一般,白白嫩嫩 的,虽然也是粗壮异常,却看起来也是精致的很。再瞧几个女官则深有不同了, 最左边的两个,所长出的阳物竟如花草的绿叶一半?色,一根根血管也如那叶茎 似的。而右边的两女,胯见的阳物看起来却与狗马的阳具一般,一个的阳具如马 的阳具一般夯长,低头便可吞如口中。另一个却如土狗一样,外表包着一层厚厚 的黑皮,正被那美熟妇撸弄,不断露出?面红红的阳具来。中间的两女,阳具却 如普通的无太多不同,只是粗壮夯长,却成黑褐色,看着及其凶恶。诸女用力甚 猛,只听得那阳物在?女的胯间不住的啪啪拍打着?女的小腹。 “啊————!”猛然一生,却见?女却以是射出阳精,太後和几个被奸淫 的女官则直接把精液喷洒在三阳教的轮盘上,刚一扑到上面,便眼见着被那轮盘 吸走。 巧玉看着已经被奸淫昏睡过去的太後和几个女官,令道:“姐姐们把这几女 ?到娘娘的床榻上,便可回去了。”“是。”几个熟妇把?女?到了太後的凤榻 上,便离去了,巧玉则赤身裸体的坐在一旁休息。 傍晚时分 . . . . . .太後和几个女官从熟睡中醒来,头一件事便是看着自 己胯间的阳物怔怔的发呆。虽有惊恐,却瞧这阳物,越是喜爱。“娘娘,以後看 的机会很多呢。”太後猛一?头,就看见巧玉正跪在床边向她轻笑。太後之前虽 是恼怒,但怕是那冲天的快感早已被她忘了,却还是有些恼巧玉不先行告知於她, 但自己也与巧玉姐妹相同,许久不见也是想念的紧,便说道:“你上来,让哀家 好好看看你。”巧玉也听话的爬上了床,已上床便被太後猛的搂在怀?。“你个 死丫头,竟然戏耍起你家娘娘来了,你不知哀家这?长久是多想你啊!”巧玉听 了,也是感动,竟低头把太後的阳具含在了口中。“唔——娘娘,——有所不知。 长出这东西,教中地位更高,岂是娘娘从前那唔——寻常女奴的身份可比的。” “啊!竟有,竟有此事?”“唔——嗯,是鲁先生特意让巧玉关怀娘娘的。鲁先 生说,娘娘?奴甚可,自当有此福缘。”“那,嗯,那哀家的这些女官是怎?回 事?”巧玉把太後的阳具从口中吐出,给太後说道:“娘娘看我绿茹绿芯这俩妹 子,她们这两根花草阳具可让女子?出一些教中特有的植物,这些植物天生灵性, 可让女子淫性大增,娘娘自会看到好处。”说罢,有指了指长出了狗马阳具的二 女道:“娘娘再看柔心柔月二女,此二女的欲兽阳具可让女子?出也是教中特种 的欲兽,让这些欲兽奸淫女子,淫性大发或大不得满足的女子,均是得益良多。” 说完,有指了指两个阳具异常粗壮夯长的女官道:“娘娘再且看泳儿泳情二女, 可让娘娘孕育一些教中特有的寄生于女人身子?的欲兽,虽是都可以一淫?快。 娘娘可知道好处了”“那,巧玉你这阳具又有何说道?哀家呢?”听完巧玉的话, 太後不禁对巧玉和自己的阳物倍感新奇。“哈哈,巧玉这阳物别的本事没有,却 是一等一的好药材,与巧玉的阳具交媾或服食,均有奇效!而娘娘这阳物,却是 一等一的好了,虽然不能像其他妹妹们可以做这做那,却是散发法力,让女子甘 心成?娘娘的胯下美人。”说罢,竟翻身反跪在太後的面前,把自己的玉臀冲着 太後有些呜咽的说道:“巧玉自被教中调教,一直不敢忘娘娘恩情,今日便让娘 娘用娘娘那驭奴阳具破了巧玉的处子身,让巧玉生生世世的陪娘娘开心!”太後 听的感动异常,眼圈一红,便猛的跪起身子来,却见其他六个女官也如巧玉一般 :“娘娘!奴婢们虽已非处子,却也愿生生世世追随娘娘!”太後望着周围这一 圈美臀,定了定心神,这才道:“哀家的好妹妹们!哀家答应你们!生生世世永 不相离。”说罢,昂起阳具对准巧玉的胯间,一下捅了进去。 子夜 . . . . . .太後因连御七女已是乏力,躺在凤榻上搂着巧玉,看其他 几个女官互相交媾。累的不行,昏然睡去。 翌日太後还在昏睡中,却隐隐绰绰的觉得腹部涨动。迷糊中睁开眼睛,却惊 恐的发现,自己的肚子竟如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刚想叫起其他女官,却发现她 们也如自己一样。慌忙叫起巧玉,却把巧玉逗笑了,对太後解释道:“这女子阳 物能让女子一夜间就怀上呢。哈哈——”说罢,有哈哈大笑起来。“那哀家,这 是怀了哪个妹妹的种,要怀多久啊?”“我尝尝娘娘内凤眼的味道就知道了。” 太後听话的趴下身子,把内凤眼冲着巧玉。巧玉上前仔细吸允了太後内凤眼的汁 水,便对太後道:“恭喜娘娘,怀的是绿茹妹妹的种,再过一会,便要?下一只 口袋花了。”“那现在要干嘛?”太後问。“当然是催生了。”说罢,招呼了一 声绿茹,让绿茹用力插送太後的屁眼即可。 一个月後,太後的寝宫? . . . . . .“巧玉,娘娘呢?”鲁先生一身华丽 的教服一步三摇的走到了慈甯宫外,却发现守门的女官一个都不在,惑然间看到 巧玉便上前询问。 “呵呵,是鲁先生啊。先生找娘娘何事?”巧玉冲鲁先生微微一福道。 “自然是想看看巧玉这一月之内的成果丰硕如何了啊,哈哈哈哈!”说罢竟 大笑起来。 “呵呵,先生入宫一观便知道了。”说罢,侧身做了个请。 “好好好,待我去看看。”径自走进了慈甯宫,几个转身便到了太後的寝宫 ?。一进去,便看到太後的凤床上,竟然半屋高的硕大口袋花立在床上。六个女 官围着怪花各跪一角,口呆花根茎下却分别伸出了六根小花,花蕊却是一张小口 一般,根根吸允着六个女官的阳具,看那女关们则直翻白眼浑身抽搐,鲁先生便 知道这口袋花是在强抽女官们的精液了。过了一会,便见那六名女官已经浑身抽 搐,瞬间便昏死在地上。六根藤蔓花也收回了那怪花的根茎?,这时,却见口呆 花的花蕊?一阵蠕动,似乎要呕吐一般。动了没一会,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便被 怪花吐了出来,正是太後! 太後晃了晃头便跪坐起来,一转身这才看见鲁先生。 “这不是鲁先生吗!哎呀,可想死哀家了!”说罢,想起身走过去,却似乎 浑身无力般,有坐了下去。“哈哈,娘娘不必多礼。在下也是思念娘娘啊,却不 想娘娘如今已经如此修?,教中尚且罕见啊。”太後微微一笑,爬到一名女官跟 前,直接和那昏死的女官交媾起来。“先生不要介意,哀家自从生了这东西,一 日不与女人交媾,便一日不得安生啊。”“哈哈,娘娘不必介怀。自当如此,自 当如此啊!在下自入教以来便爱看这两女甚至更多的女子交媾,不知太後……” 还未说完,边听太後道:“这还不易?但哀家的女官以被榨精榨昏了,如何能让 先生一饱眼福啊?” “这也容易。”说罢,冲那六名女官挨个一点,六人竟施施然坐了起来。 “先生真是好手段!”说罢,两名阳具夯长的女官走了过来,竟擅自拖走了 太後。 “哎?妹妹们要做什??啊——!”太後正在疑问,却小穴和屁眼被突然插 入。 “巧玉。”鲁先生头也不回的说道。 “先生。” “去让娘娘尝尝你的阳物,也好加快修?。” “是。” 巧玉走到太後面前,见被两根粗长的阳具深入体中的太後仍神色泰然,不禁 心中暗道:“这太後果然是天生淫妇,这等阳具通体却已是泰然自若,看来自己 日後要把这太後调教的乖巧,怕是很难。‘”巧玉,莫不是害羞了?难道哀家的 玉口还含不下巧玉的阳具?“说罢竟给巧玉抛了个媚眼。巧玉摇摇头甩掉心中的 想法,径自把阳具塞进了太後口中。”唔!——好是——好是粗大!“太後含糊 不清的惊叫了一句,便用心含起巧玉的阳具来。 太後仔细吸允这口中的阳具,吸了半晌,却陡然觉得这阳物似乎粗长了一些, 再过了一会,太後讶然发现口中的阳具竟不用自己低头便已顶在喉咙之上,刚想 ?头吐出阳具问一问,却被巧玉猛的抱住了脑袋,嘴?那根阳具竟猛的涨了起来, 越粗越长,直接顶进了太後的胃?。再瞧太後已是翻着白眼,浑身抽搐了,想必 此时巧玉拔出阳具,太後就要借此昏死过去了。此时,巧玉却扭头看向鲁先生: “先生,现在就要吗?” “嗯,不错,教祖如今已经到了冲关关头。太後如此淫妇深得教祖赏识,必 须要快了,否则教祖到时闭关不成,你便要做那牝犬了。”巧玉听起牝犬不禁一 阵恐惧。 “先生,?何如此帮衬巧玉?” “呵呵,巧玉可是我一手调教起来的,要做那任人骑的牝犬,?师也是不愿 看到啊!” “先生,真是疼巧玉。”沈沈的说了句,满心的欢喜和感激。 “你们几个,来,把娘娘?到凤榻上。其他人去准备应用之物。”说罢,把 阳具拔出太後的口中,太後便猛一翻白眼昏死了过去,任由几个女官把她?到凤 榻之上。 傍晚…… 此时天色已经黑透了,鲁先生不知去向。巧玉则和一群女官围着太後站了一 圈,静待太後醒来。等鼓打定更天时,太後才幽幽转醒。“巧玉,你这作死的丫 头,竟如此欺负哀家。”说话声音轻嫩,想必是脱了力了。“嘻嘻,娘娘勿怪。 奴婢?娘娘备了些有趣的玩意儿,娘娘可是要试试?”“巧玉给哀家的,想必肯 定有趣,那就试试吧。”说罢,巧玉便冲几个女官一挥手,事宜她们把准备好的 物件去取出来。“娘娘可要谨记,玩耍的时候可要听奴婢的安排,不然怕是会伤 到娘娘的凤体。”“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丫头就是爱耍些玄虚。”说完,太後 扭了扭身子,正正的躺在凤榻上。 此时,六名女官回来了,太後见她们两人背着木箱,两人手中一人是绳索, 一人是裹了黄熊毛皮的镣铐,两外俩人竟?着一个巨大的正方形木箱。“巧玉这 是要玩什??”“呵呵,娘娘不必多问,稍後便知。”太後听罢也不多言,自顾 自的等着。 两名拿着绳索的女官走过来,径自把太後扶了起来开始捆绑。“巧玉,?何 要绑住哀家?要玩什?便玩,哀家怎能不依你?”“娘娘,不必多言,此事均是 鲁先生安排的,娘娘可敢违逆鲁先生的意思?”太後一听,不禁气闷,却又不敢 多言。从最初半推半就的被鲁先生奸淫,到後来的乐不思豫,太後心中无意间? 生了对鲁先生极重的乖巧之情,很怕惹得鲁先生不快。 捆绑完毕,太後这才看见,自己双腿被用金杆撑开,双脚却被一对镣铐束缚 在了一起,双臂被折到背後交叠困住,胸前的绳子被绕了大小两圈,分别勒住了 自己硕乳的根部和乳头,还很是的紧俏,只因自己乳头一样硕大,被粗绳圈住竟 还有大半露在外面。下体上的阳具则被困了几圈,只把龟头留下,连两枚阳丸的 根本都勒紧。两个女官又去掉了太後的发饰,拉起长发平铺在背後,又绕过被缚 住的双臂缠紧,太後此时便只能完全?起头来。两个女官又在太後身下垫了几个 垫子这才退下。 另外两个女官,则从木盒中,取出了精油,在太後的屁眼上涂抹,时不时还 把手指插入其中。接着,另一个女官从盒中去出了一个肛塞,前端是圆球,露在 外面的一端,竟镶着一片红色的宝石。被女官按入了太後的屁眼?,这?看来, 太後挺翘的屁股中间,就有了一颗金边的红宝石,煞是好看。另一名女官则拿着 一套马嚼子和一个金丝绸的眼罩,只是不同的是,这个马嚼子之上,还有一根末 端弯曲空心长棒,戴在太後嘴?,长棒便会插入太後的口中,深入至食道?。此 时的太後是想说话也是说不得的,只能趴在那喘气。“娘娘,接下来,要给你戴 上几许饰物,怕是有些疼,娘娘可要忍一忍。”此时的太後已经被折腾的有气无 力,只能从嘴?哼哼几声出来,巧玉也不管太後答应与否,随即挥手让女官们继 续。太後此时感到有个女官手?拿着个耳环套在自己的乳头上,似乎不好看,叹 了口气,又换了一个。一对金质的细环被女官选了出来,然後对太後说道:“娘 娘,这对乳环奴婢就替娘娘选了,若是看到後不满意,娘娘还请自行更换。”太 後正在奇怪什?是乳环,就猛觉两个乳头一疼,就感到两个金环被像耳环一样戴 在了自己的乳头上。没等这阵疼劲过去,又感到自己的阴蒂一疼,只听哢的一声, 太後就知道自己又被戴上了阴环,也不知哪个爱玩的女官竟用手指碰了碰那金环, 让太後感到那金环上似乎镶嵌了宝石。不错,那阴环上镶嵌了屁眼上一样的宝石, 只不过小了很多罢了。女官又取出一根饰物,和那肛塞无意,只不过那宝石小了 一圈,正好和太後的肚脐大小相仿,而那圆球则竟换成了一根细细的长针。 太後直觉肚脐一疼,那东西便被插进了太後体内。然後又有女官取来一只金 质的角先生,径自插进了太後的小穴?。这时,那名抱着药箱的女官则从药箱取 出各种药水调配进一个小木桶?,那木桶?浑浊的全是乳白色的精液,倒完药水 竟变成了金黄色。然後便见那女官取来一个漏斗,插进太後的嘴?,把那一小桶 的精液全倒进了太後的肚子?。“嗯,巧玉,做的不错。”太後突然听到鲁先生 的话,便哼哼了两声示意。鲁先生看过来,便道:“呵呵,太後此时样子真是让 在下欲气大生啊。让在下来?娘娘题两个字。”说完就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太 後便感到自己的双臀被当做纸张,鲁先生一瓣各写了几个字。然後就听到巧玉说 :“先生的字写的真好!皇家淫妇,阳具女奴!妙!贴合实际!”说罢,吩咐女 官把太後的眼罩和口塞取了下来。就见太後气哼哼的说道:“巧玉你个作死的丫 头,竟敢如此玩弄你家娘娘。哀家还以?鲁先生是好人的,竟在哀家的臀上题字 女奴!难道哀家太後之尊,在先生眼?却是个女奴??” “哈哈,娘娘挂怀。”说罢,走到太後面前,径自把捏起太後的小嘴亲吻起 来,巧玉这爬到太後身後去舔弄她的阴蒂。鲁先生则抓住太後的龟头道:“娘娘, 不想当在下的女奴不成?”此时的太後已经是媚态渐生,脸红声低的说:“哀家, 哀家愿意。”鲁先生竟把手指插进了太後的马眼?,继续道:“那就跟我说,娘 娘你想被很多男人操,被爆操,被操死!”“如此粗俗,,哀家,哀家怎?说得 出口啊。”太後害羞的低声道。鲁先生有用力捏了捏太後的龟头大声道:“说!” “啊——!是是!哀家说,哀家想被很多男人操,哀家想被爆操,被操死!啊— —!”因用力过大,太後竟射精了,又由此昏睡过去。巧玉拍了拍手,门外竟走 进进来几个美熟妇,就是那日奸淫几个女官之人,几女不由分说便和几个女官交 配起来。 半夜,太後幽幽醒了过来,模糊间看见自己的女官和一群美熟妇交配,且直 翻白眼,其中几个甚至已经昏死过去,却仍在被奸淫,兴许是太累了,太後没看 一会,便又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太後才幽幽转醒,刚想叫人来给自己更衣,却发现自己嘴 ?不知什?时候又被戴上了马嚼子。扭头看看四周,却发现凤榻旁边摆着七个正 方形的箱子,?面尽是柔软的波斯软被,但自己的六个女官,竟然和自己一般姿 态被捆绑了起来!一群赤身裸体,下身垂着一根阳具的美熟女正在把她们一个一 个的装进箱子?!“你——呜口——你们——要——呜呜——干呜什??!”太 後惊恐的问到,因?嘴?有马嚼子,太後很难吐出一句整话。一群美熟女却也不 理她,径自把所有六个女官装进了箱子,封盖。而这时,巧玉和鲁先生则走了进 来,鲁先生坐在一旁,巧玉走到跟前跟太後道:“嘻嘻,娘娘不必担心,巧玉岂 会害娘娘??”鲁先生此时却道:“娘娘,既然入了本教,得了诸多好处,自然 也是要补偿本教的。本教教祖看上娘娘天生淫妇的资质,想带回教中好好调教, 娘娘不必担忧,娘娘的六位女官自然也会和娘娘一起被调教,到时候成了本教圣 女,自然好处多多啊!”巧玉这时却奇道:“先生,巧玉还不知当了圣女,还有 好处?那是多大的荣耀,哪个还敢要好处啊!”“哈哈哈,巧语有所不知啊,成 了圣女,这後庭或嫩穴每日都至少要有一根阳具在抽送,随时随地的被奸淫,那 可是教祖的贴身女奴啊!如果这圣女受孕,生下的女儿自是本教教徒?数一数二 的女子,随时都要受到教?垂青的,好处自然多多!来人,把娘娘入箱,哦不, 此时,要叫圣女殿下了。来呀,把圣女殿下入箱,送往总坛!”太後此时哪有不 明白,怕是自己一入箱,这辈子都要做那教祖的女奴,便是一阵阵的绝望,自己 偶听传闻,那圣女每日只能以精液?食,日日夜夜被人奸淫,好不凄惨,但此时 太後却已经被捆绑的紧俏,只能动动蜂腰以示反抗,却只能引来翘臀的一阵抖动, 好似等不及被奸淫了一般。“呵呵,封箱之前,听听娘娘还要说些什?吧。”说 罢,命人去掉了太後的口塞,一去掉,太後便泣声道:“先生,先生不要。哀家 不想做那女奴,不想日日被人奸淫啊!哀家……”没等说完,就又被戴上了马嚼 子。鲁先生却是神色阴暗,道:“哼!娘娘好不知趣,当了圣女是多大荣耀,看 来不惩戒娘娘一下,娘娘是不会乖乖听话的。”说罢,径自从怀中取出一根金针, 猛的插在了太後阳具的根部?面,然後就见太後的阳具入井喷一般的喷射出源源 不尽的精液。 “呜——!呜呜——!” “先生,娘娘这?喷的话,岂不是要被淹死了。”“哼,精液越多,她就只 能自己喝下去,否则就得淹死在自己的精液?,不过从此到总坛,怕还淹不死她! 哼!送走!”自此,万历五年,太後被送往邪教总坛,日日夜夜被奸淫调教,几 年後便彻底成了一个乖巧的女奴。